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隋朝与高句丽的第一次战争,韩国人的自我催眠能力真强

 新葡萄京     |      2020-04-29 20:07

    史书虽对征高句丽一事起因记载不详,但观察秋毫,主要原因在于六七世纪的高句丽,已发展成为东亚一个强大的地区性王国,对中华的复兴构成了最直接最危险的威胁。六七世纪的高句丽对于隋唐,犹如前三世纪迦太基对于罗马,十七世纪满清对于明朝,二虎不可兼存,隋唐要想兴盛,必除高句丽不可。

图片 1

唐高宗李治继位后,更是将最后消灭高句丽提上了日程。公元666年,高句丽内乱,泉盖苏文死后,世子男生代为莫离支,但为二弟男建所逼,降唐。唐高宗借此机会,以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统帅诸军,分道合击高句丽。公元668年春夏,各路唐军推进至鸭绿江畔,高句丽各城守军或逃或降。唐军进至平壤城下,九月十二日,高句丽僧信诚打开城门,唐军冲进城中,俘男建,高句丽亡国。

这个神秘王国,隋唐之前一直占据着中国边陲史的重要部分。可自隋之后,中国中央政权几个英名垂史的皇帝连续进攻这个王国,历经四代,终于将这个王国最后消灭。征高句丽之战,历来被史家们咒骂为“不恤民力,劳师远征”,甚至被骂为“侵略行径”,是隋唐贵族对弱小国家赤裸裸的侵犯!更多人认为这是“毫无必要的征讨”。果真如此吗?

    二是征高句丽是不是象一些人描述的那样是欺软怕硬,欺负弱小国家?纵观六七世纪的东亚,象高句丽这样的“弱小”国家并不止一个,朝鲜半岛上还有新罗、百济,东北后有渤海,南有南诏,至于北方和西面诸国,就更多了。可为何隋唐的君主独独盯着高句丽不放,一定要将其置于死地?有人说,高丽和中国接壤,其实不然,新罗统一半岛后,唐朝并未对其采取什么大的军事行动,终唐之世,相安无事。

额外插一句,据《资治通鉴》记载,当时唐朝官员陈大德出使高句丽,他发现高句丽国中的汉人比例非常的高,几乎占到了高句丽全国人口的一半!这种管理能力,怎能让人不害怕?

贞观十七年,朝鲜半岛东南部的新罗,派遣使者到长安,状告位居半岛西南的邻居百济,非法攻占了它们四十余座城池,同时提醒唐太宗,称百济密谋与高句丽联手,企图断绝唐朝的海上通道。唐太宗李世民先礼后兵,他派人前往高句丽,劝说其停止侵略新罗的战事,结果,竟然遭到高句丽当权者的一口回绝。太宗震怒了,当下决定,发兵东征高句丽。

六月,隋炀帝亲至辽东城督诸军攻城,同时命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等九军共30.5万人,越过高句丽诸城,向鸭绿水挺进,与水军配合攻打平壤。高句丽大将乙支文德采取诱敌深入的计策,边打边退,引诱隋军,致隋军疲于奔命,宇文述见将士疲惫已极,且军中粮尽,平壤城又坚固难拔,遂被迫还师。

    2、读遍这些历史,总在想一个问题:在六七世纪的东亚政治格局上,相比中国来说,高句丽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小国,它却为何让隋唐的皇帝们如此牵肠挂肚,动员中华之物力,非欲除之而后快?难道隋唐的君主们真的只会欺软怕硬,专打弱小国家?按照很多人的描述,征高句丽只是君主们“私欲”膨胀的结果,是对弱小国家的欺侮,如果是这样,有几点是解释不清的:

隋灭南陈时,南陈的在册百姓只有50万。

正当隋文帝准备举兵征讨时,高句丽王玩了个两面派手法,勿忙上表谢罪,自称“辽东粪土臣元”,把自己骂得臭狗屎不如。文帝杨坚心一软,放了一马,没再追究。事实上,表面装怂的高句丽王,并没有停止入侵的脚步,四处联结反隋势力,拉拢西北部的突厥人,对我隋朝疆土馋涎欲滴。

