中秋夜宴贾赦为什么说将来前程定是贾环承袭,人们也会依旧以尊敬老人、师长、宾客为原则

 励志文章     |      2020-05-01 09:42

  首位为尊,次位为客。在中国这样一个注重礼仪修养的国家,每一个小孩子在刚懂事的时候,家长都会教他一些餐饮礼仪。而《红楼梦》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讲述的四大贵族家庭的繁荣与衰败的故事,客观的还原了当时贵族家庭的生活场景,我们也能从其侧面学习一些中国餐饮礼仪方面的知识。

问:《红楼梦》原著中,中秋夜宴贾赦为什么说将来前程定是贾环承袭?

  《红楼梦》被称为神秘的作品,它的神秘主要是书中暗示了康、雍、乾三朝的政治时局,而作者曹雪芹家族的兴衰荣辱与其紧密相连,他把自己家族经历的事件和他脑海中的人物,一一展现在《红楼梦》里,似若有所指,而又不敢造次,《红楼梦》里主要的人物和事件,都能在康、雍、乾三朝找到影子。在这些错综复杂的人物和事件中,有一位人物是联系它们的关键,那就是贾蓉的媳妇秦可卿,这位神秘的人物是解开《红楼梦》秘密的总钥匙,在她身上,隐藏着《红楼梦》的巨大秘密,刘心武揭秘《红楼梦》就从秦可卿这个人物身上开始了。

问题:红楼梦中秋夜贾赦当面讽刺贾母偏心,贾母为什么不反击?

图片 1

  《红楼梦》里有一段描述的贾府中秋赏月的桥段说,“凡桌椅皆是圆的,特取团圆之意。上面居中,贾母坐下。左边是贾赦、贾珍、贾琏、贾蓉,右边是贾政、宝玉、贾环、贾兰,团圆围住”。宴会在圆桌上进行,座次仍是“尊卑有序”、“长幼有序”。贾母是“老祖宗”,在上面居中坐下。贾赦是大房,所以成左;贾政是二房,所以居右。这是封建社会诗礼之家的一套礼仪。封建社会的宴饮活动,不但座位安排很有讲究,“面东为尊”“左为上‘;而且迎接宾客要打躬作揖,席间宾主频频敬酒劝菜,筷要同时举起,席终”净面“后要端茶、送牙签等等,礼仪十分繁缛。现在时代不同了,过去那一套礼仪制度当然不适用了。但是,我国是礼仪之邦,人们在宴饮活动中重视礼节、礼貌,几千年来已形成了文化传统,其中表现伦理美、形式美的一些规律,一直沿用到现在。

图片 2

  在《红楼梦》里,曹雪芹描绘了一个贵为国公的大家族贾府,书中交代,他们是一母同胞的两个兄弟,都为当朝的皇帝所宠,封官加爵,地位显赫,称为国公,老大宁国公,老二荣国公。两个兄弟分别娶妻生子,延续血脉,虽然故事开始时两兄弟都已去世,但其爵位由儿孙延续,贾氏家族依然一副贵族气派。而就在这个家族声名显赫的背后,也潜伏着危机,而这一危机就成了曹雪芹笔下秦可卿进入贾府的最大漏洞,那么这一危机究竟是什么呢?

回答:

引言:在目前的《红楼梦》研究中,关于贾政这个人物的讨论并不多,俞平伯先生评判其人“贾政者,假政也,假正经的意思”,对贾政这个人物持有贬义态度。可目前大多数论者将贾政这个人物简单化,并根据书中情节进行佐证,认为贾政身为工部员外郎一直兢兢业业工作,对贾母也是极为孝顺,虽然他没有为贾家的重新振兴做出多少贡献,但也是受到历史、政治等因素等影响,贾政也是无能为力,由此在心理上对贾政这个人物进行了正面化的形象加工。

  现在的家庭宴会虽然没有古时这么拘谨,但是每当重要节日或者特殊日子,人们依旧会以怀念的姿态去遵守这些古老的规定、规矩。当然平时的家庭饮食中,人们也会依旧以尊敬老人、师长、宾客为原则。台面布局,则以主菜为中,副菜围圈,不分方位均匀放置为主要原则。等待首菜上桌后,一般以老人起首筷,客随其后的方式开宴,宴中,宾主互相请菜敬酒,不仅不束缚,反而体现出一种不一样的形式美、伦理美、人情美。

贾环排行老三,贾赦原型也排行老三;贾环厌文喜武,贾赦原型也是厌文喜武,这是两人的相似点。当年,贾赦原型和贾政原型自小就由伯父亲自抚养教育,望侄成龙之心甚切,两人一文一武各有所成。正因为如此,由谁来过继,接任江宁织造就产生了两难的境况,贾赦对贾环说的话,正是他自己心里的想法。

  在《红楼梦》里,曹雪芹虽然敷衍说,自己所写的不知是哪朝哪代的事,但根据他的艺术手法和专家推断,《红楼梦》所反映的是清朝康、雍、乾三朝的故事。在清朝,皇帝对有功的大臣要颁赐爵位,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封爵,大臣被封后,他的子孙可以世代袭爵。第二种封爵,他的子孙虽然也可以世代袭爵,但是其爵位却降了一格。而《红楼梦》里的宁荣两府是世代袭爵的,但是都属于封爵的第二种情况,子孙的爵位降一格,虽然如此,贾府在当时整个社会上也具有了不起的地位。这么一个开国功臣的大家族,能在娶媳妇的问题上马虎吗?他们所娶的媳妇都是什么样的身份和地位?这与秦可卿这个人物又有什么联系呢?

谢谢邀请!

可这种立足局部情节,将贾政人物形象简单化处理的做法,实在难以得出严谨的结论。贾政占据贾家荣禧堂,代表的是贾家当家人,可他身上却有着浓重的书生气,他不谙俗事,在家高卧,只以看书下棋为乐,元妃省亲需要修建大观园,贾政作为第一责任人,却推卸责任,将所有的工作都交给贾珍、贾琏以及手下清客去办,自己闲暇时来大观园随便看看便应付了事,这难道也是时代的局限?

我们先不看贾赦为何说将来前程定是贾环继承这句话,只就贾环是个什么样人来做判断。看过《红楼梦》的读者都清楚,贾环是荣国府里最不争气的子弟,不仅得不到贾母和贾政的喜爱,就连丫鬟们也不尊重他。贾宝玉只是不喜欢读应试之书,所以常常被贾政训斥,而贾环则是品性上恶劣,贾政连理都不愿理他。当然,他是庶出,但探春也是庶出,庶出一样可以光耀门楣,问题的关键是他是自己自甘堕落,就像书中的贾赦一样不成器。再说说贾赦,他是荣国府的大房,本来该由他当家,但是此人只知道吃酒好色,如果真由她来管,贾家早就完了,故此,当家的责任就落在了二房贾政的头上。但是贾赦是不甘心的,他的老婆刑夫人就一手策划了抄捡大观园的好戏。从这里看出,大房和二房的矛盾很深,贾赦一直在忍耐着,他说贾环承袭的话也是在发泄情绪,两人可谓臭味相投再有,他唯一的儿子贾琏在贾母心中受宠爱的程度远远比不上宝玉,这让贾赦心里十分的嫉妒,他说贾环好也是想发泄对贾政的不满,甚至是对贾母偏心的不满。不过我们要清楚,贾环承袭的机会微乎其微。按照顺序,也轮不到贾环。只是因为贾赦觉得贾环与自己挺像,不仅性情像,而且在众人眼中的形象也像。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罢了。

  秦可卿的寒微出身显然与贾府这一百年大族的地位极不匹配,她成了贾府众多媳妇中的一个例外,那么曹雪芹为什么要这么写?根据专家的考证,《红楼梦》是一部带有自叙性和自传性的作品,书中的主要人物都能找到生活原型,曹雪芹就是把这些原型上升为他小说中的人物,尽管创作者有想像和虚构的可能,但《红楼梦》里的那些人物却和曹雪芹自己家族的某些人物惊人的相似,这又是如何解释呢?书中哪些人物是有原型的?这对揭开秦可卿的真实身份有什么作用呢?

