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的出生地是,鸡犬识新丰

 文学背景     |      2020-02-14 00:48

  新丰酒的名贵、畅销,一直延续到宋金元明。金代刁白《渭水》诗有“行人迷古道,老马识新丰……愁来成独酌,醉袖障西风”句。南宋陆游《入蜀记》说:“长安新丰出名酒。”元代宋远《意难忘》下阙:“年易老,世无穷,春事苦匆匆。更与难,题诗药市,沽酒新丰。”明代徐熥《酒店逢李大》记叙了诗人其时新丰街市举杯话别的深情:“偶向新丰市里过,故人尊酒共悲歌。十年别泪知多少,不道相逢泪更多。”姚雪垠创作长篇小说《李自成》,描写明末人们爱喝新丰酒,并非向壁虚构。直至清代,新丰酒仍孚众望,“居民市肆颇盛”。(清《临潼县志》)

图片 1

汉高祖刘邦即位后,在长安城东郊郦邑,今西安市临潼区内,依照老家模样,为父亲刘煓克隆兴建了一个村子8.8.8.8.4.4.0.0.c.o.m。刘邦的出生地是“沛丰邑中阳里”,今天徐州丰县境内。公元前197年,高祖十年甲辰七月,“太上皇崩栎阳宫”,刘邦颁诏,“更名郦邑曰新丰”。

  由历史地理放大说,沛丰均为汉高祖刘邦故里;由祖居地、生长地与亲情说,丰邑是其故里;由政治情感与地缘亲情的喜爱说,沛邑受其宠爱信任。如今,江苏省沛、丰两县争“刘邦故里”,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刘姓之间争得恶语相伤,有碍汉刘和睦,已为出于政绩、功利的地方官吏“当枪使”,丧失了历史常识与理智。

图片 2

图片 3

  “长安新丰出名酒”

刘邦给这么重要的地方移民,心里觉得最可靠的,估计还是老家的父老乡亲,而且又能让父亲见见老伙计们,岂不美哉?

  我的一位新丰小乡亲为明郎中赵统的后裔,他发给我的帖子中有这么一段:

为啥大家都重视这个地方,我们不妨来看看地图。

  《汉书·地理志》载:“新丰,骊山在南,秦曰郦邑。高祖七年置。”由班固记载可知,汉于公元前200年建置新丰,与“长安长乐宫成,丞相(萧何)以下徙治长安”同一时期。就是说,建设新丰宫工程,比易名要早三年。

《史记》还记载了一件跟这里有关的事儿,秦始皇三十五年,“徙三万家丽邑”。看来,往丽邑或者后来的新丰移民的事儿,秦始皇也干过。

  前述汉新丰宫鼎上部一边阴刻铭文:“新丰宫容一斗三升十斤五两。”铭文竖行五排。该铭文后,又有竖行阴文:“新丰宫一斗三升九斤二两。”器身上部另一边刻阴文“夕里癸”三字。由此可知汉初量器单位和新丰市场经济之一斑。此外,20世纪50—70年代新丰发拙出土了大量古代货币,也揭示了新丰商业交换的频繁与昌盛。

皇帝一声令下,大伙都干疯了,去沛郡画图纸的画图纸,扒房子的扒房子,干的热火朝天,很快,一个全新的丰邑在骊邑的废墟上建了起来,取名:新丰。

  自秦汉迄隋唐,新丰始终是长安以东的交通枢纽、经济门户。“宝马骤绝景,锦衣入新丰”。官员东来进京晋见皇帝,整容理装,“远含鸡舌(丁香)过新丰”。平素,“花风满秦道”、,“新丰市里行人度”,市场贸易也甚为兴旺。即使今天,新丰仍是东西南北铁路的二级编组车站和高等级公路的交汇点。

正如另一位答友所说,《西京杂记》记载,西汉建立后,太上皇想念家乡的生活,闷闷不乐。所以刘邦专门搞了一个大型搬迁工作,把老家丰邑整个搬到了关中,据说连挪过来的鸡犬都认识以前的窝,太上皇在里面也过得很快乐。

  在刘家寨遗址西北方,沙河村南、西安—潼关公路以北,东临鱼池水,西界自然冲积沟的遗址,面积达150万平方米。发现残高2米的城墙长40米暴露于地面,城墙底宽8米,每穷层厚20厘米。沙河遗址除有与刘家寨遗址相同的砖瓦残件面世外,还发现面径长13厘米的半圆形瓦当二件,一刻‘手’字,一刻‘宫x’二字,亦为秦篆书体。其地出土之汉代建筑材料较刘家寨数量更多。

