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对媒体的历史变迁以及它与文学和文学批评的关系的研究新葡萄京手机版:,越来越离开文本

 文学背景     |      2020-05-01 18:38

  文汇读书周报讯 日前,“复旦大学第三届文学评点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上海举行,美国斯坦福大学王靖宇教授、韩国高丽大学崔溶澈教授和全南大学李腾渊教授、中国台湾高雄师范大学林雅玲教授等研究文学评点的国际著名学者参加了会议。

网络文学能否入史,网络文学批评是否值得写史,笔者曾给予肯定性地行文陈说,而怎样建构网络文学批评史则是不得不回答的新话题。我们知道,网络文学批评史是网络文学的一部分,是网络文学批评实践的史实与史证的梳理与记录,也是网络文学诞生以后,对这一文学的历史、传媒的历史与社会的历史相交织的主体诠释。这种诠释可以有多种方式,如可以是作家作品评价的梳理,可以是对批评时序事件的研判,也可以是文学观念、理论嬗变的辨析,抑或像孙康宜、宇文所安所著的《剑桥中国文学史》那样,以一种现代性的观念去诠释文学发展的历史现象。美国的文论家韦勒克和沃伦在《文学理论》一书中曾质疑:写一部文学史,即写一部既是文学的又是历史的书,有可能吗?大多数注明文学史的著作,要么是社会史,要么是文学作品中所阐述的思想史,要么只是写下对那些文学作品的印象与评价。他们提出,文学史必须依托文学批评的成果,认为“主张文学史家不必懂文学批评和文学理论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文学史家必须是个批评家,纵使他只想研究历史”。与此同时又认为,“文学史对于文学批评也是极其重要的,因为文学批评必须超越单凭个人好恶的最主观的判断。一个批评家倘若满足于无视所有文学史上的关系,便会常常发生判断的错误。”那么,作为一种新兴文学形态的批评行为与成果录载的网络文学批评史,该选择什么样的思考维度来历史地把握尚属短暂的网络批评历程,又该如何设定它的框架结构和观念脉络呢?这里试从历时性的角度阐述网络文学批评的历史呈现,亦即从一个纵向的视角描述和清理网络文学批评的发展现状,检视其发展历程,选择性地阐明几个关键节点,以找到网络文学批评史的持论维度。

新葡萄京手机版 1

摘要: 网络文学是在新型媒体互联网上发表的文学作品,与传统纸质文学比较,历史短,发表作品门槛低,写作者水平参差不齐,量确实极大,影响也不小,我们的文学批评不能将网络文学排斥在外,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文学批评有 ...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黄霖教授指出,评点这种传统文学批评样式虽然曾一度寂寞,而今却越来越受到学界的重视。黄霖曾经将包括评点在内的古代文学批评的特点概括成“即目散评”四个字:“评点的长处,就在于凭着切身的感受、真实的体味,用自己的心贴近著作者的心去作出鉴赏批评,而不是悬空的理论,或者是搬用别人的所谓理论来硬套。现在西方的有些理论,越来越离开文本,弄得玄乎,甚至为了理论而理论。而戴着某种理论的眼镜,将文本作为没有生命的标本放在手术台上,去作冷漠的解剖,这样的批评往往会给人以一种‘隔’的感觉。可惜的是,我们现在的文学批评大都是这样的批评。而评点就与此相反,能呈现出一种‘不隔’的特点。这种‘不隔’的特点,往往能达到两个层次上的心灵融合:第一个层次是评者与作者的心灵融合,第二个层次是读者与批者、作者的心灵融合。评点就是沟通读者与作者之间的一座桥梁,是一种鲜活的而不是僵硬的、冷漠的文学批评,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份宝贵的遗产。我们应该珍视它的价值,研究它的特点,总结它的经验。”

1.网络批评的传媒语境

新闻中心讯 3月13日上午,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五卷本《王运熙文集》的首发式暨王运熙先生学术贡献研讨会在复旦大学隆重举行。全国各地60余名学者出席了首发式,并就王先生的学术贡献进行了深入研讨。

