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新葡萄京娱乐场app:页)我国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新葡萄京     |      2020-02-11 10:33

    第一,承认历史的客观性,历史研究建立在全面占有史料的基础上拾取“碎片”。

其三,从现实环境看,历史虚无主义是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部分利益集团的政治诉求在历史领域中的反映,以及在市场意识驱动下一些人对于历史的肆意“消费”。

马克思主义运用唯物史观考察人类社会历史,而历史虚无主义坚持的是唯心史观。

其一,苏东剧变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构成当前我国历史虚无主义重新泛起的重要国际背景。

    结合现实进行史学研究,探讨当代社会伟大变革历史进程中所出现的问题,普及科学的历史知识,传播与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用正确的历史观引导社会,形成正确的历史认识,是当代史学工作者应尽的责任,但是,我们首先应当清除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这是我们当前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源是唯心史观,主要手法是混淆历史的支流与主流、现象与本质;其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历史虚无主义在历史研究领域有多方面的表现。

马克思主义坚持科学的辩证法,而历史虚无主义则与之对立。

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源是唯心史观,要害是混淆历史的支流与主流、现象与本质。历史虚无主义在历史研究领域有多方面的表现。

    其次,历史虚无主义任意打扮、切割、假设、否定历史的动机和目的是全盘西化,否定近代以来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国家富强的进步道路。

自20世纪70年代后期,在我国拨乱反正、实行改革开放和转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历史虚无主义作为自由化思潮在历史观上的一种体现又有所抬头。一些人在文艺领域推动形成了一场否定、虚无传统文化,主张全盘学习西方文化的思潮。

马克思主义在历史研究历史的方法上坚持阶级分析方法,历史虚无主义则反对这一方法。

高希中

    历史虚无主义这样拾取历史的“碎片”,带来的结果只能是数典忘祖,最终的走向便是反历史性,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今天,历史虚无主义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逆流。

历史虚无主义滥觞于 19、20 世纪之交的西方社会。作为一种哲学思潮,虚无主义否认存在着普遍永恒的正确原则,因而具有怀疑主义、相对主义、解构主义与颓废主义等思想特色。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和文化思潮的历史虚无主义,其实质就是秉持虚无主义历史观来认识、分析和解释历史现象。这与西方哲学中的存在主义、现象学、解构主义、相对主义等思潮不无关系。就当下而论,历史虚无主义又与后现代主义史学理论的影响密切相关。

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立足于将“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通过探寻“现实的人”之间的“现实的联系”发现了唯物史观。唯物史观不仅考察了人们历史活动的思想动机,而且从社会的物质生产中研究产生这些动机的根源,探索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性;不仅肯定少数英雄人物的历史作用,而且强调社会历史的真正主人是广大人民群众。它“把社会关系归结于生产关系,把生产关系归结于生产力的高度,”以客观的生产力状态为可靠根据,“把社会形态的发展看作自然历史过程”,从而说明研究历史的出发点是客观的历史事实,“必须从顽固的事实出发”;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如同自然界,也遵循一定的规律,这些规律是“以铁的必然性发生作用并且正在实现的趋势”。“但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不是外在于人类而存在的自在之物,它形成、存在并实现于人的活动之中,表现为一种最终决定人类行为结局的力量。”杨军说,在人类历史中,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性与人作为历史主体的能动性是有机结合的,人类的历史就是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

坚持历史主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历史认识与具体的历史语境相联系,在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一定的历史认识可能是真理,但是一旦超越了一定的时空范围和具体的历史条件,而置于不同的历史环境和社会环境之中,则可能变为谬误。这就要求我们在分析问题时必须将问题放到其所处的具体历史条件之下,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历史虚无主义者看待问题的方式方法就违背了历史主义的原则。对如何坚持历史主义,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人物评价的论述具有重要示范意义。2013年12月26日,在中央召开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尽管他们拥有很高的理论水平、丰富的斗争经验、卓越的领导才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认识和行动可以不受时代条件限制。不能因为他们伟大就把他们像神那样顶礼膜拜,不容许提出并纠正他们的失误和错误;也不能因为他们有失误和错误就全盘否定,抹杀他们的历史功绩,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 (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11-12页)这为我们评价历史人物和克服历史虚无主义提供了科学的方法论。