贾赦如此说,难道有错吗?他只不过说出了一个事实而已。聪明如贾母,如何反击?让儿子接着一件件一桩桩细说叫她难堪吗?

所以,贾政这个人物形象是复杂的,切勿只进行简单化的理解,今日我们不妨站在古代传统孝悌观角度,来细细分析贾政这个人物“假正经”的一面。

贾赦说的是客套话,不可当真。他说这话是为了捧弟弟贾政,让母亲开心而已。

  这些疑问您将在刘心武揭谜《红楼梦》里找到答案。

古代不同于现在,在古代,长子的地位太重要了。王位嫡长子传,爵位嫡长子世袭,反正有什么都会先紧着老大来,老大不行了才会轮到老二,依次往下排。同样,按照南京人的说法,做这个龟驮这个碑,老大享受这一切荣誉和实惠的同时,肩上要承担的责任也特别重,家族的重担几乎也都会落在老大身上。看过巴金的《家》就知道,老大是最忍辱负重的那一个。他逃不脱家族赋予他的使命。

古代传统孝悌观

贾赦不慎得罪母亲

中秋宴会上为了让贾母贾母开心,贾政先讲了一个笑话。后来传到了贾赦手里,贾赦也讲了一个笑话。可他没仔细想他那个笑话,贾母听了很不自在。那个笑话大致是这样的:

一位母亲生了病,请来了个婆子。婆子说是急火攻心,要用针扎肋条。儿子不解,就问婆子为什么不扎心呢?不是说急火攻心吗?婆子说,你不知道天下父母偏心的多着呢!

贾母听了就以为贾赦在讽刺自己偏心于贾政。贾赦原是无心的,见贾母在意,他连忙解释。

  要揭秘《红楼梦》里面的秦可卿这个角色的话,首先就要搞清楚,秦可卿在贾氏宗族当中处于什么位置,我们一起来研究这个问题。

但是,在荣国府,老二贾政夫妇住着正房,家由二媳妇王夫人当着,家里的一切好处都都是往二房里偏,宝玉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谁都宠着他,呵护着他,好东西都给他。就连贾赦的亲儿子媳妇也都帮着二房在干活,你说怎么能让贾赦心里摆得平?

孝悌是封建社会伦理思想的重要内容,其发源由来已久,这与中国早期文化中的祖先崇拜思想有着重要的联系,并成为统治者维护社会稳定、家庭关系和谐的重要工具,孔子《论语》中就曾多次强调“孝悌”的重要性!

贾环急于表现自己

贾环见宝玉在宴会上作诗赢得了父亲和奶奶的欢心,他也想讨他们欢心,于是他也写了两首诗。

贾赦听完拍着贾环的头笑道:

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我们知道贾氏宗族,它的长房是宁国府,它的次房才是荣国府。可是因为《红楼梦》它主要写的是荣国府的故事,也写到宁国府,也写到其他地方,但是故事发生的主要空间是荣国府,所以我们梳理贾家的宗族情况的话,我们也可以先来梳理荣国府。荣国府是怎么回事?荣国公他生了几个儿子,究竟生了几个,书里没有交代,但是他的长子叫做贾代善,大家知道《红楼梦》一个固有的艺术手法就是谐音,“假语村言”就是一个谐音,就是他把真的隐去了,用一个艺术虚构的东西来表达这个真实的实质,但是他又做了很多掩饰,所以叫假语村言。那么“贾氏”就是假设有这么一个家庭,荣国公这一支,荣国公死了以后,长子就叫贾代善,贾代善他有两个儿子,长子叫贾赦,第二个儿子叫贾政,这两个儿子也都很争气,也都继续生儿子,所以荣国公这一支的血缘就往下延续了。书上写到贾赦有两个儿子,关于贾赦两个儿子,我见下面听的人有人在微笑,因为觉得有意思了,书里面说,贾赦的长子叫贾琏,底下有人在笑,不是贾琏嘛,你把他叫做贾琏我也不反对,但是如果你查字典的话,你会发现,一个“玉”字边一个连起来的“连”,这个字只有一个读音读做琏,是古代的一种祭器,主要是在祭祀的时候装粘米和小米的。那么书里交代,贾琏是老大,是长子,可是在书里面描写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叫他琏二爷,叫他二爷,贾赦的长子怎么会叫二爷呢?这个问题放在后面我给你破解。那么还有没有儿子呢?还有一个儿子,叫贾琮,贾琮,现在有人在笑,其实琏二爷这个称谓很好解释,贾琮是他哥哥不就完了吗?可是不对,书里面贾琮是出场的,有一次贾宝玉奉贾母之命,到贾赦和邢夫人住的宅院探视贾赦,探视完以后邢夫人就把他留下来了,留下来以后就描写到贾琮出场了,他出场以后是怎么情况呢?邢夫人很不喜欢他,一看到他就说,哪跑出个活猴来了,你奶妈都死绝了,把你弄得黑眉乌嘴的,说奶妈子也不好好收拾收拾你,哪像一个大家子念书的孩子。可见贾琮年龄还小,长得也不怎么样,也不爱卫生,是一个很猥琐的形象。他应该和书里面写到的贾环、贾兰年龄差不多,所以他不可能是贾琏的哥哥,他只能是贾琏的弟弟。

贾赦这口气已经憋了很久了,借着中秋节阖家团圆,贾母高兴,贾赦终于说出了憋在心头很久的话。贾母当然知道自己偏心,当然也知道贾赦有想法,不过她大概没有想到贾赦借着这样的机会在众人面前说出来,贾母无言以对,只好承认现实,自己是偏心,是应该像故事里说的那个婆子一样要针一针了。这是贾母的聪明处。要不然她应该怎么说?说我就是偏心,你怎么着?或者干脆来个不承认,让贾赦说出更难听的话来?都不妥,只能承认现实并承诺去改,至于会不会改,再说吧。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论语·学而篇》

贾赦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贾环是不可能世袭的。那为什么贾赦还要这样说呢?贾赦知道贾环嫉妒宝玉,他这么说是在鼓励贾环,让他开心。贾赦夸贾环其实也是在夸弟弟。贾环再怎么着也是贾府的一份子,他读书读得好,对贾政来说是乐事,对贾母来说也是乐事,他说句好话让贾环、弟弟、母亲开心,这不好吗?

红楼梦中,贾赦对贾母有很大意见。贾赦是嫡长子,继承了爵位,但是住到荣国府的偏院,由于贾母的偏心,荣国府让嫡次子贾政居住,王夫人打理。贾赦肯定心里有气啊,借助中秋家宴发泄不满。他就用贾政家的两个儿子来挖苦贾母和贾政。你贾政嫡子贾宝玉又如何呢,以后还得指望庶子贾环来继承发扬光大。这话很毒,贾母和贾政夫妻听了肯定很不爽,但是又不能发作。

因为贾环最终真是继承荣国府残存爵位。

1、是否可能出现这个局面?