高句丽得胜后,将数万中国士兵的尸体筑成“京观”,用恐怖的手段来威吓中国人。公元613、614年,隋炀帝又发动二次攻高句丽之战。皆以失败告终。隋炀帝狂征高句丽给国家带来了严重的后果,由于广征丁夫,糜费巨大,加上修运河等工程,严重耽误农事,造成大量壮丁死亡,以致出现“男丁不足,役使妇人”的可怕局面,各地纷纷揭竿而起。山东有一个自称“知世郎”的王薄,利用人民反战的情绪,作了一首《无向辽东浪死歌》,鼓动百姓起事造反,天下大乱。隋实际上间接亡于征高句丽之役。

    隋炀帝杨广继位后,更是念念不忘高句丽之患,一直在寻找借口讨伐高句丽。公元611年,隋炀帝以高丽不遵臣礼为由,下诏征讨高丽,命天下兵卒,不论远近,都到涿郡集中。次年正月,全国应征的士卒全部到达涿郡。全军共计113.38万人,号称200万,统由炀帝亲自指挥。各军首尾相接,鼓角相闻,旌旗相连长达千里,声势浩大,史称“近古出师之盛,未之有也”。三月,隋军进至辽水西岸展开。高句丽兵依辽水据守,数日后隋军浮桥接成,依次渡河,歼灭东岸的高句丽军万余人,乘胜进围辽东城,辽东城久攻不下。六月,隋炀帝亲至辽东城督诸军攻城,同时命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等九军共30.5万人,越过高句丽诸城,向鸭绿水挺进,与水军配合攻打平壤。高句丽大将乙支文德采取诱敌深入的计策,边打边退,引诱隋军,致隋军疲于奔命,宇文述见将士疲惫已极,且军中粮尽,平壤城又坚固难拔,遂被迫还师。高句丽军乘其后撤,从四面抄击隋军。宇文述等且战且退,至萨水被高句丽军半渡击之,诸军皆溃,退至辽东城时仅余2700人。右翊卫大将军来护儿率水军经海道入大同江,在距平壤60里处击败高句丽军,乘胜以精甲4万攻城,遇伏大败,还者不过数千人。炀帝第一次征高句丽以惨败告终,上百万人的生命葬送在辽河以东,高句丽得胜后,将数万中国士兵的尸体筑成“京观”,用恐怖的手段来威吓中国人。公元613、614年,隋炀帝又发动二次攻高句丽之战。皆以失败告终。

首先,隋唐时期对高句丽的征伐原因是多方面的,收回汉武帝之后的中国故土是很重要的因素。

唐初贞观末期,东突厥基本被消灭了,四夷威服,然而在李世民眼里,高句丽仍是一个心腹之患,随时危及大唐的国家安全。他决定要接替隋炀帝,狠狠地收拾一下高句丽,“为中国报子弟之仇”。

翻开隋唐史,征高句丽之战占据着整个国家政治生活的重要地位,自隋文帝开始,中国就将征讨高句丽做为国家的一项长远战略任务坚持不懈地执行。尽管多次面临失败,尽管可能导致国破家亡,可一代又一代的隋唐政治精英们始终没有放弃一个战略目标:征服高句丽。让我们先看看隋唐时代让全体中国人付出高昂代价的征高句丽之战吧!公元589年,隋文帝在灭陈统一全国后,就将征高句丽做为一项战略任务提了出来。

    隋炀帝狂征高句丽给国家带来了严重的后果,由于广征丁夫,糜费巨大,加上修运河等工程,严重耽误农事,造成大量壮丁死亡,以致出现“男丁不足,役使妇人”的可怕局面,各地纷纷揭竿而起。山东有一个自称“知世郎”的王薄,利用人民反战的情绪,作了一首《无向辽东浪死歌》,鼓动百姓起事造反,天下大乱。隋实际上间接亡于征高句丽之役。

据《通典》186载:“其后、余众不能自保,散投新罗,靺鞨。”无明确人数。

但不管怎样,隋对高句丽的几次讨伐,还是起到了作用。大大消弱了高句丽的国力,扼制了其猖狂滋事的势头,阻止了其觊觎中原王朝疆土的邪念。遗憾的是,很快——公元618年——好大喜功的隋炀帝自己,政权先行崩塌了。

隋炀帝杨广继位后,更是念念不忘高句丽之患,一直在寻找借口讨伐高句丽。公元611年,隋炀帝以高丽不遵臣礼为由,下诏征讨高丽,命天下兵卒,不论远近,都到涿郡集中。次年正月,全国应征的士卒全部到达涿郡。全军共计113.38万人,号称200万,统由炀帝亲自指挥。各军首尾相接,鼓角相闻,旌旗相连长达千里,声势浩大,史称“近古出师之盛,未之有也”。三月,隋军进至辽水西岸展开。高句丽兵依辽水据守,数日后隋军浮桥接成,依次渡河,歼灭东岸的高句丽军万余人,乘胜进围辽东城,辽东城久攻不下。

