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藏书阁都与水有关,新葡萄京娱乐场app:143.四库全书与南北七阁

 励志文章     |      2020-03-13 00:47

  圆明园内的这座藏书楼名为文源阁,始建于1774年秋,次年春天完工,乾隆皇帝将《四库全书》第三抄写本藏于此。

久居京城的人都知道,长久以来流传?紫禁城有房屋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的说法。刨根问底者多会询问,半间在哪儿?原来,这半间指的就是文渊阁楼下西侧的那一小间。这间房仅有一个上下用的楼梯,感觉上似乎是半间房。 在经过了数十年的尘封后,今年四月底,北京故宫博物院文渊阁开放迎客。顶?黑绿琉璃瓦的文渊阁位于紫禁城东路,即故宫东华门内文华殿后,原明代圣济殿旧址,明朝的内阁就设在这里。故宫专家解释,传统观念中黑色主水,选黑绿色琉璃瓦覆顶,喻以水压火,可保藏书楼安全。 清乾隆三十八年皇帝下诏开设“四库全书馆”,编纂《四库全书》。次年又下诏兴建藏书楼,命于文华殿后规度适宜方位,创建文渊阁,用于专贮《四库全书》。文渊阁仿浙江宁波范氏天一阁构置,阁前有水池,起到防火和区隔火种的作用。阁后湖石堆砌成山,东侧建有碑亭,亭内有石碑,正面镌刻有乾隆皇帝撰写的《文渊阁记》,背面刻文渊阁赐宴御制诗。 文渊阁的建筑装饰和油漆彩画仍以冷色为主,最西边设楼梯连通上下,取“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意。据介绍,阁内一层原收藏《四库全书》经部书以及《四库全书总目考证》、《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共二十二架;正中间的皇帝宝座为讲经筵之处;二层收藏史部书共三十三架;三层西尽间为楼梯间,其他五间通连,分别为子部书二十二架、集部书二十八架,明间设有皇帝御榻,以备皇帝登阁读书。 乾隆皇帝曾因有如此豪华的藏书规模作诗曰:“丙申高阁秩干歌,今喜书成邺架罗,……”。彼时清宫规定,大臣官员之中如有嗜好古书、勤于学习者,经允许可以到阁中阅览书籍,但不得损害书籍,更不许携带书籍出阁。 《四库全书》编成后,最初用了六年的时间抄录正本四部,除一部藏文渊阁外,另三部分别藏于文源阁、文津阁、文溯阁,四阁又称“北四阁”。后又抄三部藏于文宗阁、文汇阁、文澜阁,称“南三阁”。 《四库全书》全书没有刊印,只缮写了七部,七部《四库全书》经历各异,第一批四部:紫禁城大内文渊阁本于一九四八年被运往台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已经影印出版;圆明园文源阁本被焚于英法联军、八国联军入侵时;渖阳文溯阁本,后移藏于甘肃省图书馆,现建新馆专藏;避暑山庄文津阁本,现移藏于国家图书馆,也已影印出版。“南三阁”中,一部藏扬州大观堂的文汇阁,太平天国时毁于火,现正复建文汇阁;一部藏镇江金山寺的文宗阁,也在太平天国时毁于火,现阁已复建完工;另一部藏杭州文澜阁,亦在太平天国时部分遭毁,但知县丁丙等捐筹款补抄,基本补上。 七部之中,文渊阁本最早完成,校勘更精,字体也更工整。虽然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但独一无二的书柜和纪晓岚亲笔撰写的书稿目录还在北京故宫。另外,故宫文渊阁还存放过康熙时编纂的《四库全书总目考证》、《古今图书集成》和大量的古代文化典籍,至今仍有重要的使用价值。

第一, 从七部《四库全书》的成书时间来看,文津阁是北方四阁中最后完成的一部,距第一部文渊阁《四库全书》成书已有三年之久,对已发现的讹误、遗漏当有所补正。

文溯阁位于沈阳故宫的西路,是乾隆四十七年至四十八年续建的。阁楼为黑琉璃瓦绿剪边的二楼三层建筑,阁上梁枋间彩绘着“白马献书”图案。它所以用黑色琉璃瓦为顶,据说是以“五行八卦”之说“北方壬癸水,其色属黑”为依据的,黑是代表水。文溯阁是专为存贮清代大百科全书《四库全书》所建的全国七阁之一,而书最忌火,以黑瓦为顶,象征着“以水克火”之意。文溯阁的建筑形式仿明代宁波大藏书家范钦天一阁的样子而造成,整个建筑给人以闲静、安适之感。