完全可能。

后面,贾琏因为国丧纳妾被追究,贾琮因病死亡,贾赦就要为自己选嗣。

按照礼法规矩,血缘最近的贾政是贾赦的第一选择,但是贾政的三个儿子之中,贾珠最先排除,因为在有其他亲兄弟的条件下,贾政正嫡的贾珠不能过继。

剩余的贾宝玉因为:不尊礼法,勾引戏子,逼淫母婢等罪名被故意排除,所以贾赦只会选择同是被压制的贾环做嗣子。

作为爵者,贾赦的要求并不过分,因为现在是他为自己选嗣子,而非死后由皇帝指定继承人或者宗族选嗣。

将来,贾环作为贾赦儿子报复驱逐二房,毕竟贾政可以住在哥哥家奉养母亲,但没有居住侄儿贾环家继续当老爷的道理。

二、贾宝玉的罪名大嘛?

真的很大。随便哪条都是重罪。

比如,不遵礼法,与寡嫂、堂姐妹表姐妹居住一个院子。

肆意穿堂入室,看史湘云的胳膊。

在大观园这样的皇家园林中睡丫鬟,是对皇家的亵渎。

违反名教,反对理学。

三、贾赦说这话的原因。

当然不是故意诅咒儿子贾琏贾琮死亡。而是对贾政二房篡窃荣国府(一等将军府)管理权的严重不满,公开宣布,我不看好贾宝玉,将来哪怕我的儿子有什么事,爵位也会给你们不看好的贾环。

所以,书中说,贾政听的明白,急忙出面表白自己。贾母则是只能默默不语。

书开头就已经暗示了,甄士隐家是被谁烧的?贾宝玉的脸是谁烧的,这就是真事隐,伏线千里是也,贾环其母赵姨娘为人小妾,其舅赵国基,其姐三春,其父贾政称二老爷,其意中人彩霞,自己为三爷,作者介绍这些人各有含义,只举一例:赵国基,其意为国之基石,赵:百家姓之首,意国之元首,赵国基在书中影射何人,大家可以探知,贾环继业书中多处隐写,书中三春,有着特殊含义,此书作者在介绍么人时,明写暗写并行,明为假,暗为真,真伏在千里。如绛珠草,是为黛玉,实大错特错也。真绛珠草被隐写也!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中,贾赦曾给贾环说过一句话:“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就是因为这句话,许多人推断说,以后是贾环承袭的荣国公爵位。这种说法,不过是猜谜之人胡说八道而己。以荣国府的实际情况来说,是绝无可能的。以《红楼梦》的情节线索来推断,同样是绝无可能。

按照古代嫡长子继承的传统,无论如何都轮不到贾环的头上。首先,贾赦自己是有儿子的,这就是贾琏,荣府什么情况下才会有袭爵的情况?一是贾赦去世,二是贾赦自己不爱干了,想退休,于是,向朝廷提出申请。朝廷根据有关于规定,把爵位传给下一代。宁国府的贾敬就是这样干的。但是,贾赦的性格与贾敬是不一样的。贾敬是因为痴迷修道,才出家让位的。最后也是因为吃了“仙丹”中毒而死的。与贾敬相比,贾赦显然对世俗生活的热爱更强烈一些。就算他也对修道感兴趣,也不会放弃俗世的一切出家。

另外,对公候之家来说,提前让位,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不划算的。我们知道,宁国府贾珍,是三等将军。而荣国府的贾赦是一等将军。世袭之后,待遇是递减的。一般的公候爵位,三至五代后,就没有世袭了。清朝的公候伯是超品,子是一品,男是二品。当时的情况,贾赦是一品待遇,而贾珍只有三品待遇了。如果荣府提前袭爵,等于待遇提前降了两级。对家族来说,肯定是不划算的。

所以,如果荣府轮到贾环袭爵会是什么情况呢?一是贾赦去世。二是,贾琏失去继承资格,或是去世。三是,贾政一支与皇家保持着情感上的亲密关系。皇帝才会让荣国公的爵位转到二房承袭。而且,就算是二房袭爵了,还有嫡子贾宝玉。我们看《红楼梦》,这些情况,恐怕都不会出现。按《红楼梦曲子》和《判词》的暗示,两府最终是因为犯法,被取消爵位的。曲子里的“忽喇喇似大厦倾”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因此,贾赦所说的这句话,不过是信口开河的胡说八道。也正因此,在贾赦说完之后,贾政就说:“不过是他胡诌如此,那里就轮到后事了。”这是非常明确的指出,贾赦的话没道理。

贾赦当时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当时中秋节,荣国府开家宴。为了逗老太太高兴,家宴中搞些节目出来,是题中应有之义。节目最常见的形式,就是击鼓传花,传到谁手上,谁就讲个故事。大家族的游戏,也是有规矩的。让谁讲话,谁不讲。都要掌握的。于是,贾赦和贾政每人讲了一个故事。贾政讲的是怕老婆的故事。无伤大雅。而轮到贾赦讲的时候。他讲了一个母亲偏心的故事。讲完之后,引起了老太太的多心。说了一句,“我也应该让这个人给治一下了。”贾赦这才感到母亲不高兴,又不能过多解释,只能转移话题。

贾赦讲母亲偏心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呢?恐怕是在有意无意之间。也就是说,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是觉得母亲偏心的。从老太太和小儿子住在一起,就可证明。老太太之所以不喜欢他,是有原因的。

在贾赦讲完故事之后,传花传到贾环的手上。因为前边贾宝玉与贾兰都做了诗。贾环便也做了一首诗。不是说好要讲故事,为什么又变成做诗了呢?原因很简单。如果贾政不在,贾宝玉也会在奶奶和母亲面前讲笑话都没有问题。可是贾政在了,他就不敢讲了。于是,以做诗代替。既然前边宝玉和贾兰做了。贾环也要表现一下。击鼓者看到他跃跃欲试的表情,花自然也就传到他手上了。

贾环的诗,受到贾政的批评。应该说,贾政虽然文才有限,自己做诗做文的水平有限,但评价的水平还是有的。贾政承认贾环写的不错,但告诉他。这些都是外门斜道。与科举考试来说,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贾政发表完意见之后。还处在尴尬期的贾赦也开始插话,参与讨论。贾赦的性格与贾政不同。贾政虽然自己学习水平不咋样,但却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贾赦对文学方面其实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所以,他对贾环诗的评价,完全和诗本身不相干。他是这样说的:“这诗据我看,甚是有气骨。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莹火’,一旦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功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竞不失咱们候门的气概。”

从这一席话中,明显看出贾赦与贾政不同观点。贾政一直要求儿子们认真读书。因为他知道,贾赦说的这些,都是胡说八道。没有人可以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吃到地老天荒。所以,《红楼梦》中一直在说,“古来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第二,贾赦是因为看了贾环的一首诗之后,才说出这样的话来。也就是说,贾环诗中表达的意思,很合贾赦的心意。才说出这样的话。这也是对贾环的鼓励。

贾环诗中到底写的是啥?书中没写。我觉得这是《红楼梦》中一个大遗憾。或许有人会说,作者没写,是因为这首诗的内容无关紧要,和主题无关,所以作者省略了。我觉得不是。应该是作者本来要写的。但因为诗要符合人物的性格,而且,也与人物后来的结局相关。作者写这一回的时候,还没有想好。后来作者去世,就成为永远的遗憾了。

七十五回的题目中有“赏中秋新词得佳谶”的句子。可见,中秋宴会上的新词(诗)应该是很重要的。而且有谶语之意。可是,现在书中无论是贾宝玉,还是贾兰、贾环的诗。书中全没有。但行文中却是明显的留出空隙来的。关于宝玉的诗,书中这样写的:宝玉听了,碰到心坎上,遂立想了四句,向纸上写了,呈与贾政看,道是: 贾政看了,点头不语。