    让我们先看看隋唐时代让全体中国人付出高昂代价的征高句丽之战吧!公元589年,隋文帝在灭陈统一全国后,就将征高句丽做为一项战略任务提了出来,他在给高句丽的诏书中说:“王谓辽水之广,何如长江?高丽之人,多少陈国?朕若不存含育,责王前愆,命一将军,何待多力!”公元598年,高句丽王率骑兵万余进扰辽西,隋文帝即命汉王杨谅、上柱国王世积为行军元帅,周罗喉为水军总管,率大军30万,分水陆两路进攻高丽。汉王杨谅率陆路隋军出山海关,时逢雨季,道路泥泞,粮草供应不上,军中疫病流行,虽勉强进至辽水,已无力战斗;水路隋军由周罗喉率领,自东莱出海,直趋平壤城,在海上遇大风,船多沉没。于是水陆两路被迫退还,死者十之八九。

大家都知道中华民族最看重的不是民族的认同,而是文化的认同,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外部强大的政权在隋唐内乱之机大举进军中原,而民众对于这个政权有一种文化上的认同感,自然反抗之心就会大大降低,反而可能会帮助高句丽灭了隋唐政权,就像打内战一样,这和突厥人的入侵带有掠夺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对于隋唐当局是不允许的。
图片 2

图片 3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唐朝的天下是由太宗世民打下来的,作为一代明君,深知隋亡的原因。太宗继位后,接受隋灭的教训,行事处处小心谨慎,终生未犯 大错,天下出现少有的治平景象。贞观十九年,太宗以高句丽欺新罗为由,诏命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太子詹事、左卫率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率六军从洛阳出发,御驾亲征高句丽。唐军渡辽水,在初胜后,却在安市城碰到顽强阻击。由于守军殊死抵抗,使唐军至九月仍未攻克。时近深秋,草枯水冻,士马难以久留,唐太宗被迫班师,数万将士殒命沙场。

据《旧唐书·高丽传》的记载:“自是高丽旧户在安东者渐寡少,分投突厥及靺鞨。”

其实,北方高句丽的隐患,并未完全消除,这一点隋王朝君臣人人心知肚明。隋炀帝本打算再给高句丽点颜色看看,彻底让这个邻居老实安静下来。不巧的是,中原内乱加剧,国内矛盾爆发,他根本腾不出手来,教训高句丽的计划遂告流产。

图片 4

    3、上面三个疑问,归结到最终一个问题,高句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隋唐君主不倦征伐的根本原因到底在哪里?遗憾的是,大多数史书对于征伐的原因都是从表面上一带而过的,无非就是“不顺天命”、“不臣之礼”等等表面的冠冕之词,没有涉及征伐的深层次原因。但是唐太宗的一席话令人深思,贞观十九年,在出征前,太宗谓左右曰:“今天下大定,唯辽东未宾,后嗣因士马盛强,谋臣导以征讨,丧乱方始,朕故自取之,不遗后世忧也。”好一个“不遗后世忧也”!太宗这句话勘称经典,道出了征伐高句丽最根本原因。

图片 5

贞观十九年,唐太宗曾对左右大臣讲:“今天下大定,唯辽东未宾,后嗣因士马盛强,谋臣导以征讨,丧乱方始,朕故自取之,不遗后世忧也。”“不遗后世忧”,正是隋唐两朝相继征伐高句丽的根本原因所在。从某种程度上讲,没有制服高句丽的战争,就不会有后来的万邦归顺、大唐盛世。历史反复告诫我们,团结才是复兴的力量所在。

图片 6

    强盛隋唐时代的伟大君王,具备高强的洞察力和不懈的斗志。

至于说唐灭高句丽之后,唐朝对高句丽人的安置,主要有四个方向:

隋炀帝杨广接班以后,朝廷各部汇集了各路情报,确认高句丽王的狼子野心不死,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决定教训一下这个不安分的小邻居。公元612年,隋的百万大军从陆路和海上攻打高句丽,一路破城四五十余座,但自身损失也不小。第二年,隋炀帝率军亲征,却因负责粮草的将领杨玄感反叛作乱,导致此次征讨胎死腹中。第三年,杨广再次御驾亲征,这次比较顺利,给高句丽以沉重打击,令其元气大伤。高句丽王一时惊慌失措,连忙派遣使臣来请降谢罪,并交还了叛逃的隋将斛斯政。隋炀帝点头答应,率部班师回朝。

