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诵读云主页,而对于小学生古诗词诵读教学所选篇目

 励志文章     |      2020-02-12 09:25

  去年11月,《北京市中小学语文学科教学改进意见》正式实施,意见要求把中华传统文化经典、革命历史题材作为语文阅读和写作教学的基本素材。在教学中重视对国学经典文化的学习,重视历史文化的熏陶,使语文教学成为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之一。今年起,“北京版”小学阶段《语文》课本中古诗词将不少于100篇,占全部课文比例达到15%以上。而在中高考中,古诗词的考查分量也在增加。

各学校也可以开辟第二课堂、社团课程或者活动课程,拓展丰富古诗词教学形式。比如:请学生围绕古诗词的某一课题开展论证研究,并写出小论文、小报告;在传统节日到来之际要求学生收集相关节日及风土民俗的诗词;就涉及的古诗词诵读内容开展文化之旅,组织学生游览名胜古迹,挖掘蕴含在古诗词中的历史与文化内容;根据古诗词编写课本剧并由学生演出,然后开展评论活动;还可以寻找与古诗词相关的影视作品并组织学生观看鉴赏;成立文学社团,创办属于学生自己的刊物;开展古诗词诵读文学讲座、阅读分享活动,等等。

古诗词重在引导

昨天,市教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市一直以来高度重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和传承,特别是在基础教育阶段教材建设、阅读选荐、校园文化活动和考试评价等多方面给予渗透和落实,在夯实学生母语素养的同时,着力在传统文化、经典诵读等方面培养民族精神。

积累古诗文切忌死记硬背,完全可以通过听讲故事、吟唱等多种方式来提升兴趣,加深理解。秉持这样的理念,本区积极推广各类国学经典课程教材。

  如何让孩子们从小爱上国学,爱上古诗词?专家们着实动了一番脑筋。此次推出的“国学诵读”以歌华有线云平台为载体。只要家里有歌华有线机顶盒,打开电视,选择“交互”页面进入“教育”主页,选择国学诵读板块,扫码与手机绑定,下载APP,填写学生信息后,就可以参与游戏了。

课堂上古诗词教学活动的主打形式是用眼看、用嘴读。其实古诗词“诵读活动”不应止于“诵”与“读”本身。为使古诗词教学健康发展,我们必须要在形式上有所开拓。学校可以利用黑板报、宣传栏、广播站、校报、班刊、校刊等渠道,开辟诵读园地,营造古诗词诵读的氛围。

小学古诗部分无变化

习近平前天在北师大[微博]看望师生时表示,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昨天,负责主编北京市义务教育语文教材的北师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任翔表示,明年9月起,北京小学一年级《语文》教材中的古典诗词将由现在的6到8篇增加到22篇。但只要求诵读,让学生体验音韵美,不再有死记硬背的要求。

开发特色教材,深情吟诵取代死记硬背

  学生可以先听取经典篇目的示范诵读,然后再跟随画面提示自己诵读。届时,画面有诗句提示,如同唱卡拉OK时的歌词提示一般。学生诵读时,手机同步录音,上传云平台,音视频合成,能够即时在电视中播放。其录音可分享、可排行、可点赞。诵读完毕后,学生还可以自己设定个性化用户头像。

各学校也可以大力开展与古诗词相关的主题活动,如演讲、读书会、诗会、知识竞赛、国学讲座、辩论、汉字书写、成语大赛、情景表演、即兴创作等。实践证明,这些活动可以充分调动学生古诗词学习的兴趣,极大地提高他们的语言综合运用能力,使学生充分享受参与的过程和发现的快乐,从而使学习发生在“润物细无声”之中。(高华)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师大[微博]参观时表示,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习近平表示:“古诗文经典已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成了我们的基因。我们现在一说话就蹦出来的那些东西,都是小时候记下的。语文课应该学古诗文经典,把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不断传承下去。”学生课本中的古诗词引起多方热议。

□官方说法

古诗词教育逐步融入该校学生点滴的生活中:每周五中午红领巾广播站设置美文欣赏小栏目;午间休息时播放古诗新唱;各班级黑板开辟古诗赏析小栏目;设立经典诗文图书角、我与诗词小天地针对不同年级,学习内容也不同,从《弟子规》、《三字经》到《李白诗歌特点》、《边塞诗欣赏》,课程内涵逐步加深。学生表示,每个学期都有不同的诵读内容,这样的活动真有趣,我们喜欢。该校师生还曾参与市、区、社区内各类经典诵读活动,多次取得优异成绩。

  这个寒假,北京全市数十万小学生将体验一个新的“游戏”——由市教委和市委宣传部共同推出的“古诗词唱吧”将在歌华有线云平台上线。

诵读是少儿古诗词学习的传统方式之一,事实证明,这也是提升小学生古诗词学习效果的有效方式,不妨大力推广。而对于小学生古诗词诵读教学所选篇目,不妨奉行“拿来主义”。“拿来”的原则之一就是要有所选择:应选取思想、主旨积极健康,符合学生情感认知、有助于学生成长的古诗词。时下古诗词诵读教学已延伸至课本之外,这对任课教师的选择能力也是一个考验。需要说明的是,有些被舍弃的古诗词诵读教学文本,不一定不好,只是可能不太适合这个年龄段的学生,涉及的是认知时间或者说认知阶段的切入问题。比如,“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这样的句子让小学生诵读,有可能是在教他们“学坏”,尽管教师会反复强调诗歌的创作背景和诗人的身世遭遇。其二,要注意难度上的权衡。不同年级的学生对诗词语言的认知能力有差异,教师不能单凭自己的好恶或者道听途说,不进行科学论证就将某些古诗词灌输给小学生,一刀切是古诗词诵读教学的大忌,这种行为会严重扰乱学生对诗词认知的秩序和节奏,让他们对古诗词望而却步、敬而生畏。比如,拿应在高中阶段学习的李商隐的《锦瑟》、柳永的《雨霖铃》、李清照的《声声慢》、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等篇目让小学生学习,于文字、于情理都不合适,只迎合了部分教师的口味,这样的做法需要摒弃。