关于贾兰的诗,书中写道:当下贾兰见奖励宝玉,他便出席也做一首,递与贾政看时,写道是: 贾政看了,喜不自胜,遂并讲与贾母听时,贾母也十分欢喜。

关于贾环的诗:贾环近日读书稍进,其脾味中不好务正也与宝玉一样,故每常也好看些诗词,专好奇诡仙鬼一格,今见宝玉做诗受奖,他便技痒,只当着贾政不敢造次。如今可巧花在手中,便也索笔来,立挥一绝与贾政。贾政看了,亦觉罕异,只是词句亦带着不乐读书之意。

三个人写的诗是什么内容呢。书中虽然没写,但通过贾政的品评,也可大体知道一二。其中贾宝玉是以温庭筠自命,贾环是以唐末游仙诗人曹唐为本。温庭筠的词风缠绵悱恻,与贾宝玉性格相合。曹唐游仙诗不用解释,付合贾环好吃懒作,好高鹜远的性格。二人的作品都被批为贾政批为“不务正业”。在这次宴会上,唯一被全面肯定的就是贾兰。贾兰的诗,让贾政看了当时就“喜不自胜”。这证明了两个事情,贾政看人的眼光是不错的。贾兰以后飞黄腾达不是没有原因的。

根据七十五回的题目。贾宝玉叔侄三人的诗中,定然是有谶语意味的。因是佳谶,大约说的是贾兰。因为以后重振公府家声的,只有贾兰。而贾环的母亲不是十二钗中人,贾环在书中的地位,没有贾宝玉和贾兰重要,这一点应该是肯定的。

贾赦欣赏贾环,大约还是有物以类聚的原因。荣国府之败,其最大的原因,肯定来自于贾赦,大厦倾倒,也是与贾赦贾环这种不务正业,好高鹜远的行事风格有关。公府候府的继承问题,是非常严肃的重大问题。的重大问题,是有规矩的。贾赦的信口胡说,本身就是不吉祥的。所以,贾环袭爵的说法,是绝不可能的。因为,到他这一代,已经无爵可袭了。

你好,我是国风!

提主提出的这个问题在75回贾府中秋开夜宴,一家子行令击鼓传花取乐。宝玉应令作了一首诗,因为贾母赞赏得到了父亲的嘉奖。正好令行到贾环,也做了一首诗。却被父亲训斥!贾赦拿过来看了一回,大加赞誉!说出了这么一段话:“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荧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然后自己拿出很多好玩的东西赏了他。又拍着贾环的头,笑道:“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至于贾赦为什么这么做!我觉得也是一种惺惺相惜!贾府人人都喜欢宝玉,没人喜欢贾环。就如同老太太偏爱二儿子贾政,不太喜欢她一样。前面贾赦讲了一个笑话,惹的老太太起了疑心。自己已经讨了个没趣。所以后面发生这件事儿,也是贾赦着意的出面刷了一下存在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荣国府的王位世袭,无论如何也轮不到贾环。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贾赦如此的抬举贾环很明显是对贾母偏心眼儿的不满(很多事,包括鸳鸯的事)和无声的对抗!并不是特指了什么!

第七十五回,中秋节,贾府难得合家团圆,贾环所作的诗得到大伯贾赦极力称赞,并说出了“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的话。因这一句话,很多读者认定贾赦有意把他身上的爵位让贾环承袭。只能说,这种理解,又流于断章取义想当然了。

那么,贾赦此语是什么意思呢?

要找到答案,唯一的办法,就是深入文本,结合前后文以及人物个性来分析。

我们先看前后文,尤其是作者写在回目名上的明确指向。

  贾政生育能力比较强,贾政挺争气的,为荣国公这一支往下传血脉贡献比较大。他首先生了一个大儿子叫贾珠,贾珠在《红楼梦》故事开始以后虽然已经死掉了,在《红楼梦》看不到故事了,但是贾珠不是夭折,他是长大成人了,娶了媳妇了,而且给贾政生了一个孙子他才死去的。当然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是贾政的另外一个儿子就是贾宝玉,这是我们《红楼梦》本书的大主角。他是贾政的儿子,贾宝玉还有一个弟弟就是贾环,是贾政的小老婆赵姨娘生的。所以你看荣国府的男丁状况比较让人乐观。现在我们再来说宁国府,其实应该先说宁国府,我再提醒大家,宁国府是高于荣国府的。宁国公他是哥哥,那么这一房,宁国公死了以后就把他的爵位传给了他的儿子贾代化,宁国公这一支到了这个贾代化以下,情况就不太妙了。怎么不妙呢?贾代化倒是生了两个儿子,但是书里面写得很清楚,第一个儿子贾敷,没长大成人,八九岁就死掉了,他跟贾珠的情况不一样,就是在家族血统继承上没起任何作用,所以这个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实际上他只有一个儿子就是贾敬,这个贾敬又很古怪,他后来不愿意住在宁国府里面,他也不愿意回原籍,他就跑到都城外面道观里面和道士胡羼,在那儿炼丹,这是贾敬。贾敬倒也还生了一个儿子就是贾珍,但是这个就很孤单了,贾珍也生了一个儿子就是贾蓉,所以在宁国府就形成了一个三世单传的局面,什么叫三世单传呢?年纪大一点的中国人都懂,这个在一个宗族的血脉延续上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三代都只有一个男丁,这往下传就很困难,万一最后这个男丁没有生育能力或者非正常死亡,或者正常病死了,他的媳妇都没有给他生下一个孩子来,这就叫做绝户,这一支的血脉就终结了。大家知道在封建社会,不但一般的贵族家庭很重视血脉的延续,就是一般的人家,包括穷人家,也很重视自己宗族血脉的延续。那么,宁国公和荣国公他们两兄弟,他们都要把他们的血脉延续下去,这个在封建社会是一件天大的事,宁国公、荣国公,虽然封了国公,他们也要重视他们子孙血脉的延续,他们和一般的家庭还不一样,他们是有爵位的,延续的不光是血统,还有社会地位还有财富,所以血脉延续对两府来说是天大的事。所以宁国府面临一个血缘继承的危机,跟荣国府比危机感就更深重。我说这个干嘛呢?有人说你不是要研究秦可卿吗?我就是要说到这儿跟你一块儿讨论,在封建社会那么重视血缘继承的封建大家庭里面,宁国府已经到了三代单传的状况了,那么最后终端的男丁就是贾蓉娶媳妇,能够随随便便吗?能随便娶一个媳妇吗?下面有人在笑,说那怎么不可能呢,人家那是小说,人家曹雪芹就乐意这么写,人家好稀,就写这个贾府贾氏宗族不重视娶媳妇,什么血统都不论,不但穷人的女儿可以娶,不知道父母是谁的野种也可以娶。如果曹雪芹真是要这么写的话,他就不应该只体现在一个媳妇上,所以下面我们就要来看一看书里面,所写到的贾氏宗族娶媳妇的情况。

这么一来,贾赦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而贾母也会去反思自己的行为,至少接下来不会再偏得那么厉害。当父母的,面对自己几个孩子的时候,想要一碗水端平,真的很难。

孔子甚至将“孝悌”排在“学文”之前,他认为必须先做到“孝悌”,在这个前提下,如果还有余力,再去花费时间学习文化知识。可见早在先秦时期,孔子已经意识到了“孝悌”文化对统治的重要意义,通过“孝悌”观念,可以使得家庭成员之间维持一种长幼有序、亲密和谐、富有秩序的“组织架构”,并由家庭辐射至社会,成为维护社会和谐、政治稳定的强大向心力。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贾环像一匹黑马,惊艳了中秋夜宴。

