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文学,山东大学教授萧涤非主编的《杜甫全集校注》启动

 励志文章     |      2020-02-15 10:07

  古典文学并不冷清。在高校和研究机构的象牙塔里,有许多文献整理工作,有各种名目的文学史,有数不清的论文……它们联系着项目、资金、职称等一系列学术体制。在民间,有许多旧体诗词爱好者,有安意如式的 “浪漫古典”写作,有对古代生活方式由衷的追慕……但是,这就是继承传统吗?

“经过六十年辛勤耕耘,‘中国古典文学丛书’已成为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时间最长、学术含量最高、最能体现出版特色的一套大型丛书,也是体现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成就的一个标志性项目。”上海古籍社社长高克勤表示。

张忠纲:萧涤非先生曾说:“对于治杜诗的人来说,是无所谓甘苦的,都是甘,不以为苦。研究杜甫是一种乐趣。尽管工作很艰苦,但苦中有乐,苦尽甘来,苦也就是甘了。研究杜诗就是要有一股寝食俱废的傻劲。说来也有点怪,世上就是有那么—些人心甘情愿为杜甫卖命。”而先生就是一个肯为杜甫“卖命”的人。他86岁高龄仍手不释卷,逝世前一个月,还在手不停批地审阅我们的样稿。先生以学术为生命的执着精神,使我刻骨铭心。

张忠纲:杜甫被尊为“诗圣”,他的诗被誉为“诗史”。在古诗词中,杜诗注本最多,在宋代已号称“千家注杜”,而且诸家诗话、杂着也多涉杜甫,文献资料可谓浩如烟海,光是我们搜集到的杜诗注本就有200多种。在这种情况下做杜诗的整理,需要博观约取,去芜存菁,即使是具备很强鉴别力的学者也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精力才能完成这项工作。再是杜诗多引经据典,一般人难窥其奥。黄庭坚说杜诗“无一字无来处”,王直方说“不行一万里,不读万卷书,不可看老杜诗”,还有人说“注诗最难,注杜尤难”,要精确地注释杜诗,阐发诗意,确非易事,非亲历者不能知。

来自高校、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中国出版协会古籍出版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代表,宋云彬古籍整理出版基金理事会成员、推荐委员、评审委员、获奖代表,宋云彬后代等参加活动。

  中国古典文学,不仅是书斋里的校勘注释皓首穷经,也不仅是吟诗作对的优雅情怀,文学,说到底要面向心灵。能够砥砺人心的文学,才是活的文学。能够安身立命的传统,才是活的传统。

陈尚君认为这三种书都达到了很高水准,并各有优胜。具体到谢注本,认为其在底本选择、校勘、编年、注释、考证等诸方面都有值得肯定的成就。“谢氏认为杜诗仅有半数可以准确编年,其他可大致确定作于某一时期者占十之三四,无法编年者仍占一定数量,因此采取保存《宋本杜工部集》原来次第,在注释之前就作年及本事有一大体说明,其例甚善。”例如谢注本将《塞芦子》系年从至德初改为乾元二年,就堪称的当。

杜甫是诗人,又是思想家,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因此1300多年来有那么多人整理、研究他的作品。《杜甫全集校注》的编撰出版和它连续荣获学术大奖,必将推动杜甫研究的深入发展。我想,只要认真学习前辈以学术为生命的精神,认真读一读杜甫等古典大家的作品,人们就会心生感动,由感动而热爱,由热爱而行动,继承和弘扬他们的精神,也就是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记者:《杜甫全集校注》有680万字的庞大体量,在30多年的整理历程中,您认为哪些地方整理难度最大?吸收了哪些近年的研究成果?

年逾古稀、特地从旧金山赶回来的山东大学教授张忠纲代表《杜甫全集校注》领取图书奖。张忠纲在答谢感言中说,《杜甫全集校注》喜获首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图书奖,是对这个集体献身学术、尊崇杜甫的褒奖和鼓励,而先师萧涤非先生亦可含笑九泉矣。这个集体为杜甫呕心沥血,艰苦备尝,历经坎坷,当年年轻学子已成耄耋老翁,有5位同仁还为此献出毕生的精力。

  杜诗以及中国古典文学的意义,无需赘言,也无需在功利实用的层面上去讨论,它们曾是读书人的基本修养,是人格养成的基础,增益学问的路径。今天,读书人不知比过去多了多少倍,却不免让人心存疑问——古典文学,还活着吗?

陈尚君认为,有一段时期杜甫研究相对寂寞,大约因为积累太厚,突破为难;或许,谢思炜《杜甫集校注》等新注本的问世,将带动杜诗研究的新热潮。

可以说,《杜甫全集校注》不论在体例的周详完备,注释的详确精审,还是搜罗资料的丰赡,体制规模的宏富,都大大超过了此前著作。

张忠纲:萧涤非先生曾说:“对于治杜诗的人来说,是无所谓甘苦的,都是甘,不以为苦。研究杜甫是一种乐趣。尽管工作很艰苦,但苦中有乐,苦尽甘来,苦也就是甘了。研究杜诗就是要有一股寝食俱废的傻劲。说来也有点怪,世上就是有那么—些人心甘情愿为杜甫卖命。”而先生就是一个肯为杜甫“卖命”的人。他86岁高龄仍手不释卷,逝世前一个月,还在手不停批地审阅我们的样稿。先生以学术为生命的执着精神,使我刻骨铭心。

“宋云彬古籍整理奖”是宋云彬古籍整理出版基金设立的奖项,旨在奖励原创古籍整理者及古籍整理编辑。奖项设宋云彬古籍整理奖4名,奖金各10万元;“宋云彬古籍整理青年奖”2名,奖金各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