高句丽军乘其后撤,从四面抄击隋军。宇文述等且战且退,至萨水被高句丽军半渡击之,诸军皆溃,退至辽东城时仅余2700人。右翊卫大将军来护儿率水军经海道入大同江。在距平壤60里处击败高句丽军,乘胜以精甲4万攻城,遇伏大败,还者不过数千人。炀帝第一次征高句丽以惨败告终,上百万人的生命葬送在辽河以东。

    唐太宗并不因此次失败放弃征服高句丽的目标,他多次训命边关进扰高丽。太宗晚年,他命四等地伐木造船,以备征高句丽之用,结果山民暴乱,唐朝动用了数万大军,费了几个月才将暴乱镇压下去。

隋、唐两朝攻打高句丽的动机很简单:一是为了统一全国;二是高句丽的威胁很大,不得不消灭它。
图片 7

高句丽,亦作“高句骊”、“句丽”、“句骊”,又叫高氏高丽,是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七世纪,在我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存在的一个民族政权,与百济,新罗,合称朝鲜的三国时代。如上图。

只能说,隋炀帝太过于急躁了!

    三是征高句丽之役是不是象一些人所说的那样“毫无意义”,是完全多余的,中国最终也没有得到多少好处。不错,表面上看是得不偿失的。征灭高句丽让六七世纪的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无数年轻的生命葬送在沙场,间接死亡的人就更多。灭高句丽后不过十余年,唐军又不得不从朝鲜半岛撤军,领土多让于新罗。征高句丽的实际效果表面上是看不出的。

首先,高句丽地跨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北部,从东汉起就是中国的传统藩属国,而且受中原文化影响很深。这么一个藩属国,若是它不服从你,你都不好意思叫中央政权。

太宗意欲一举拿下高句丽,再度集结,开始围攻安市城,未果。加之时近深秋,草枯水冻,士马难以久留,唐太宗被迫于九月十八日班师还朝,没有达到征占高丽的预期目的。

汉王杨谅率陆路隋军出山海关,时逢雨季,道路泥泞,粮草供应不上,军中疫病流行,虽勉强进至辽水,已无力战斗。水路隋军由周罗喉率领,自东莱出海,直趋平壤城,在海上遇大风,船多沉没。于是水陆两路被迫退还,死者十之八九。

    1、稍懂中国史的人都知道,在公元七世纪以前,中国东北的辽河以东和朝鲜北部,存在着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制王国──高句丽。这个神秘王国,隋唐之前一直占据着中国边陲史的重要部分。可自隋之后,中国中央政权几个英名垂史的皇帝连续进攻这个王国,历经四代,终于将这个王国最后消灭。征高句丽之战,历来被史家们咒骂为“不恤民力,劳师远征”,甚至被骂为“侵略行径”,是隋唐贵族对弱小国家赤裸裸的侵犯 !更多人认为这是“毫无必要的征讨”。果真如此吗?

说了这么多,似乎是题外话。

公元589年,隋朝消灭了南陈,统一了四分五裂的中国。周边国家尊之为宗主国。然而,高句丽对隋王朝采取的是阳奉阴违策略,表面顺从,暗中较劲。更为严重的是,公元598年,高句丽竟然对我东北大片土地,有了攫取的野心,不宣而战地进攻辽西地区。这是隋朝与高句丽的第一次战争。

他在给高句丽的诏书中说:“王谓辽水之广,何如长江?高丽之人,多少陈国?朕若不存含育,责王前愆,命一将军,何待多力!”公元598年,高句丽王率骑兵万余进扰辽西,隋文帝即命汉王杨谅、上柱国王世积为行军元帅,周罗喉为水军总管,率大军30万,分水陆两路进攻高丽。

图片 8

不要小看了高句丽。

公元647年,太宗命牛进达和李绩率军从水陆两路进扰高丽,高句丽王遣其子高任武入唐谢罪;648年,太宗派右武卫大将军薛万彻率3万大军乘楼船渡海,入鸭绿水,于泊灼城大败高丽军;655年,因高丽与百济、靺鞨联兵入侵新罗,新罗王金春秋遣使向唐求救,高宗命营州都督程名振和左卫中郎将苏定方率兵攻击高丽;658年,程名振攻克高丽赤烽镇,斩首3000级;659年,唐右领军中郎将薛仁贵在横山,大败高丽军。公元660年,唐灭百济,高句丽失去盟国,陷入孤立境地。