这是一个很冷清的中秋,因为有贾赦贾政几个男人在场,女人们被隔开在另外一个场子,贾母便提议玩击鼓传花,“若花到谁手中,饮酒一杯,罚说笑话一个”。花传到宝玉手里,宝玉不敢在父亲贾政面前讲笑话,于是主动提出作诗。平素对宝玉要求极严的贾政,因当着贾母的面,不好批驳宝玉,只好违心地说“难为他”,并赏了宝玉两把“海南带来的扇子”。

等花传到贾环手里,贾环便也学样,“宝玉作诗受奖,他便技痒,只当着贾政不敢造次.如今可巧花在手中,便也索纸笔来立挥一绝与贾政”。读原著时,要注意这里的细节,宝玉和贾环的诗都略过了,没有体现出来。为什么会这样?脂批给了我们答案:“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脂批告诉我们,作者曹雪芹是先写文本再来填诗,但中秋诗没来得及填完,就撒手人寰了。所以,作者并非有意不把诗体现出来,而是没来得及。这就造成读者只能通过人物对话来了解这俩兄弟所作诗的内容了。

从贾赦的评价,回目中的“新词得佳谶”应该指的是贾环,而非宝玉。一直以来,无论是在读者眼里还是在贾政眼里,贾环的文才都不如宝玉。但是,这次兄弟俩的诗,被贾政喻为“二难”,不相上下,可见贾环进步神速,“佳谶”也非他莫属了。

  宁国公和荣国公娶的什么媳妇,书里面没有交代,但是贾代化和贾代善娶媳妇的情况有所交代,就是荣国府的荣国公,他死了以后就把他的贵族爵位传给了他的长子,就是贾代善,贾代善娶的是谁呢?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那么在第四回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情节,就是贾雨村他后来补了官,补了一个应天府,他审案子,审人命案,审理当中旁边一个门子递眼色,他觉得很奇怪,他就停止审判,把门子叫到密室里面去,问,为什么不让我来审呢?这个门子就说,你要想把官做得牢靠的话,你得有护官符,所以贾雨村就恍然大悟,护官符怎么写的?后来书上就透露了护官符上的头四户,头四个家族,就是金陵地区的四大家族。居首位的就是贾氏。“贾不假,白玉为堂金做马”,豪富不豪富?这样一个家族给自己的青年公子娶媳妇,毫不含糊,得找门当户对的,找的史家的小姐,史家就是四大家族的第二家族,叫“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多大的气派。贾家要娶媳妇,首先考虑的还不是一般的富贵家庭,考虑的是史家,果然贾代善就娶了史家的一位小姐,做了自己的媳妇。这就是书里面出现的贾母,她做小姐的时代,书里面没有写了,故事开始的时候,她已经是一个老太太了,她的同辈人基本都死光了,在宁荣两府老辈的只剩下她一个了,因为她姓史,所以有时候书里面叫史太君,史家的小姐嫁给贾家为妻,重不重视血统啊,非常重视。这个门子跟贾雨村讲这个事的时候跟他说了,跟贾雨村说这四家这四大家族他们皆联络有亲,他们在政治上、经济上结成联盟的,他们是一损皆损、一荣俱荣的关系,互相扶持遮饰,俱有照应的。那么他们在婚配上互相作为首选。我这么说绝不牵强。你再看曹雪芹的描写,贾政娶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媳妇呢?不讲究血统,街上找一个妇女,育婴堂去要一个,绝对不是,娶的是王夫人,王家的女儿,在四大家族里面王家非同小可,当地的顺口溜说,“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龙王爷有事都得求他们家,你说是什么样的家庭?这个王家不得了。王夫人他是王家小姐,嫁给了贾政,她的妹妹嫁给了谁呢?嫁给了薛家,薛家就是四大家族的第四家族。顺口溜怎么说的呢?“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富有到没道理的地步,属于富有得不堪,珍珠都成了泥土了,什么样的家庭?就是王家的女儿不往别人家乱嫁的。王家还有一个成员也嫁到贾家了,就是王熙凤,她是王夫人和薛姨妈的内侄女。王熙凤父亲没有说叫什么名字,也是王家的一个成员也是很富有的,四大家是互相是婚配的,娶媳妇决不能随便,而且首先考虑四大家族里面有没有合适的。四大家族可能没有合适的,因为可能年龄段上没有那么一个小姐或者有小姐已经许给别的家了,那么再考虑别人家,所以在贾府里面发现另外一个媳妇,她不属于四大家族,但是也非同小可,这就是贾珠的媳妇李纨。李纨什么出身呢?书里面交代非常清楚,父亲叫李守中,什么样的家庭背景呢?李守中曾经当过国子监祭酒,这也是一个不小的官,也是一个诗礼大家。李纨出自这样的家庭背景。所以你看荣国府娶的媳妇,哪一个是孬的呀,都是所谓根基家业非常经得起推敲的。惟一一个弱一点的可能是邢夫人,有的读者说邢夫人好像差一点,邢夫人是差一点。首先“邢”姓不属于四大家族,书里没有具体介绍,邢夫人的家庭背景,不像介绍李纨那样介绍了一下,而且我们从书里面描写模模糊糊感受到邢夫人这个人有点病态人格,这个人心眼偏狭,有毛病,特别吝啬,光知道敛财,不过总的来说邢夫人很显然也是一个知根知底的富贵人家的女儿,也不是非常差的,只是跟我们刚才说的那些媳妇来比稍微差一些,逊色一些。这可能跟邢夫人本身她是填房有关系。这点你注意到了吗?邢夫人不是贾赦的原配,贾琏、贾琮,包括迎春都不是她生的,书里面后来是有透露的。娶续弦妻子的时候,可能就比较难找到非常有权势家庭的小姐了。所以邢夫人的家庭背景、经济状况稍微差了一点,也不是很差。这是荣国府娶媳妇的情况,那我们回过头来看看长房宁国府,宁国府宁国公娶的谁不清楚,没交代,那么贾代化娶的谁呢?模模糊糊知道,好像也是一个史家的小姐。到了贾敬就不知道娶的是谁了,贾珍我们知道,他的媳妇是尤氏,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在《红楼梦》里面她的戏挺多的,尤氏看得出来,还是一个懂得大家规范的富家的子女,富家的女儿,当然尤氏的家庭,娘家的家庭,从小说后面的描写看,好像不太好了,尤氏的父亲可能是死了老婆了,续弦,填房不知道怎么就娶了一个寡妇,寡妇带了两个女儿,在过去的社会叫拖油瓶,带来两个跟别的男人生的女孩子嫁到他们家,成为尤氏的继母,小说后面出现就把她叫做尤老娘,小说写到那儿的时候她的年龄已经大了,她带来的两个女儿都长大了,一个就是尤二姐,一个就是尤三姐。尤二姐和尤三姐和尤氏既不同父也不同母,只是名分上的妹妹罢了。可见尤氏的家庭背景到后来似乎也不太好,不过这也不妨碍我们去估计,尤氏是一个很不错的家庭的一个小姐,嫁到贾家来。但是所以他比王熙凤,比这些家业根基差一点,也因为她是填房,她的情况跟邢夫人类似。下面有的人在摇头,说是吗?不是她有贾蓉吗,贾蓉不是她儿子吗?她是贾蓉的继母,她不是贾蓉的生母,何以见得呢?在“酸凤姐大闹宁国府”这一节,你读得仔细不仔细,因为贾琏偷娶了尤二姨,王熙凤就杀到宁国府,撒泼,大哭大闹,先跟尤氏闹,然后又跟贾蓉闹,骂贾蓉,她在骂贾蓉的话里面有一句,就是“你死了的娘的阴灵也饶不了你”,可见贾蓉的娘已经死掉了,是地狱里的阴灵,这就可见贾蓉不是尤氏生的,肯定贾蓉就是贾珍的前妻生的,所以尤氏后来是填房,填房就不能要求太高,尤氏可能是很不错的家庭的小姐,但是就不是四大家族了。那么根据整个的这些描写,那么我们可以形成这样一个逻辑,就是贾氏宗族在为贾蓉选择媳妇的时候能够不重视吗?即便四大家族里面找不到合适的,类似李纨这样的家庭背景的能不能找一个,如果这样也找不到的话,起码可以以贾赦的填房和他自己的继母为坐标系,找一个过得去的,血缘很清楚,家境也还过得去,身份也还可以的这样一个女子吧,但是我们却发现,最后对秦可卿出身的交代,满不是这么回事,竟把秦可卿设计成为一个从养生堂抱来的野婴。说到这儿,马上又有红迷朋友要跟我讨论了。说哎呀,你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半天干嘛呀,人家是小说,是不是啊,小说可以想像,可以虚构,他就楞这么写。是不是?你干嘛这么寻根究底,没完没了啊?我自己也写小说,虽然我是一个远不能跟这些大师相比的写小说的人,但是我写小说,我也读小说,我就知道小说有不同的类别,其中有一种带有自叙性,自传性,就是小说的人物是有生活原型的,当然要虚构,当然要想像,但是都是从已经存在的活泼泼的生命基础之上去发展,去想像,去架构这个人物关系,去铺展情节。