我们知道,在刘邦刚夺得天下,满地苍夷,百废待兴,与其花费巨大代价建一座新城,何不将老太爷送回老家沛县养老,只须派人保护即可。再者说,即使新城筑好,又不是在皇宫大院内,还是需要派人保护的。所以说,刘邦建造新丰城,不全是为了老太爷开心,还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汉代新丰的文化水准也是颇高的。《西记杂记》所说“故新丰多无赖,无衣冠子弟故也”,并不准确。文化属于反映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繁华的经济生活,势必提携、刺激文化业的发展。朝野震动的为王昭君画像事件中的画家,“画工有杜陵毛延寿,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陈敞,新丰刘白、龚宽,并工为牛马飞鸟众势,人形好丑不逮延寿。下村阳望亦善画,尤善布色。樊育亦善布色”。(《西京杂记》)当时最富盛名的六名画家,新丰占其二。没有整体的高素质、高水准文化背景,是不可想象的。

刘太公也成了我国第一个活着的时候就被追封为太上皇的人(第一个太上皇是始皇帝嬴政追封的父亲,当时已经作古)。

  “太上皇徙长安,居深宫,凄怆不乐。高祖窃因左右问其故,以平生所好,酤酒、卖饼、斗鸡、蹴踘,以此为欢。今皆无此,故以不乐。高祖乃作新丰,移诸故人实之,太上皇乃悦。故新丰多无赖,无衣冠子弟故也。高祖少时,常祭枌榆之社,及移新丰,亦还立焉。高帝既作新丰,并移旧社,衢巷栋宇,物色惟旧。士女老幼,相携路首,各知其室。放犬羊鸡鸭于通涂,亦竟识其家,其匠人胡宽所营也。移者皆悦其似而德之,故竞加赏赠,月余,致累百金。”

图片 4

  如果说东汉应劭关于将郦邑“改筑城寺街里以象丰”的说法还比较抽象的话,《西京杂记》的记载则要具体、形象得多:

所以,哪来的刘邦讨好他爹的说法呢?

  1979年5月22日,我写了一篇文史小品《新丰与新丰酒》,后来刊登于《西安晚报》副刊,惹得陕西省轻工业厅与临潼县的朋友频频打问新丰酒的来龙去脉。

不得不佩服当时的工匠,这还原程度,把动物们都骗了。

  汉御刘村正当南北通忂大道,道西有15人合搂的汉皂角树一棵,主干已空,空穴可藏10个孩童捉迷藏,树荫可遮三、四亩地。每年皂角累累,全村家家户户洗衣、沐浴也用不了。盛夏为天然的乘凉场所,也是南来北往旅人歇脚和货郎、卖菜卖瓜果的小市场。我自幼就在汉皀角树下与小伙伴捉迷藏、打雀儿、跳房戏嬉。我的爷爷和父亲当年都向我说过,这棵皂角树,打老先人由江苏省丰县随汉高祖迁来新丰,就生长在那儿。可惜,20世纪60年代拓宽新丰至阎良的路,竟让愚蠢无知的地方官员下令将这棵堪称中国皂角树王的古树名木连根掘掉。

至于《西京杂记》里的记载,或许是后世捕风捉影、穿凿附会而形成的一种颇具戏剧性的说法。

  其三、移建枌榆之社。

为何要这么重视这块地方?真的只是出于关爱老父亲吗?

  新丰民谣道:“新丰市,两头尖,汉御河,流中间。站在城楼看景致,高高鸿门在南边。”这城楼原古门洞在20世纪50年代砌了,住了鸿门小学的教师。其城并非汉代遗存,而是北周建筑。城门西向砖刻“古鸿门坂”四字,东向“三辅名邦”四字。如此珍贵的建筑物,躲过了清末、民国无数次兵燹战火,也躲了大跃进与文化大革命,却毁予20世纪80年,不知妨碍了哪路神仙、哪家官员的政绩!