图片 9

    一是为什么自隋以来,连续几个政治观点、思想作风、行为方式都有很大区别的中国皇帝独独在高句丽一事上观点认同?隋代以前,中国已经历了三百年的分裂动乱,国家刚刚重新统一,中华民族处在伟大复兴的关健时刻。而在这个时候,隋唐君主们都将高句丽做为国家的重大威胁提了出来,前仆后继不惜一切代价予以征讨,这不值得让人深思吗?风流倜傥、才学过人的隋炀帝任性好斗,为征高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可史书上的唐太宗充满理智与自信,深知“君舟民水”,却也不惜冒“水覆”之险亲征高句丽。唐高宗呢,一直是文弱书生,却在征高句丽一事上,象个斗劲十足的公鸡,发誓一定要完成“父志”。

回答:

公元644年冬,唐太宗诏命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太子詹事、左卫率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率水陆大军分道进击高丽。翌年二月,李世民率六军从洛阳出发,御驾亲征。张亮率水军渡海袭占卑沙城;李绩军攻克辽东重镇辽东城,歼敌伤敌两万余人。六月,唐军进至安市城。高句丽北部军都督高延寿、高惠真,率15万大军前来救援,被唐军打得一败涂地,残存者悉数归降。消息传到其国内,高句丽全国恐慌。

    唐高宗李治继位后,更是将最后征服高句丽提上了日程。高宗虽然没有太宗的雄才大略,却是逢上历史的最好机遇。公元666年,高句丽内乱,泉盖苏文死后,世子男生代为莫离支(相当于丞相),但为二弟男建所逼,降于唐。唐高宗借此机会,以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统帅诸军,分道合击高句丽。公元668年春夏,各路唐军推进至鸭绿栅,高句丽各城守军或逃或降。唐军进至平壤城下,九月十二日,高句丽僧信诚打开城门,唐军冲进城中,俘男建,高句丽亡国。

另据《三国史记·新罗本纪六》载:“高句骊贵臣渊净土(盖苏文弟)以城十二、户736、口3543来投。”

    翻开隋唐史,征高句丽之战占据着整个国家政治生活的重要地位,自隋文帝开始,中国就将征讨高句丽做为国家的一项长远战略任务坚持不懈地执行,尽管多次面临失败,尽管可能导致国破家亡,可一代又一代的隋唐政治精英们始终没有放弃一个战略目标:征服高句丽。

首先高句丽大致占据了现在的朝鲜以及辽东半岛。它与后来的朝鲜完全不是一种国家。朝鲜半岛后来的王朝都比较内敛,给人文弱的感觉,高句丽却一直很强悍,对隋唐边境有实质威胁,而且还经常插手契丹的朝政跟中原王朝对抗。不过隋唐王朝对朝鲜半岛兴趣可能不大,但却很想得到辽东半岛。辽东半岛位于东北的关键地区,距契丹、奚等部族的核心区很近,是战略上的制高点。但是,辽东半岛在高句丽手里,想要得到它,就只能彻底打倒高句丽。所以隋唐帝王屡征高句丽,并不是因为一时一事,而是为了长远的战略规划。

这些人与迁入突厥的高句丽人一样,他们先入靺鞨,再融进渤海。辽国灭渤海后,一部分人迁至东蒙、辽宁、山东一带,最后融入了汉族。

至于说唐朝在高句丽故地的统治瓦解,领土被渤海国和新罗国侵蚀。这主要是唐朝自身实力衰落导致的。与唐朝对高句丽人的移民和同化没有关系。只能说唐朝打死了一支老虎,又蹦出了一支狮子,边境之患是无穷无尽的。

话说回来,隋唐如果不攻高句丽,而任由其自由发展,则其必将成为国家的重大威胁。

图片 10

  2、读遍这些历史,我总在想一个问题:在六七世纪的东亚政治格局上,相比中国来说,高句丽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小国,它却为何让隋唐的皇帝们如此牵肠挂肚,动员中华之物力,非欲除之而后快?难道隋唐的君主们真的只会欺软怕硬,专打弱小国家?按照很多人的描述,征高句丽只是封建君主们“私欲”膨胀的结果,是对弱小国家的欺侮,如果是这样,有几点是解释不清的:

图片 11中央集权化和早期的扩张(公元53 -243年)。前三国时代高句丽太祖王时期,高句丽从早期的几个濊貉部落国家很快扩张到汉江流域。公元53年,高句丽太祖王,将高句丽分散的5个部落设为5个省,实行集权化统制。56年,太祖王吞并东沃沮。后又吞并东濊一部分领土。随后,高句丽又对乐浪郡,玄菟郡和辽东发动攻势。完全摆脱汉朝的控制。高句丽的扩张与集权化,导致了与汉朝的直接武力冲突。汉朝军事压力迫使高句丽迁都到丸都城。

到了7世纪,朝鲜半岛上风云突变。高句丽和百济联手进攻新罗,新罗支撑不住,遂向唐朝求援,请求夹击百济。这个提议很有诱惑力。唐朝一旦攻占百济,就在朝鲜半岛上得到了一个军事基地,可以开辟第二战线,两面攻击高句丽。渡海远征当然有风险,但有了新罗兵马的接应和配合,风险还在可接受范围内。

其次,隋唐对高句丽的征伐也是出于礼制的考虑。

不过,高句丽不好打。隋炀帝和李世民都失败了。这并不是因为高句丽实力太强,主要还是地理交通问题。从隋唐边境到平壤,是一个上千里的巨大弧线,补给困难,道路泥泞,中间还要经过巨大的沼泽地带。隋唐帝国的力量都被销蚀在漫长的通线上了,所以高句丽才能一次次地死里逃生。

高句丽的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还是那句话,古代中国王朝“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打到你服为止。现在很多韩国人把高句丽认作自己的祖先,殊不知,两个根本不是一个民族,而且,高句丽对韩国老祖宗新罗和百济也是不断的侵略。
图片 12

因此从法理上来说,隋炀帝他要实现自己千古一帝的伟业,不灭掉高句丽,他这个伟业就实现不了。唐朝亦之。
图片 13

不要小看了高句丽。

图片 14
图片 15

一句话,隋唐攻灭高句丽,不过是要恢复汉代旧疆。

复兴与进一步的扩张(公元300年--公元390年)。曹魏摧毁了丸都城后以为高句丽灭亡了,所以很快就撤离了。不过仅仅70年,高句丽就重建了丸都城,并开始袭击辽东,乐浪和玄菟。随着高句丽对辽东半岛的挺进,313年,高句丽美川王吞并原汉四郡的最后一郡,乐浪郡。高句丽从东北地区进入并控制了朝鲜半岛北部大部地区。开始与形成现代韩国的主体古代韩国国家百济与新罗处于激烈的军事对峙之中。朝鲜人称这一段历史时期为朝鲜历史上的“三国时代”。但是,这“三国”最初只是互相没有民族认同感的几个大型部落国家,与中国三国时期的三国都是从统一的汉朝分裂出来,人民也具有同一民族感的情形完全不同。

  但并不是所有政治家都能理解并遵循这一原则,甚至包括中国近现代的一些精英领袖们,在处理国与国关系时犹如孩童般的天真,哥们般的义气,愚夫般的鲁莽。

除了人口之外,高句丽强大的第二个特征是它的文化比较先进。

图片 16
首先我要指出就当时而言,隋唐最大的威胁还是北方的突厥人,其次才是高句丽。但是对于隋唐两朝为何要征服高句丽,我有几点看法:

不得不感慨,韩国人的自我催眠能力真强,当然,其对外催眠的能力更强。

正巧,当时新罗正被高句丽和百济按住轮,为了保命,新罗拼命给唐朝摇尾巴。唐朝下令高句丽不许欺负我家小弟,高句丽说你算个毛。

而这一地区曾经都是西汉的领土,后来东汉略有回缩,但在三国时期又有扩张,基本恢复到了西汉水平。之后西晋内乱,这一地区才逐渐脱离了中原王朝的控制。在接下来的两百多年里面,城头变换大王旗,高句丽最终控制了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北部。

如果比辽朝和金朝还要再大一号呢?那么它的力量就足够统一华夏了。历史上的这个国家叫清朝。当年努尔哈赤的发源地,其实就是高句丽控制的地盘。

图片 17

图片 18

其后隋炀帝东征,一方面是因为高句丽与突厥暗中联络;另一方面收留隋朝叛将;一方面是因为收复故土;一方面也是彻底打破高句丽北上的野心,彻底让其丢失与中原政权的争锋能力与野心;一方面是否有收复汉四郡的中国故土呢?肯定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