我是苏小妮,喜欢我的回答请点击关注并转发分享!

回答:

中秋佳节,合家团聚,击鼓传花,其乐融融,可惜贾赦的一个笑话,却打破了这份温馨。贾赦说了一个母亲偏心的笑话,众人都笑了起来,贾母心里不快,却也并没有发作,只是"半日笑道:‘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

图片 3

贾母既认为贾赦有意影射自己,为什么不反击呢?当然是心虚且不便反击的。《红楼梦》中,以“孝"治国,"孝”字当先,贾赦并不敢当面讽刺贾母,但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贾母对号λ座,自然是有偏心之处,并且这种偏心不是日常生活小事,而是事关两房利害荣辱的大事。

图片 4

自古承爵,以嫡以长,贾赦是荣国府长子,承爵是理所当然的事,他承爵之后,便是荣国府主人,住在荣国府正院的本该是他,当家做主的也该是他,儿管理荣国府中馈的也该是他的老婆,可事实上呢,他却住在了荣国府隔断出来的一个偏院里,只管理着自己的一方小天地。为何会这样?还不是母亲霸着,不是一个孝字,二房才是该搬出去的那个!

图片 5

贾母虽然讨厌贾赦,却并非糊涂,也知道自己做的过分,因而,对一些涉及偏心题材的主题特别在意,在贾赦说到那个偏心笑话时,她不由自主的不淡定了。不过,这事属于那种民不告官不究的一类,她若闹大了,传到御史耳中,不但大儿子得不了好,小儿子以及元春等都落不了好。甚至后代婚姻都会受到影响。

回答:

红楼梦中荣国府长房二房有矛盾不是秘密。两房面和心不合。尽管安排了长房儿子媳妇贾琏王熙凤在荣国府管家,到底裂痕难以弥合。贾母对贾赦和邢夫人这对长子媳妇不满意。人前就说他们孝顺不过面子上的功夫。贾赦也毫不相让,在中秋夜宴上当众讽刺贾母“偏心”,贾母对此半晌无语,甚至后面还伤心落了泪。那么,贾母为什么哑口无言呢?

图片 6

这次在贾赦手内住了,只得吃了酒,说笑话。因说道: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偏生母亲病了,各处求医不得,便请了一个针灸的婆子来。婆子属不知道脉理,只说是心火,如今用针灸之法,针灸针灸就好了。这儿子慌了,便问:心见铁即死,如何针得?婆子道:不用针心,只针肋条就是了。儿子道:肋条离心荏远,怎么就好?婆子道:不妨事。你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众人听说,都笑起来。贾母也只得吃半杯酒,半日笑道: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

贾赦这个笑话讲的特别不合时宜。一家子好几辈人在一起过中秋,他如此讲话煞风景,更直戳贾母心窝子,显然有意为之。只能说明贾赦与贾母的关系特别糟糕。贾母对此也无话可说,只半晌后才自嘲说了句: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

图片 7

贾赦与贾母矛盾已久。最主要原因一定出在荣国府的继承上。荣国府是敕造的府邸,属于爵产。贾家私下不可能分配。贾政住在荣国府管理荣国府一定是合法的。否则早被皇帝治罪了。皇帝之所以管闲事,给予贾政合法地位,一定与贾代善死前上的奏本有关系。贾代善贾母夫妇宠爱小儿子,不忍小儿子被分出去败落,贾代善临死前替小儿子讨了名正言顺继承荣国府的旨意,使得贾赦有爵位却彻底失去荣国府。父亲贾代善已经死了,贾赦难免迁怒在贾母身上。

王熙凤在薛宝钗过生日,贾母出资二十两之时就当众说,贾母的巨额积蓄过后都是贾宝玉的,其他子孙不配使,包括贾琏这个荣国府嫡长孙。从私心看,嫡长孙不如二房次子,无论怎么都说不过去。

贾赦要鸳鸯,本是一次试探。贾母若给了鸳鸯,表明贾母以儿子为重,两边通过鸳鸯也可以修补关系。使得母子能够加强联系,重修于好。可贾母为之大怒,大闹一场,贾赦灰头土脸丢人现眼,母子关系彻底破裂。

抄检大观园后,贾母气愤邢夫人行事莽撞,将贾赦每日进献的菜吃也不吃就退了回去。并叮嘱再不用送来了。贾赦忍无可忍中秋夜宴当众讽刺贾母偏心,彻底撕破脸。

图片 8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母子关系更是如此。贾赦的讽刺贾母心知肚明。虽然贾母觉得委屈,可到底也是事实。对贾母来说两个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都舍不得,不想眼睁睁看着大房富贵二房衰败。但分割了长房的财富给二房,势必造成长房的不满意。这种难两全的事,既然当初丈夫已经做了,贾母也不可能再改变什么。大儿子讽刺固然让她难受,她也无言以对。从亲情来说,贾赦却是错怪了母亲几十年,但从法理来说贾赦怪贾母也无可厚非。随后贾赦遭报应崴了脚,贾母赶紧派人去探视,很担心,表示母子天性依然在。可终究母子感情还是破解了。贾母对此无可奈何:

贾母点头叹道:我也太操心。打紧说我偏心,我反这样……贾母年老带酒之人,听此声音,不免有触于心,禁不住堕下泪来。

豪门利益恩怨,终究人力有时穷!可叹!