网络文学是在新型媒体互联网上发表的文学作品,与传统纸质文学比较,历史短,发表作品门槛低,写作者水平参差不齐,量确实极大,影响也不小,我们的文学批评不能将网络文学排斥在外,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文学批评有效性与否,针对网络文学的批评是很好的检验和证明。

古代文学传播学改革分析

文学传播学的创建与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改革是目的和手段的关系,曹萌教授就是运用这组关系实现了他多年的学术理想。从2002年发表《略论中国古代文学的传播方式》到2006年出版《中国古代戏剧的传播与影响》、《中国古代经典小说传播研究》和四卷本《中国古代文学传播资料汇编》,可以明确地见出,曹萌的文学传播学的创建与中国古代文学传播研究工作正由启动嬗变为巩固和发展。这是一个以开拓新学术领域为目标,以特定研究方向为突破点的学术上的荜路蓝缕。文学传播学是将传播学知识方法和理论体系与文学研究加以学术嫁接而产生的新学科,属于综合性、跨学科的交叉学科。从理论上说,文学传播学的研究对象应包括两方面:一是文学作为传播内容而被传播的过程与现象,以及其中所蕴涵的理论与规律;另方面是文学作为特定社会信息的传播媒介或传播手段而实现传播的行为或现象,以及其中所蕴涵的理论与规律。

这两方面的研究对象可以概括为传播的文学与文学的传播。从传播学的外延上说,文学传播学则是依照以传播内容划分出的特定传播种类,它是立足传播学立场,运用传播学理论和方法体系对文学传播这一传播内容种类进行考察、描述、说明、归纳和揭示等研究的学科,是传播学学科的分支领域。作为新的学术领域,文学传播学的开创应该是一个比较庞大的学术工程,因为文学本身包含着非常复杂的内容和多层面的构成:仅就文学自身而言,从国别上看,有中国文学、外国文学;从时间上分有古代文学和现代、当代文学;从表达方式上说有口头文学和文本文学;就文学题材说,则有诗歌、散文、戏剧和小说。面对这样复杂的研究对象和范围,文学传播学的创建工作应该先从哪一方面和角度入手,要有一个科学的选择。正是基于这一思想和认识,曹萌选择了中国古代文学传播研究作为其文学传播学建设的奠基和突破点。

在中国文学和世界文学范围内,中国古代文学都堪称典型和范例,因此,在文学传播学尚为空白领域的学术背景上,进行中国古代文学传播研究,实具重大意义:既在国内外传播学界开拓出文学传播学这一独特学术领域,又为建设文学传播学学科奠定了基础。同时,还可以通过中国古代文学传播的具体研究成果,检验和完善一般传播学理论与方法,为探讨人类传播的方式、类型及规律提供更多的途径,从而丰富传播学理论方法体系,拓宽传播学领域。此外,从传播学立场出发,运用传播学理论和方法研究中国古代文学的现象、思想和发展过程,揭示古代文学传播对中国社会发展的极大作用,以及立足传播学立场重估中国古代文学的文化价值,还能刷新当代人的“古代文学”观念,为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创新提供参考和借鉴,进而为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国古代历史研究提供新途径和新范式。中国古代文学传播研究是从传播学立场出发,以传播学理论体系和研究方法为指导,结合文学史、文献学、社会学、美学等学科理论与方法,对中国古代文学的传播主体、传播目的、传播方式、传播思想、传播类型,以及影响中国古代文学传播的重要因素进行描述和说明。二是开拓与创新。文学传播是经过学术嫁接产生的新学科。对于传统的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而言,带有突出的开拓与创新性。如上所说,中国古代文学传播研究是以传播学的立场和视角对文学进行描述和说明,其主要研究对象是文学作为被传播的信息的传播过程和非文学的信息以文学作为传播方式而被传播。这样的研究方式和研究对象使它超越了既往的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因此,就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而言它又是开拓与创新。

