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是中国第一个大诗人,而李商隐却将晚唐的诗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励志文章     |      2020-03-24 23:37

阮籍之所以活得这样烦恼,一是环境的险恶令他壮志难酬。他有强烈的入世之心,要是没建功立业的念头,他怎会登高四顾,喟然长叹“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但在司马氏高压统治下,机关四伏,暗礁遍布,天下名士,少有全者。阮籍还指望着能寿终正寝,不乐意在官场倾轧中引颈就戮,只好远离是非,居家避祸,诵读老庄,明哲保身了。但他名气实在太大,总有司马昭的人来骚扰,于是他时不时还要装疯卖傻来掩人耳目。孔子曾经曰过:“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阮籍算是彻底实践了一把。二是对人生形而上的思考令他痛苦不已。环境再恶劣,总有人过得悠然陶然。好比刘禅自缚请降,寄人篱下,依然是“此间乐,不思蜀”。阮籍做不到那么没心没肺,他是中国第一个有悲剧意识的大诗人。他喜欢像个哲学家那样思考人生的意义——魏晋时人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了——可他又每每想不出个所以然。但有一点他十分肯定:人生短促,死亡每时每刻都在迫近。那些如花美眷、高名厚利,一切的一切都转瞬即逝,意义何在?他传世的五言祖诗,主旨是遥渺的、感情是低沉的、背景是枯寂的,人生是阴冷的。

当时朝廷李党势大,牛党暂居下风。李德裕在朝辅政,起用与之关系深厚的王茂元为河阳节度使。王茂元邀请李商隐赴河阳幕府任职。一方是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牛党令狐父子,一方是风头正劲的封疆大吏李党王茂元。不知李商隐是否经历过一番何去何从的痛苦煎熬,但最终,急于升迁的念头战胜了知恩图报的做人原则,他投入了李党的怀抱,进入河阳幕府任掌书记。不久便得到了侍御史的官衔,并娶王茂元爱女为妻。仕途一帆风顺,情场春风得意,这一次弃牛入李,李商隐可谓事业爱情双丰收。表面上看,李商隐这次站对了队伍,进对了圈子。但这种脱牛入李的选择不仅被牛党视为忘恩负义,也为注重操守礼法的李党所不齿。短暂风光的背后,已然埋下了一生蹉跎进退维谷不容于两党的伏笔。

自那以后,李商隐的人生就开始走下坡路。第二年他再次参加参加授官考试,成功通过以后却只得了一个秘书省校书郎调任弘农县尉的结果,远离权力中心。不久他就辞官了,再然后他的母亲去世,他不得不在家闲居三年。等到他结束了守孝,李党遭到皇帝排挤,很快就被贬的贬,抓的抓,死的死,李商隐的官职小到人家根本就想不起,可是他非要跟着被贬的桂管观察使郑亚同去桂州,这更让人相信他是“李党”了,所以他一次又一次被排挤。唐宣宗大中末年,李商隐病故,结束了他这憋屈的一生。

汪中学问之大,大到可以检校《四库全书》,这跟戴震、纪晓岚有一拼了。他令科举考官震惊,觉得这考生简直能做自己的老师了。但汪中不仅没能中进士,甚至也没能中个举人。汪中的文章写得漂亮,尤其是骈文,漂亮到什么程度,清朝名儒杭世骏以为“惊心动魄,一字千金”,郑虎文、朱筠等名儒称汪为奇才,被誉为“天地间有数之奇文”。

一个太学博士肯定不是志在千里的李商隐所能满意的,这时一直赏识其才华的柳仲郢转任剑南东川节度使,李商隐便应柳仲郢之邀进入东川幕府。在东川期间,李商隐亦是四处请托,希冀被人推荐入朝。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将要入朝辅政的河东节度使卢钧,寄诗给他以求荐引。但卢钧曾经被令狐绹排挤过,对再次投向牛党令狐绹的李商隐更是鄙薄,没有为他说一句话。就这样,李商隐一直在东川待到幕府被解散,后客居郑州荥阳,不久便郁郁而终。左右逢源的柳仲郢面对同样的党争环境,不同于李商隐的忽牛忽李的站队投机,柳仲郢选择了不偏不倚的做人,并一以贯之坚持到底。

唐代是个诗意盎然的时代,大小诗人多如牛毛,然而真正排得上名号的,也不过我们熟知的那几位而已。李商隐就是其中一位,晚唐时期的诗人大多活在前辈们的光环下,压力山大,大有大不如前之势,而李商隐却将晚唐的诗推向了另一个高峰,成为了继杜甫之后,唐代七律发展史上的第二座里程碑。