143.四库全书与南北七阁

143.四库全书与南北七阁

《四库全书》是乾隆年间编纂的中国古代卷帙最大的一部丛书,共7.69亿字,以经、史、子、集四部分类,故名《四库全书》,保存了丰富的古代文献资料。《四库全书》是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开始编纂,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十二月修成第一部《四库全书》。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最终完成编纂和缮写校订工作。《四库全书》共收书3503种,79557卷。分抄6部分贮在全国七个藏书楼中,即南北七阁。南北七阁包括北四阁和南三阁。北四阁均仿照明代宁波天一阁格局建造,即承德避暑山庄内文津阁、圆明园内文源阁、紫禁城内文华殿后文渊阁、盛京(今沈阳)故宫文溯阁。四阁俱在宫禁之中,称为内廷四阁。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七月特下谕旨,交四库馆再缮写全书三份分贮于南三阁。南三阁是镇江文宗阁、扬州文汇阁、杭州文澜阁。现文源阁本、文宗阁本和文汇阁本已荡然无存,只有文渊阁本、文津阁本、文溯阁本和文澜阁本(抄补)传世至今。

  不论阁、书俱在,还是书去阁空,甚或阁、书俱毁,这七大藏书阁的所在地,都是游人鉴古知今的绝好去处。

第三, 就仅存的三部半《四库全书》看,文津阁本保存最为完整,其他三阁本均分别据文津阁本加以补抄。经学者核对录异,文津阁本《四库全书》与文津阁本在篇卷、文字、《永乐大典》辑佚本、序跋、附录、提要等方面存在很多差异。文津阁《四库全书》所保存下来的一些文献资料已是海内孤篇。

盛京文溯阁的《四库全书》在贮藏中,其各部分在阁中都有定位:经部20架,960函,计5493册贮于下层;史部33架,1584函,计9493册贮藏于仙楼;子部22架,1584函,计9073册和集部28架,2016函,计12265册,贮于顶楼。

  1790年,乾隆圣旨中说:“俟贮阁全书排架齐集后,谕令该省士子,有愿读中秘书者,许其呈明到阁抄阅,但不得任其私自携归,以致稍有遗失。”在文汇阁存世的70余年里,一位位士子出出进进文汇阁,汲取精华,传承文化。从进步意义上说,文汇阁内的各种书籍就像一粒粒种子,在江南的文化大地开花结果。

在热河行宫的避暑山庄。乾隆三十九年,开始修建文津阁,次年修建完毕。乾隆四十九年十一月,《四库全书》入藏。1913年,文津阁本《四库全书》由国民政府运归北京,藏于文华殿古物陈列所。1915年,拨交新成立的京师图书馆,成为国家图书馆镇馆之宝。每册卷首有“文津阁宝”,末页有“避暑山庄”、“太上皇帝之宝”小篆朱文方玺各一。史部的《八旗通志》成于嘉庆初年,后再补入,故里面仅有“嘉庆御览之宝”一方。全书与通行印本《四库全书目录》微有不同,盖以抄写较晚,有修订改易之处

在沈阳故宫金黄色的建筑中,唯独西北角有一座翠绿色的楼阁,这就是专为贮藏《四库全书》而修建的清代沈阳最大的藏书楼~文溯阁。

  在北京故宫文华殿后面,有一座黑琉璃瓦顶的建筑,在金碧辉煌的故宫中显得极为别致,它就是文渊阁。

第二, 文津阁本是档案明确记载曾经乾隆亲校,并由纪昀亲自三校的抄本,几乎每册均有校核记录,其编校质量优于包括文渊阁本在内的其他诸本。

此外,还贮藏有各部总目录和考证书册,计有经部总目录5函30册,经部考证3函18册;史部总目录5函30册,史部考证3函18册;子部总目录5函30册,子部考证3函18册;集部总目录5函30册,集部考证3函18册。清代曾设文溯阁衙门,置九品催长、无品级催长各一员,专门管理文溯阁和《四库全书》。

  乾隆年间,卷帙浩繁的《四库全书》第一本抄写本于1781年完成,计有经史子集3.63万卷。此后一共抄写了7部,分别藏于“文渊阁、文溯阁、文源阁、文津阁”和“文宗阁、文汇阁、文澜阁”,这些藏书阁取名也几乎都有“水”字偏旁。但晚清及近代,中国风雨飘摇,内忧外患,战乱不已,怕“火”的《四库全书》与藏书阁,也难逃焚毁的厄运。迄今,《四库全书》只有文渊阁、文津阁、文溯阁版本于世,令人感慨万千!