在上述理论思考和学术战略鼓励下,曹萌首先从中国古代文学传播研究入手,展开文学传播学学科的创建,因此,汇编中国古代文学传播资料就成为这一学科开拓工作的先导性着作。在曹萌的主导下,他的研究生们利用传播学的知识方法和理论系统,将中国古代文学传播过程和现象,划分为传播行为、传播方式、传播目的、传播组织与制度、传播类型、传播思想、传播媒介、辅助文学传播的重要因素等类项,然后以这些类项为基本标准,在各类古代文献资料中进行甄别、发掘、钩稽,而后按时间排序加以编纂,就有了以中国古代社会历史朝代为断代的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文学传播资料汇编,再对所汇编的资料加以特定的评点,便形成了一套四卷本《中国古代文学传播资料汇编与评点》,该书于2006年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继之,曹萌出版了他的文学传播学领域的第一本学术专着《中国古典小说名着传播研究》。该着作选取中国古代几部代表性小说名着进行传播学角度的描述和分析,依据传播学的基本理论和方法对这些已经在古代文学研究中受过反复学术煎炒的作品,实施传播与影响的研究,从而将《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儒林外史》、《聊斋志异》等作品的传播方式、传播特征和扩散范围,以及传播类型给予提炼和概括,成就了一部文学传播学领域的开山之作。

为此,北京大学龙协涛教授在给该书作序时称:曹萌教授撰写的这本文学传播学方面的书稿,就是传播学这棵大树同其他树种嫁接的一个成熟果实。文学传播学是一门新兴的学科,读者会看到,在有关这门学科的以后的汗牛充栋的研究成果的链条上,在许许多多有志于此的学者一棒接一棒向目标冲击征途中,曹萌教授这一棒的价值和他这本书的筚路蓝缕的作用。时隔不久,曹萌的另一部文学传播学着作面世,这就是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古代戏剧的传播与影响》。从学术思想发展的角度看,该着是曹萌创建文学传播学的继续和深化。中国古代戏剧是中国古代文学的一个相对独立的体裁,因此文学传播的特征和规律,也突出而鲜明地体现于戏剧作品和戏剧发展中。用作者的话说就是,必须在动态的传播研究中,才可见出中国古代戏剧发展的客观轨迹。中国古代戏剧的传播与影响,包括剧作者、剧本、演员、导演、观众,以及剧本的基本模式与相应的艺术形式等因素,同时还受其外部的政治、经济、哲学、教育、宗教、其他艺术、文化娱乐需求、各种社会文化体系等条件的制约。此外,像当代戏剧一样,中国古代戏剧也是一种群体性的艺术活动,是既具有时间艺术特性又具有空间艺术特性的综合性艺术,再加上戏剧活动本身具有社会性,所以中国古代戏剧的传播与影响乃是一种极为复杂的多层面的文化现象。

研究对象本身的复杂内涵和外在表现,很大程度地决定了作者对其实行文化批评和传播学角度的考察,必须有多层面、多角度的设计与构思,即根据其作为复杂情况和背景作不同层次、不同角度上的研究推进。其中,传播学角度的研究和考察则是最能够科学、客观地揭示中国古代戏剧发展的根本性规律的途径。所以该书序作者朱一玄教授说:从研究的布局和撰着的内容看,这是一本与当代戏剧文化发展有密切联系,甚至是一本直接关系戏剧发展与建设的研究性着作。据曹萌向我介绍,他写这本书的目的是从大文化背景的角度对中国古代戏剧及其传播进行比较全面的考察和论析,以便发现其中与文化、文学发展与文学传播有关的规律,以及与传播学有关的理论因素,在学界业已形成传统和模式的戏剧研究背景上,力图给现代人们认识中国古代戏剧、戏剧传播,以及与戏剧有关的文化现象提供一个新的角度和新的研究参考与示范,同时也与他前次出版的《中国古典小说名着传播研究》等构成特定的研究系列。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作为学科或研究领域,历时已相当久远,甚至西汉时代的诗学和东汉昌盛的经学都不是它的起点。这样的学科委实需要加入一些翻新甚至革命的学术因素,以激活其中某些衰老的、疲惫的学术传统或状态。因此从传播学立场出发,用传播学理论和方法体系研究中国古代文学的发展和特定的体裁,以及文学思想、文学现象,是可以为中国古代的文学、文学思想、文学批评研究提供新途径和新范式,更重要的是对已经形成传统研究模式的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理论体系和方法体系,实行一定的革新或革命。