图片 1

唐代中后期的官场就存在着两个泾渭分明的圈子——牛党、李党:李党以李德裕为首,大多是高门大族出身的权贵子弟,通过科举中相对较为容易的明经科或父兄关系进入朝堂,但注重操守礼法,家风优良门风严谨;牛党以牛僧孺为首,多是中下层官员家庭出身,靠自身能力通过科举中难度极大的进士科踏进仕途,但行事较为浮华轻薄放浪不羁。两个圈子的党争持续近百年,史称牛李党争。

此时,也是李商隐开始参加科举的时候,他屡屡受挫,却不曾灰心。只不过早在太和四年他的好友令狐绹就考中进士了,这让他逐渐焦躁起来。最后他终于在开成二年中了进士,不过这其中却是掺杂了令狐楚父子对值考官施加影响后的结果,否则李商隐的进士之路还不知道要走多少年呢!

七、陆游[南宋]——“壮志病来消欲尽,出门搔首怆平生”

李商隐脱牛入李得到了短暂的顺利升迁。但好景不长,王茂元去世,李商隐无所归依只能返回长安寻找机会,而在长安的李党大佬对见利忘义投奔本党的李商隐并不感冒。李商隐在长安四处碰壁,一直没有得到中意的官职,只得千里迢迢远赴桂州进入李党郑亚的幕府。到了宣宗大中初年,牛党得势,令狐绹入朝辅政,牛党开始打击李党势力,郑亚被贬到循州任刺史,李商隐也随之到循州苦寒之地,数年不得调任,直到大中三年回长安后仍不能入朝,暂栖居京兆尹卢弘正处。

李商隐的一生过得极不如意,换做我们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会憋屈死,因为他的官途简直太不顺利了,在恰当的时候他遭逢变故无法从仕,不恰当的时候他又失去了进入核心政治圈子的机会。

一、屈原[战国]——“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

进退维谷的李商隐李商隐的文名人所共知,自幼便能写诗作文的他得到牛党令狐楚赏识。令狐楚将李商隐招进幕府,亲自教授他撰写朝廷奏章公文,还让几个儿子与其一起读书游学。开成二年,李商隐参加科举考试。令狐楚之子令狐绹与当年的主考官高铠关系甚好,在其面前大为称誉李商隐的才华。在令狐家的帮助下,李商隐顺利考中进士,新科及第。

上面提到了白居易,也提到了令狐楚,白居易对李商隐的影响并不大,令狐楚才是那个影响了李商隐一生的人。令狐楚是唐朝宰相,是跻身晚唐核心政治圈的大人物,同时他也是个文学家,李商隐的文采让他颇为欣赏,便主动生出结交之意,聘李商隐为其幕僚,帮助李商隐在洛阳站稳脚跟,其实也就是让自家儿子令狐绹出去玩的时候带上李商隐,让李商隐融入他们的圈子。令狐楚对李商隐来说算是恩师,是他把李商隐拉入了政治圈。

屈原是中国第一个大诗人。小时候念过《新三字经》,里面说屈原的那段话现在还记得:“楚屈原,赋离骚,投汨水,品格高”。他是够窝囊的,被小人上官大夫进了谗言,又被楚怀王流放。最后国破人亡,慷慨赴死,连命都搭上了。

大中四年,令狐绹出任宰相,牛党势力益盛,李商隐处境更加窘迫,只能寄希望于改换门庭以改善境遇,这次他做出了出李返牛的站队。他屡次陈情希冀令狐绹能够原谅自己,而绹不置一词,他只得跟随出京外任的卢弘正到徐州。卢弘正在徐州的幕府解散后,李商隐又是飘零无处,他再次上书祈求令狐绹让自己入朝,令狐绹这次念在昔日之情答应了,但鉴于李商隐上次背弃牛党投靠李党的背叛行为,令狐绹只安排了个太学博士的虚职给他以示抚慰。

分页: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故事精选

关于陈子昂为什么这么窝囊,乍看起来没什么理由。首先他家境好,万贯家财,其次科举顺,进士及第。按说不该哀叹人生困顿、怀才不遇了。而且他所处的时代,正是大唐王朝将近鼎盛时期,四夷臣服,也不用像后来陆游那样为了重整江山殚精竭虑。但他还是高兴不起来,这只能解释为个人气质使然了。陈子昂始终对现实不满,而能改变现实的人,他相信首选是自己,但是他这匹千里马、这块大金子没能受到应有的尊重,他直言诤谏,每忤权贵:给武则天献计献策,但不被重用,还跟朝廷显贵、武则天的亲戚结下了梁子。最后两度入狱、迫害致死。一句话,性格决定命运。