位于紫禁城内的主敬殿后,建成于乾隆四十一年,第一部《四库全书》缮写告成,入藏阁内。民国时期,由故宫博物院接管。1933年春天,日寇侵略热河,北平地区形势十分危急。故宫博物院将文渊阁本《四库全书》连同所藏其他历代文物装箱南迁,运至上海。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又辗转数千里运抵蜀中。抗战胜利之后复运抵南京。国民党政府从大陆撤退时,运往台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到清末,政局动乱,内外战祸频繁,七阁《四库全书》损失过半,其中,圆明园的文源阁于咸丰十年英法联军入侵时被纵火焚毁。杭州文澜阁1860年书籍流散,光绪六年重新补抄,后藏于浙江图书馆。承德文津阁的《四库全书》于1915年运往北京,现藏于北京图书馆。

  文源阁位于圆明园的西北方向,南邻清澈见底、山鸟空鸣的水木明瑟,西邻青翠摇曵,黄莺飞舞的柳浪闻莺, 楼上匾额为乾隆题写的“汲古观澜”。楼前一汪池水碧波荡漾,水中立有造型别致,巧夺天工的太湖石,名“石玲峰”。画家金勋在《圆明园文献资料》中深情描述:“玲珑透体,环孔众多,正体为黑灰色,如墨云翻卷上冲。以手扣之,其音如铜……”每每读至于此,我常常浮想联翩,那该是何等的神奇曼妙呀!

文津阁《四库全书》共36304册,分装6144个书函,陈列摆放在128个书架上。它是七部《四库全书》中保存最为完整,并且至今仍是原架、原涵、原书一体、乾隆御笔“题旧五代史八韵”刻在子部第32、33架的侧板上。书函中央板、丝带、铜环一依当年。翻开书册,即见“文津阁宝”朱印、“纪昀复勘”黄笺、雪白的开化纸和端正的馆阁体楷书,令人叹为观止。

为贮藏这些书,清政府分别在北京的圆明园建起了文源阁、河北的热河建起了文津阁、江苏的江都县建起了文汇阁(今扬州大观堂,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建)、杭州孤山圣因寺建起了文澜阁、江苏镇江金山寺建起了文宗阁、北京故宫建起了文渊阁及盛京故宫建起了文溯阁。七处各贮藏了一部《四库全书》。

  文宗阁建在镇江金山,1779年修建。阁楼仿“天一阁”,与两侧廊楼和阁前的门楼围成四合院落。藏书楼面临长江,雪涛翻卷,空阔无垠,楼后山崖奇崛,气势威严。难怪乾隆皇帝来到文宗阁,诗情蓬勃,写道:“百川于此朝宗海,此地诚应庋此文。”藏书于此,真乃天意呀!

文津阁《四库全书》具有独特的历史文献价值

1773年,清政府出于政治需要,设立了“四库全书馆”征集天下书籍。对有反清内容的一律焚毁,其余凡认为有用之书则按经、史、子、集四部编纂合一,名称《钦定四库全书》。其内容包括历史、地理、政治、民族、社会、制度、宗教、天文、物产、文艺、哲理、美术、矿产、农工、医学以及其他百家杂学。这部书的编纂,动用了各级官员千余人,花费了10余年时间。《四库全书》共计3.6万余册,共抄写了7部。

  在中国古代,黑色在五行中代表水,文渊阁琉璃瓦采用黑色寄予着藏书防火之意。灰色的外墙,绿色的廊柱与雕花窗栏肃穆雅致,屋顶彩画绘着河马负书和翰墨卷帙,呈现一股淡然悠长的意境。

杭州圣因寺行宫原有《古今图书集成》藏书堂一处,乾隆四十七年在堂后改建文澜阁,次年年底完工。咸丰十一年太平军第二次攻下杭州,文澜阁《四库全书》大量散佚。杭州藏书家丁申丁丙兄弟收集残余,得到8140册,仅及原书四分之一。1864年太平军退走,丁氏兄弟又不惜重金从民间收购。光绪六年在旧阁原址上重建文澜阁。丁氏兄弟将书送还,并陆续抄补。民国后,归浙江省图书馆庋藏。1914年、1923年,两次组织人力就丁氏兄弟钞补未全者予以补钞。文澜阁本《四库全书》始渐复其原。抗战时曾运至青木关,胜利后运回浙江,现藏浙江省图书馆。

  据历史记载,文源阁内藏书《四库全书》页首印有“文源阁宝”“古稀天子”之印;页末则印“圆明园宝”和“信天主人”。喜欢浮华与奢侈的乾隆自文源阁修好后,多次来圆明园享受生活与读书之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