阅读次数:人次

  据悉,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组织力量,学术攻关,多年来从原始文献的汇集整理入手,从事汇评工作,即将推出大型的《中国古代文学经典汇评丛刊》。(朱自奋)

如果说一部文学史就是一部媒介的变迁史,同样,文学批评的发展史也与媒介的变迁息息相关。网络文学批评的历史更是这样,它的出现和它的每一点史实和史绩,无不是网络媒介和数字化技术传媒语境的文学结果,无不是新媒体的文学增加值和文化副产品。如研究者所言:“‘网络’,就它与文学和文学批评的关系而言,究竟充当着一种什么样的角色,或者具有什么样的本质特点呢?这些问题,在我们研究网络文学及其文学批评的时候,是不能不首先加以弄清的。而弄清这样的问题,最好的方法仍然是历史的比较的方法,通过对媒体的历史变迁以及它与文学和文学批评的关系的研究,就能使我们更加弄清‘媒体’或者说‘载体’对文学及其批评的重大意义,进而明白‘网络’对今天的文学和文学批评而言,究竟担当着何种重要的使命。”

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副校长林尚立在讲话中高度评价了王先生的学术成就与他为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学科建设所作出的重要贡献,号召大家学习王先生的治学精神与高尚品格。上海市社联主席秦绍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燕爽,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党委书记、《文学遗产》主编、中华文学史料学学会会长刘跃进分别到会致辞,表示祝贺。

广义网络文学批评应该指一切针对网络文学现象、网络文学文本的批评,除了传统文学批评的视角及其理论方法,还包括多元文化视角下用新媒体及其传播形式所进行的文学批评,网络文学的“在线批评”就是其中的一类。我们提倡的网络文学“在线批评”,不仅要“在线”,及时,还必须具备专业水平。它一方面是针对网络文学文本及其相关现象的批评;一方面要求“在线”书写和发表。加强和提高文学批评有效性也包括对网络文学批评有效性的重视和提高,因而网络文学的“在线批评”应该成为其中的应有之义。

确实,媒体的历史变迁对文学及其批评的重大意义已经在文学批评史上得到了充分验证,如“书于竹帛,镂于金石”时代的“兴观群怨”“诗言志、歌永言”,活字印刷时代的《沧浪诗话》《童心说》《原诗》《人间词话》,还有金圣叹评点《水浒传》、张竹坡评点《金瓶梅》、毛宗岗评点《三国演义》、脂砚斋评点《红楼梦》等等,以及“激光照排”印刷时代不断被“批评”热炒的文学作品和文学事件,以至于中外文学批评史、文艺批评学等已经成为大学教育的重要学科和研修课程。但是,相对于电子媒体和网络化的“软载体”传播时代,“硬载体”承载和传播的文学批评还是单向度的、“窄口”的和迟缓的,因为只有“到了现代电子媒体阶段,所谓‘批评’,已经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们的阅读观看甚至我们的趣味,批评已经渗透到了我们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之中。但是,只有网络,这一种全新的神话般的媒体,才真正使媒体进入到一个几乎绝对自由的阶段,从而也导致文——尤其是文学批评,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自由新阶段”。如美国学者丹尼尔•贝尔所说,科学技术会带来“美学感觉”的变化,即技术形成了一种新的空间感和时间感。网络技术一方面直接介入网络文学,成为它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又全面更新媒介载体,造成文学创作方式、传播方式、评价方式的改变,通过改变人与文学的关系,改变着人与世界的审美关系。于是,要从媒介变化的维度考辨网络文学批评方式的演进,需要阐明的基本问题应该有三:一是网络文学与互联网批评的诞生,包括自媒体文学批评的缘起与表现形态。二是网络文学批评对传统批评而言有哪些变化与推……三是阐明网络文学批评对批评理论建设的意义与贡献。从这里我们需要阐明的问题是:数字化新媒体作为文学批评的平台和渠道,如何承载了文学批评的历史使命,又怎样改写了文学批评的惯例、规则与方式。