欢迎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红楼故事!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80回本

通行本120回本

回答:

贾母偏心的确存在,合家团圆之际贾赦讲个笑话说母亲“偏心”调侃一下,贾母也回应了自己的确偏心也应该让大夫针一针了,这是母子二人在一定程度上达成的谅解。

家庭中父母“偏心”是一种长期存在的现象,面对现实父母与子女之间除了相互求得妥协之外,也并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贾母的处事风格就是圆融的,外圆内方的。

贾赦也明白,意见可以提,贾母甚至可以当众接受,但是也会照样下去坚决不改变的。

正如林黛玉所说的“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 就是西风压了东风。”世事如此。

图片 9回答:

贾母没有回正面回答,只说需大夫治一治。那么贾母为何偏心,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贾赦不成器,他的官是世袭的,荣国公挣来的,而他袭职之后,不务正业。有许多小老婆。结交省外大员,那次贾链去平安洲就是贾赦让去了。通过雨村老爷勒索石呆子古扇。更可恶的是看上鸳鸯,想娶为妾。喝酒,唱曲,聚赌。最可笑的是在大观园作法事。

其次,胸无大志。和孙绍祖经济纠纷,拿自己的女儿顶帐。糊涂,把自己玩过的丫头秋桐送给贾链,间按逼死鸳鸯,说你逃不出我的手心。林妹妹到来,不见。没有人情味。贾母这位智慧老人。看透了他的为人,就还疏远他。让他在另一个院子住,眼不见,心不烦。

再次,贾赦有一个糊涂的老婆邢夫人。愚顽,自私,贪婪。邪恶。主仆都恶。王善宝家的让探春一个耳挂子。解气。真解气。这一切老太太看在眼里,气在心里。

所以,当贾赦说偏心时,贾母没有吱声。老人家想,和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有什么好说的。

回答:

中秋夜,大家团圆热闹之日,难得的聚在一起有说有笑,气氛融洽,关系和谐。作为老年人贾母喜欢这种团圆,团结与喜庆,家庭和睦,子孙和乐。平日有摩擦嫌隙都化解了。贾母开心,也希望大家开心。又有众多仆人,东府人也在。儿女与长辈之间的一些挑理不满的话,作为长辈面对成家的儿女都是希望一碗水端平的心态。对儿女从小到大多忍耐心理。世上多有挑剔的儿女,多是对儿女忍让迁就的父母,儿女多大年岁,父母多是如此。即是有偏心,也心知肚明。对于儿女的挑剔与指责自己承认,但也难改性情。而且众人前,经过持家理事人情世故通的贾母,也会给贾赦面子,也不会反击,让外人看笑话,破坏节日气氛,守礼。自嘲,认为自己该针一针了,承认自己偏心。为贾赦话作证,让他满意。让二房听明,让知好歹。态度分明,权威也不可侵犯,就偏心,承认。也是回击了,态度冷。

回答:

第一,贾母有涵养,第二,贾母内心深处认可贾赦的抱怨,第三,她也理解这个被她一直冷落的大儿子!有人说什么考证出来了,贾赦不是贾母亲生儿子,纯属一派胡言,人家是个小说,又不是历史,你考证个什么劲儿?原著一开始就说了,贾母两个儿子,大老爷贾赦,二老爷贾政,人家作者都说了,你还考证什么?要不你自己再写个绿楼梦,紫楼梦,你爱怎么编怎么编,别拿着现成的已经写好了的东西来考证!

回答:

谢谢!这个偏心问题是存在的,贾母确实是偏心于小儿子贾政。主要是贾赦太不上进,整天在外面乱来,比如自己喜欢古扇让儿子贾琏去弄,未果,贾雨村用卑鄙的手段弄石呆子人亡,并打了贾琏一顿。还有纳鸳鸯为妾的事也让贾母呵斥了一顿。贾赦对贾母的不满也由来己久,趁着贾母高兴,贾赦便以讲笑话的方式说出来,贾母也以一句;我也得这婆子灸一灸就好了下台阶。说明这个偏心贾母是存在的,也是知道的。也表明贾赦与贾母的矛盾明郎化了,同时贾母为了和睦并没有和贾赦一样,而是一笑而过。其他更深的不用再过渡探究。

回答:

谁说贾母没有反击?贾母沉默一会儿,这无声的沉默就是一个长辈最有力的反击。然后笑着说:我也该让这大夫针一针喽。这句话可谓“绵里针”,既刺痛了贾赦也给了贾赦一个台阶下,化解了家庭聚会上的尴尬气氛。贾赦也"自知失言,连忙用话岔开。"

《红楼梦》中多次提到了四书,即《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此四书中均对孝悌观念有所阐述,其中最为经典的言论就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若想参与政治,达到“治国平天下”的目的,就必须先做到“齐家”,这是联系个人与社会的重要中间环节,而如何做到“齐家”,自然就是要做到“孝悌”,对父母孝顺,对兄长敬爱。

贾环的风格,更符合贾赦的价值观,因此“连声赞好”。

贾赦和贾政兄弟俩,走的是完全不同的人生路。贾政尚文,走的是士子路线,贾赦却自认承袭了先祖之风,“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荧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对苦读的文人颇有轻视之意,认为那是寒酸人家才该走的路。作为贾府这样的贵族,生来自带骨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做官是手到擒来之事,何必寒窗苦读?

贾赦认为,贵族自有贵族的特权,放着特权不用,非得十年寒窗自讨苦吃,那才叫没骨气。“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正是基于这样的观念,他才说出“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的话来。

那么,这个世袭的前程是指什么?是不是指贾赦身上的爵位?

我们回溯一下,回溯贾政的官是怎么来的。

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说到贾政时,是这样说的:

次子贾政,自幼酷喜捕潦*,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不料代善临终时遗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即时令长子袭官外,问还有几子,立刻引见,遂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了。

贾政的官是怎么来的?皇上赐他的“主事之衔”,不是因为他爱读书,而是因为皇上“恤先臣”,意即沾了祖宗的光,这便是“世袭的前程”。皇恩浩荡,祖先的光辉还在,等到贾政百年之后,极有可能当年的事迹重现,额外赏贾环一个官职。

所以“贾政听说,忙劝说:‘不过他胡诌如此,那里就论到后事了。’”注意贾政的反应,如果这“世袭的前程”指的是贾赦的爵位,贾政应该惊讶,然后以他的为人,会推辞,而不是轻描淡写地说“论到后事了”。

还有,贾赦的爵位已经传了三代,按照制度,世袭爵位只传三代,比如林家的世袭列侯,“起初时,只封袭三世,因当今隆恩盛德,远迈前代,额外加恩,至如海之父,又袭了一代”,贾赦怎能有把握还能再袭一代?而且,根据制度,传嫡不传庶,传长不传幼,即使爵位还能再往下传,贾赦个人也没权力传给贾政的庶子贾环。

因此,贾赦的这一段论述,主要作用有二,一是体现贾赦的价值观,同时表现出他对贾政的向学不以为然,言下之意是:你那么爱读书,你这官不还是靠祖先的福荫才得到的吗?二是体现贾环的成长,这个一直活在宝玉阴影里的孩子,“近日读书稍进,其脾味中不好务正也与宝玉一样,故每常也好看些诗词,专好奇诡仙鬼一格”,走的旁门左道,反而“得佳谶”,预示着他有着还算不错的结局。

这二者都是对贾政的莫大讽刺。

大家庭中往往是这样的 。最得宠的不是夭亡就是出走,留下来继承家业的倒是个不起眼的小子;富不出三代。但是,积善人家有余庆,十七八代越来越兴旺,他们的子孙遍天下,东边日出西边晴。贾家偌大的家业交付凤辣子去管,后果谁都能预见,贾赦这个老色鬼在看人方面倒是独具慧眼,众多梅香之中选中了鸳鸯 ,可叹老贼无此艳福 ,白白地做了一回大阿哥。