图片 5

  水是酒的血。甘泉佳酿。我曾打新丰的汉御河、阴盘城河、鱼池、清泉沟等水源地踏勘过。乡亲们告诉我,汉御河、阴盘城河谷曾出土大量稻壳,沟内也支烧锅造酒传说,极可能是古新丰酒的原产地(原生态作坊)。“若作酒醴,尔惟曲蘖”“酒以多投为善,要在曲力相及”。河南商代后期古墓、汉中山王陵、湖南马王堆汉墓都出土过古酒,但量少味寡。汉新丰美酒的历史知名度与西安市北郊文景路出土西汉美酒若对接,将会给世人一个惊喜。

图片 6

  由汉新丰过汉御刘村,经蕞渡口过渭水,可直抵秦汉栎阳。新丰汉御刘村家家户户姓刘,往昔清明扫墓,经村北蕞渡,乘船过渭水,骑高脚牲口(骡、马)或坐硬轱辘大车,跑50里路,到“汉栎阳北原”(今阎良红荆原),给汉汉太上皇与灵昭后烧纸瞌头。

就是说刘邦夺得天下之后,将老父亲作为太上皇接到皇宫里养老,但太上皇深居皇宫,闷闷不乐。刘邦为了让太上皇开心,就在长安城附近仿照家乡沛郡丰邑的街巷布局,为太上皇刘太公重新建筑一座新城,称之为新丰。传说新丰城建造得与刘邦家乡丰县一模一样,丰县百姓迁至新居,连鸡犬都能找到各自的门户,此所谓"鸡犬识新丰"。

  “新丰自古多古迹。小时候,在农村平整土地,经常能发现文物。由于当时农民连吃饭都成问题,还有谁关心文物?平整出来的文物,大部分都给砸烂了。有少部分(被)拿回家放鸡蛋。小时候,听人说用这种罐放鸡蛋,夏天不瞎。我村里有一赵姓,在鸿门堡的城墙下边给猪割草,发现了十几件青铜器,用架子车拉了一车,卖到新丰(废品)收购站。最后换了一口袋小麦。现在听来都痛心呀!上小学的时候,经常在那里和同学拾铜箭头,比看谁寻的多。新丰街道的南边(有)一大冢,高度比唐奉天皇帝陵还要高大。(公社化)生产队的时候,在上边架有四个高音大喇叭。西边有一小河,前些年还在那里拾有一瓦当,篆书。拿到临潼博物馆让专家鉴定,上写‘长生无极’四字。当为汉代之物。可惜呀,不知汉代何人之冢。现在大冢已不知去向,全盖为民房。前几年,周日回家,一人转到今杜甫沟的原上,发现有一村民正在地里掏砖,拉回家盖鸽子窝。上前细看,大古砖上有四篆书‘左司空*’拿一块回家称,重近四十斤。楞角工整,气质具佳,咋看都漂亮。现在才明白这就是传说中的秦砖(村民称铅砖)。掏90元钱(买门票)进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观光,看那一号坑(地面)大都是小一点的秦砖,大型秦砖很少。真格感到,新丰到处有古人留下的足迹”

鸡犬识新丰这个典故是历史上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典故。原文出自晋葛洪《西京杂记》卷二:太上皇(刘邦之父)徙长安,居深宫,凄怆不乐。汉高祖(即刘邦)窃因左右问其故,以平生所好,皆屠贩少年,酤酒卖饼,斗鸡蹴鞠,以此为欢,今皆无此,故以不乐。高祖乃作新丰,移诸故人实之,太上皇乃悦。故新丰多无赖,无衣冠子弟也故也。高祖少时,常祭枌榆之社。及移新丰,亦还立焉。高祖既作新丰,并移旧社,衢巷栋宇,物色惟旧,士女老幼,相携路首,各知其室,放犬羊鸡鸭于通涂(途),亦竞其家。

  我本新丰翁,常说新丰事。醉翁不贪杯,且道新丰酒。

于是刘邦大笔一挥,发出指令,把秦国的故地骊邑全部推倒了,然后仿照老家沛郡丰邑的原貌1:1重建。

  《三辅旧事》、《西京杂记》等典籍所记载的为汉太上皇迁丰县“沽酒”者到新丰的信息,提供了新丰酒的文化与技术源头。梁元帝诗云:“试酌新丰酒,遥劝阳台人。”可见,新丰酒历两汉魏到南朝,行销于大河上下、长江南北。


  汉唐以来,新丰的土特产除石榴、火晶柿、温泉韭黄等,还有名酒如“金罍玉斝泛兰英”的兰英酒(据唐上官昭容《幸新丰温泉》)“软美甘如饴”的骊山白醪(据唐邞嵎《津阳门诗》)、黄酒、脍炙人口的新丰酒。

关注明离子,看更多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