新葡萄京手机版 2

网络文学批评现状可以说是热闹与沉寂并存。对网络文学批评的论文不少,也可见以网络文学为研究对象的相关专著。《关于“网络文学”研究论文情况一览》(见中国专业学术期刊网)收录2003-2009年的论文共553篇,其中在权威、核心期刊上发表的有79篇,占总量的14%;针对网络文学文本的批评有24篇,只占总量的4%。欧阳友权主编的“网络文学教授论丛”(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共五本,是国内第一套专题研究网络文学的学术丛书,有《网络文学本体论》,《网络文学批评论》,《网络叙事学》,《网络文学禅意论》,《网络文学的民间视野》。谭德晶的《网络文学批评的主体批评论》从多维视野下研究网络文学批评:媒体的、多元文化的;批评主体的;批评美学特征的和批评文本的。其中也谈到“在线性”对批评形式的影响等问题。

2.网络批评主体辨析

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陈引驰、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长高克勤分别代表主办单位致谢。原国务院古籍出版规划小组副组长兼秘书长、原唐代文学会会长傅璇琮,国家图书馆党委书记、中国《文心雕龙》学会会长詹福瑞等为《王运熙文集》当天的活动发来贺信。主办方上海市古典文学会会长黄霖主持讨论王先生的学术贡献。

由对网络文学批评论文和专著的抽样分析,可以作出初步结论:目前的网络文学批评,理论层面、一般性成果方面比较热闹;文本批评、高层次成果方面则比较沉寂。如果以“在线”为检索对象,发现普通跟帖多,即兴、感性的只言片语批评多,以“在线”方式对原创在线作品的专业性批评,即艺术感、理论感、历史感结合的文学批评则少之又少。也就是说,网络文学批评里热闹的一方是一般性的论文,是只言片语的跟帖,有深度的文本批评、高质量的批评成果方面是不热闹的,甚至是沉寂的。