  那么《红楼梦》可以拿出很多证据证明,它是一个写实的作品,是带有自叙色彩的作品,是一个写人物从原型出发的作品,那么我们一步步来讨论,首先我们看曹雪芹自己怎么说的,你看第一回,我只举几个短短的句子,比如说他说“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又说“一一细考较去”,他是从他生命体验当中,选取他接触过的相处过的女子,他来写的。又说,“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他自己说他是亲睹亲闻。那你要跟我讨论,作者故意要这么说,他打马虎眼,他明明是完全虚构的,完全没有生活依据的,他偏要这么说,那倒也可能,那我们就再进一步讨论,他的合作者脂砚斋,为什么在批语里面一再地告诉读者,实有其人,实有其事,重要人物都有原型,简单来说贾宝玉的原型就应该是曹雪芹自己,带有自叙性,但是因为这个我们以后还会涉及这个话题,还会展开来分析,现在在这儿,我就先不展开分析贾宝玉的原型,先分析贾母的原型,贾母是有原型的,何以见得呢?大家知道,曹雪芹他的祖父是曹寅,曹寅的妻子姓李是李氏,曹寅的妻子是李煦的妹妹,李煦是谁呢?是曹寅当江宁织造的时候,李煦当的是苏州织造,是江南金陵地区的两大织造,而且康熙皇帝很宠爱他们,还经常让他们两个轮流分管当地的盐政,有时候一块儿管,有时候分开管,轮值管,并且康熙让他们两个当特务,除了他们本职工作以外,要他们密报很多当地江南的情况,特别是明代的遗民,有什么动向,当地的民间对朝廷有什么议论等等。关系很密切。那么曹寅的妻子李氏就是李煦的妹妹,那么在小说里面,我们就发现贾母现在他把李氏化为姓史了,说明是经过艺术加工了,史家,那么贾母例子很多,我不一一举,我只举几个,大家知道,在荣国府过春节的时候,闹元宵的时候,贾母这个人是一个享乐主义者,不但她很会吃,很会穿,她也很会看戏,很会欣赏文艺,家里请了说书人,来说书,她说你们都根本不行,破除陈腐旧套,她给他们讲,她们家里怎么演戏,她说当时我们家里唱戏有弹琴的场面,不来虚的,不使演员,因为中国戏曲是大写意,虚拟的,弹琴比划几下,表示弹琴就行了,她说我们不是,我们家演戏是真琴上台,真的琴师上台,她就举例子,有时候凑起来演几个折子戏,都跟弹琴有关。那么,她说了一个《西厢记》的《听琴》,这个是大家很熟悉的剧本,《西厢记》是元代王实甫的作品,在明清非常流行,不稀奇。她又说了一个《玉簪记》的《琴挑》,《琴挑》是明朝高濂的一个剧作,当时也很流行,到处演,也不稀奇。她又举一个例子,还有一个戏叫《续琵琶》,《续琵琶》是写蔡文姬的故事,里面要一面操琴,一面唱《胡笳十八拍》,她说像这些戏我们都是请会弹琴的演员在台上真的弹琴,那多好看啊。那么《续琵琶》是谁写的呢?你去查中国戏曲史料,你很难查到。是一个很不流行的剧本,是一个几乎没有公开演出过的剧本,是一个没有继续演出到今天的剧本。这个剧本是曹寅写的,是曹寅写的。而且据查资料可以知道,只在曹寅自己家和他的亲戚家,也就是李煦家演过这个戏。这个例子就证明,贾母的原型就是李煦的妹妹,否则曹雪芹写这一笔的时候,不可能写到这样一出很偏僻的,曹寅写的剧,而且只有在曹家和李家演过的戏,这是一个例子。另外,书里面交代史湘云是贾母她娘家的人,书里面透露她有两个叔叔,都是封侯的,地位很高的,一个是保龄侯史鼐,一个是忠靖侯史鼎,而且书里面也说得很清楚,史鼐是哥哥,史鼎是弟弟,书里面有贾母的两个侄子,书里面设定贾母姓史,所以他们也都姓史,他们一个叫史鼐,一个叫史鼎,那么你去查李煦家的家谱,你就会发现,李煦两个儿子老大就叫李鼐,老二就叫李鼎。这不可能是巧合啊,哪那么巧啊?而且虚构的话,按道理,鼎应该当哥哥,因为鼐在鼎上加了个乃字,应该是老二,可是他一丝不乱地写,可见他是有原型,贾母的原型就是曹寅的妻子李氏,是有原型的。

《红楼梦》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贾宝玉去学堂上学之前,先去给父亲贾政请安,贾政一边怒斥宝玉不学无术,一边叮嘱小厮,让其告诉学堂太爷,一定要让宝玉先把《四书》讲明背熟,书中如是记载:

中秋夜宴贾赦说将来前程定是贾环承袭,背后真相原来如此

  那么贾政有没有原型呢?更有原型,说起来就更有意思,现在大家想一想,有一件事情很古怪,很多读者读《红楼梦》很粗心,不细推敲,也有人一推敲就画了很大的一个问号,就是贾赦是贾母的大儿子,而且他还袭了爵,是一等将军,根据封建社会的伦理的秩序,他应该侍奉贾母,应该和贾母住在一起,荣国府这个庭院应该他来住,荣国府中轴线的建筑,那个院落庭院,就是后来林黛玉后来看到挂的皇帝的匾那个庭院,应该是贾赦来住,他是长子啊,他又封了爵位啊,怎么现在住的是贾政啊?请问怪不怪?怎么解释?你虚构,犯得上这么虚构吗?这么虚构的目的是什么呢?怎么回事呢?你怎么不推敲不琢磨呢?读《红楼梦》不能当懒人,要当一个勤快人,要勤于动脑,要善察能悟才好,才能读出味来。关于贾政,贾政根本就没有袭爵,因为皇帝规定了,袭爵只能一家传给一个男子,传给你的长子,当然书里面也写了,贾代善死了以后,皇帝立即就让贾赦袭了爵,然后问还没有儿子啊,说还有,皇帝很高兴,皇帝很顾念贾家在他们开国的功勋,立即引见,一看贾政非常喜欢,那也不能给他封爵了啊,就赏了一个主事的头衔,让他入部习学,后来就让他当了一个官,当了一个员外郎,什么叫员外郎,不大不小,不怎么大,折合成今天的官职无非就是个副部长,副部级。你说有多大啊,贾母明明自己的大儿子是一等将军,他丈夫的爵位是传给大儿子了,他不让大儿子跟他住,现在是二儿子,二儿子也没有什么不得了的官职,但是贾政却和王夫人在荣国府的府邸的中轴线的正房大院居住生活。怎么回事,这个贾赦就更奇怪了,你老大怎么不伺候你妈啊?而且我们越看越怪,75回写中秋,当时贾家已经风雨飘摇了,贾母强打精神组织团圆宴,团圆宴你就发现座次很奇怪了,贾母的右边坐的全是跟她直系的人物,坐的谁呢?是贾政,贾宝玉、贾环、贾兰,怎么会没有贾赦,贾赦应该坐在她右边啊,第一个啊,他是老大啊。贾赦坐她左边,左边除了贾赦是些什么人呢?当然有贾琏,有他儿子,另外就是贾珍、贾蓉,就很显然是个旁系的人物,是不是?这怎么回事?曹雪芹虚构,他艺术想像,他怎么想成这个样子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因为他过分地忠于生活原型,这个谜是被周汝昌先生经过严密考证,揭示出来了,就是因为曹寅这个历史原型在小说里面他淡化了,就是贾代善,只剩一个名字了,他生了一个儿子,是曹顒,那么康熙皇帝非常喜欢曹家,曹寅死了以后,康熙还让他的儿子接着来当江宁织造,这是一个肥缺,还让他当,但是曹顒很不争气,他倒是很有才能,声誉也很好,但是他的健康状况不好,他没有干几年就病死了,贾母就成了寡妇了,而且底下就没有儿子了,再让曹寅来家的人当织造的话,就找不到男丁了。

贾政因说道:“哪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盗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了: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第九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