人教版2013新版的七年级(即初一年级)上册语文教材中,古文和诗词部分章节有替换,原先的《论语》十则改为《论语》十二章,增加了“修身”条目。沈复的《童趣》、蒲松龄的《山市》替换为选自《礼记》的《虽有佳肴》和纪昀的《河中石兽》。新增了吴承恩的《小圣施威降大圣》。

本学年,北京市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仍按原版本进行使用,新学年的教材修订和使用将按照教育部的部署和规范要求进行。相关学科教育教学改革将充分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加注重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

近年来,区语委、区教研室开展的中华诵经典诵读行动颇有成效,长征中心小学被推荐作为上海市中华诵经典诵读行动整体试点学校,区内不少学校也以校际联动形式共同响应。

  电视屏幕上将显示“国学诵读云主页”,包括推荐篇目、诵读排行、我的诵读、亲子诵读、班级空间、诵读风采、个人中心等板块。

大胆打破教材的桎梏

国学教育受重视

任翔说,在习总书记发表讲话前,北京的语文教材在改革上已成体系。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小学文言文比例不低于15%,初中不低于30%,高中不低于45%的标准,北京的语文教材已经达标。

只求书声琅琅,不求死记硬背的形式让古诗教学充满乐趣,更结出累累硕果。朝春中心小学学生多次参加上海市小学生古典诗词创作比赛、中华传统文化知识竞赛等活动,2016年10月,学校创编童谣入围上海市优秀童谣传唱决赛,荣获三等奖。今年开学典礼,学校还启动了新一轮诗词小达人评选活动,鼓励学生多读诗词,增强自身的语文素养。

  “这就跟唱吧一样,不仅可以自娱自乐,还可以互相点赞,分享排行,感觉很有意思。”今天上午,在朝阳实验学校,一个尝试了国学诵读云主页的小学生对这个新游戏产生了兴趣。

突破古诗词教学僵化模式

市52小从2008年起已将古诗文诵读作为校本课程,每周一节课,校本课程教材《古诗文诵读集》中收录120首古诗词。去年9月起,该校又分低、中、高段开设《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的学习,将经典诵读内容录制音频,每天40分钟晨读时间,全校师生一起跟着广播诵读。

记者查询国内其他版本语文教材后发现,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一年级上学期语文课本课文篇数为20篇,其中包括两首古诗,《画》和《静夜思》,课本生字表量为400字。

被采纳作为区本教材的《古诗吟诵》是朝春中心小学开发的校本课程,自2007年起,该校教师们一边自主开发古诗校本教材,一边研究古诗学习方法,历经4、5年打磨才形成了成熟的课本。曾参与教材开发的教师王瑾介绍,吟诵是一种以欣赏为主的读书方法,是半念半唱的独特朗诵方式,实践中,我们发现,吟诵作为一个辅助手段,在儿童古诗教学中能够实现寓教于乐,颇受欢迎。

  据了解,“国学诵读”涉及的篇目由市教委推荐,分为必读、选读和课外延伸三部分。其中,必读篇目涵盖了北师大版和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中的100多篇古诗文,课外延伸的内容则包括《弟子规》、《三字经》等。为增加趣味性,歌华有线还设计了“亲子诵读”环节,鼓励家长积极参与,与孩子一起学习,共同进入传统文化的殿堂。

古诗词教学常规方式首先是字词解读,咬文嚼字似乎是古诗词教学必不可少的一环,但往往这也成了扼杀学生学习热情的一个环节。诵读无疑是古诗词教学的有效方式之一,但在教学过程中,是先讲之后诵读,还是诵读后再讲,也成为困扰一些教师的难题。一切从实际出发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例如小学生对古诗词的内涵体悟能力有限,教师就没有必要对经典中的疑难词语大动干戈。以部编版三年级下册第一单元中的《三衢道中》为例,学生在反复诵读中,就能轻松认知:首句交代了出行的时间“梅子黄时”,次句点出了出行的地点“山行”,第三句写山行时浓郁的绿荫景象,第四句写悦耳的黄莺鸣叫声,这些都赋予了三衢山无限的生机与意趣。反复诵读,学生便可感知该诗的明快自然和生活韵味,继而体会诗人所抒发的对旅途风物的热爱之情。因此,对于一些字词可不必“斤斤计较”,不必纠结于“小溪泛尽”的“泛”是溪水“泛滥”还是溪水“退尽”。对于年龄较小的学生,古诗词教学中适当简化字词方面的学习,能呵护学生对古诗词的“自悟”之乐。至于中学阶段,在有能力有时间有兴趣的情况下,再对经典字句细嚼慢咽,则可以另当别论。

据了解,目前乌鲁木齐市中小学教材多使用人教版,小学语文课本诗歌无删减,初中课本中部分章节有替换。

  □记者走访

推广经典诵读,从一枝独秀到百花齐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