较之过去,网络时代的文学批评主体悄然发生了许多变化,批评者的身份主要由三股力量构成:一是关注网络文学的传统批评家,特别是那些关注文学发展、回应现实问题的批评家,他们以学院派的身份或职业批评家的眼光看待新兴的网络文学,及时调整思维聚焦,敏锐地面对新媒体中的文学发声,构成学理化批评最具实力的一派;另一股力量是面向市场的媒体批评者,它们主要由记者、编辑、作家和关注网络媒体的文化学人构成。这类批评者善于从媒体传播的角度,在网络文学中发现具有新闻价值的文学现象,找到一个切入点进行导向性文化点评,或者用“新闻鼻”将其纳入某个“议程设置”进行热炒,以形成广泛的文化关注。还有一类是文学网民的在线批评,批评主体是关注并阅读网络作品的态度型网民、跟风追读型粉丝、论坛灌水型刷屏者、创作与评论的交互型聊友、匿名上网的评论型鉴赏者,以及作为幕后推手的商业型“马甲”“水军”等等。这三类批评主体各有短长又彼此分野,形成网络批评的多维与互补。其中,第一类批评者来自学术研究阵营,他们大多受过良好的专业学术训练,或是有着较为丰富的学术经历和研究成果,从批评的学术含量上看,他们当属网络文学批评的主力军。但由于现有学术体制的束缚和“学院思维”惯性与表意方式的限制,面对网络文学的发声时,他们不仅习惯于套用传统的理论批评模式来解读网络文学,并且往往是理论多于评论,学理建构多于文本批评,热衷于发掘问题的逻辑原点,构建理论体系,解释对象本质,力图找出某一现象背后的普遍规律,而对于具体作家作品或网络文学现象的所长缩短、好坏优劣关注不多,或不予置评,或感觉迟钝,与实际的网络创作总归“隔”着一层,其成果免不了会透出“不被学界看好、也不为网络界在意”的尴尬。传媒批评多为媒体人面对网络文学的“事件性”报道或点评式发言,关注的多是新闻性卖点。这一派批评者往往能借助大众传播的力量,在当下文化视域中形成话语主导权,并以读者广泛的覆盖面和媒体的公信力对一些网络文学现象进行文化命名,引导社会舆论,对趋向性和典范性的热点现象给予主流话语的价值判断,或规制以引导性的文化警示。传媒批评拥有直面现实问题的敏感与责任,能够用指向明确的具象化评判切中实际,针砭时弊,以“临场”性话语对网络文学发展中的问题对症下药,形成一定的舆论影响力。但传媒批评如果仅是“传媒人”的批评或专注于“媒介”的批评,难免会有急功近利之虞或蜻蜓点水之弊,难有“望表而知里,扪毛而辨骨”之效。将学院派批评的长处变成自己的短处,更由于文化资本的掣肘和媒体炒作的便捷所产生的负面作用,可能让这类批评失准失当,难以“平理若衡,照辞如镜”,甚至让网络文学走偏路向,产生误导。最能体现网络批评特色的是文学网民的在线式互动批评,既包括网民读者与网文作者的互动,也包括网民读者之间的互动,这在BBS论坛、网络贴吧中体现得最为鲜明。网络是一个开放式媒体,既是一个“推”媒体,也是一个“拉”媒体,还可以是“推拉并举”式媒体。在这里,人人都能评论、个个都有专栏,并且趣味优先、猎奇为快、个性至上,评说者可以信口“吐槽”,不注重形式,不讲究方法,不顾及情面,不在意语言表达上的修辞与炼意,即兴式批评、娱乐式批评、感悟式批评、颠覆式批评,乃至冒犯式批评都时有所见。比如,有网友用三句话概括痞子蔡的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王运熙先生1947年自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留校从事中国古典文学教学与科研工作半个多世纪,曾任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十六年,并兼任中国唐代文学会、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中国《文心雕龙》学会、中国李白学会及上海市古典文学学会等学术团体的领导工作。早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即以汉魏六朝乐府诗研究受到学界的高度重视,其成果成为该领域的经典性著作。后来的研究以汉魏六朝唐代文学、中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为重点,创获甚多,在海内外学界享有崇高声誉,堪称学界泰斗。他为我国的古代文学学科、特别是中国文学批评史学科的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于2008年获得了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贡献奖。本次文集的出版亦获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资助。

文学批评的有效性与对文学文本深度、及时的批评关系密切,这几乎是一个常识。为何评家忽视了这个常识?以在大专院校里从事文学理论批评的老师为例,其缘由大致可分为不愿和不敢两个方面。所谓不愿,是指不愿意从事专门的网络文学批评,更不愿意用“在线”方式进行网络文学批评。据马季统计有70%网络写手不以文学追求为目的,网络文学批评的难处首先表现在这里:要甄别批评对象,哪些是文学的,哪些是非文学的。甄别量太大,许多人没有时间做甄别工作。另外,剩下的30%的网络文学文本,其平均文学水平也参差不齐,网络文学门槛低决定了及时、在线的网络文学整体水平与纸质刊物文学水平还存在差距,况且网络文学的新元素不一定能用我们已有的文学批评理论去阐释,所有这些都减弱或阻止了评家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