图片 2

堪称神童的李商隐在十六岁时就已经非常出名了,但是晚唐不比盛唐,不是谁诗才好谁就能在科举中脱颖而出的,李商隐就是最好的例子。唐大和三年,李商隐搬到洛阳居住,他的出众诗才很快就使得白居易、令狐楚等人对他刮目相看。

图片 3

宦海生涯,官场浮沉,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圈子,需要你去选择是站队还是做人。站队的依据很大程度上是圈子实力的强弱,而实力是可以改变的,所以站队的结果是不确定的,一时风光的背后可能就是终生的蹉跎。那么,什么是确定的呢?那就是做人,对每个圈子都不偏不倚正面对待,知恩图报而不是见利忘义,这样的做人原则或许不能让你骤然超擢,但足以让你在“风不定”的官场中做到“人初静”。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溪生,又号樊南生,他五岁就能吟诵经书,七岁便可写出一手好字,可惜未满十岁的时候他的父亲便去世了,由于他是家中长子,便承担起了“光耀门楣”的重任。无奈,李商隐家里并不富有,他跟着母亲过着清贫的生活,在他的诗中,还写了他少时曾替人抄书挣钱,补贴家用呢!

六、陈子昂[唐代]——“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进士之后,李商隐先任秘书省校书郎,又外任弘农县尉。两年后参加了科举中能快速升迁的制举,中书判拔萃科,这次中举与他在令狐楚指导下打下的公文奏章起草功底密不可分,因为书判拔萃科重点测试的就是应举者的公文奏章水平。这样,无论是从自己的进士出身上,还是从牛党令狐父子对自己的知遇之恩方面,李商隐应该属于牛党。在牛李党争时,他即使不站在牛党这一边,也不能转投李党阵营,如此方合乎做人原则。但这时,诱惑出现了。

不得不说,李商隐能走得这么顺遂,令狐父子真的给予了他很多帮助,但是令狐楚去世以后,李商隐却给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当了幕僚,娶了王茂元之女为妻。众所皆知,令狐父子是“牛党”,而王茂元与李德裕交好,属于“李党”,李商隐的这般做法,在众人眼里无异于背叛恩师令狐楚以及故友令狐绹。很快他就付出了代价,那就是在参加授官考试的复试中被除名。

图片 4

李商隐与柳仲郢就生活在这个党争时代。柳仲郢年长李商隐20岁左右,两人出身相同,均是通过科举进士科起家;人生亦有交集,李商隐曾在柳仲郢手下有过差不多8年的任职经历。两人进入官场的时期,牛李党争正酣,李党上台,就把牛党全部赶出朝廷,庙堂为之一空。牛党卷土重来亦会将李党连根拔起。面对朝廷牛李两党的大格局,柳李二人有不同的思考和不同的选择,结果自然是迥然不同的两种人生。

图片 5 白居易那时已经处于晚年时期,见到年轻又优秀的李商隐,也喜欢的不行,他曾对李商隐说:“要是来生我能转世成你的儿子就好了!”白居易不知道,自己随意说的一句话竟然让李商隐当了真,李商隐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以后,他真的怀疑这是白居易老先生的转世,还郑重其事的给长子取名为“白老”,可惜白老天资愚钝,根本就不是读书的那块料,反倒是李商隐的次子衮师聪明过人,有了几分“白居易”的风采,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李商隐在45岁那一年死去。对于政坛来说,他的早逝无足轻重,但对于中国文学史来说,却意味着一颗巨星陨落。李商隐的悲剧并不在于他的天才薄命,而在于他那终其一生都进退维谷、左右为难的人生困境。

十、黄景仁[清朝]——“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

图片 6

图片 7

说到窝囊的人,自然少不了阮籍。他醉饮终日,穷途痛哭,种种的不拘礼法、放浪形骸,都可看做他内心苦闷的外化。

李商隐少年时期师事朝廷重臣令狐楚,并和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綯有着近似同窗手足般的友谊。李商隐才情纵横,少年得志。虽说他也有过考进士而名落孙山的经历,但在令狐氏的举荐下,他在25岁的年纪如愿金榜题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