    第一,历史虚无主义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将历史看作是可以任意打扮的对象。

对前者而言,不论是虚无主义还是相对主义,也不论有多么强大的主体意志,都是改变不了、歪曲不了的,因为这种客观历史已经固化在时间的长河之中,“历史不会因时代变迁而改变,事实也不会因巧舌抵赖而消失。”(习近平:《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上的讲话》,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3页)

历史虚无主义是特指我国思想领域出现的否定唯物史观及其指导下书写的近代以来中国历史的思想倾向。但有论者倒打一耙,反诬马克思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此举意图何在?“这是要在历史虚无主义批判上搅混水,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歪曲和攻击。” 近日,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杨军教授接受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马克思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是完全对立的。历史虚无主义以唯心主义为哲学基础,否定中国发展道路和政治制度的历史合法性,抹黑中国共产党,却标榜自己“价值中立”、“态度客观”。对此学界应当进一步揭露其实质。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重新泛起与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低潮、各种西方社会思潮的冲击及改革开放以来国内形势的变化有很大的关系,有其国际与国内政治的原因与诉求。

    首先,历史虚无主义不是不懂得应当如何拾取历史的“碎片”,而是出于政治的需要。

第三,历史虚无主义以“学术研究”的面目出现,在“重写历史”的名义下,作翻案文章,丑化党的领袖,戏说人民英雄,公然为反面历史人物翻案。

在阶级社会里,阶级分析法是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观点,观察和分析阶级社会中各种社会现象的基本方法,也是历史研究的主要方法。因为历史学是以人类社会历史和相关的领域作为研究对象和知识范围的。自从原始社会解体、社会分化出阶级对立之后,一切有文字记载的社会文明史,从一定意义看,都是阶级斗争史,都属于阶级社会。阶级的划分和阶级之间的矛盾斗争,不是外界力量强加给历史的主观臆想,而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客观存在。因此,分析阶级社会的历史现象,就不能不使用阶级分析方法。“从法国大革命时起,欧洲许多国家的历史非常明显地揭示出事变的这种真实内幕,即阶级斗争。法国复辟时代就有一些历史学家(梯叶里、基佐、米涅、梯也尔)在总结当时的事变时,不能不承认阶级斗争是了解全部法国历史的钥匙。”

其一,“告别革命”论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集中表现。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历史虚无主义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竭力贬损和否定革命,诋毁和嘲弄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进行的反帝反封建斗争,诋毁和否定我国社会发展的社会主义取向及其伟大成就。在历史虚无主义者看,革命只起破坏性作用,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并由此出发虚无中国革命的历史,虚无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虚无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虚无以马克思主义和唯物史观为指导的史学研究。

    列宁指出,“在分析任何一个社会问题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绝对要求,就是要把问题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75页)这是要求从客观存在的历史实际出发,而不是从某种观念出发去认识历史,“不是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是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各种观念的形态”。(马克思和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44页)从历史实际出发,以史实为依据,全面占有史料,实事求是,是认识历史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

历史虚无主义所散布的种种言论,不仅涉及史学领域的大是大非问题,而且直接关系到立党立国的根本问题。如果听任这些原则问题被颠倒、被消解,就会从根本上搞乱人们的思想,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失去进步发展的思想基础。

马克思主义认为,考察人类历史要坚持普遍联系的观点和发展的观点,注意把握人类历史发展中的一切现象和过程,在时间和空间上的相互联系和互相作用关系,把握历史发展的整体;要坚持矛盾的观点,把历史的发展看成是矛盾的运动,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推动了社会发展和历史进步。注意把握矛盾的特殊性,分析历史现象要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做到分清主次,把握重点,把握主流;要正确处理必然性与偶然性的关系,认识历史“通过各种偶然性来为自己开辟道路的必然性,归根到底仍然是经济的必然性。”经济的必然性是由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来决定的。同时,偶然性在历史发展中也会起或大或小的作用。“如果‘偶然性’不起任何作用的话,那末世界历史就会带有非常神秘的性质。” 要坚持通过现象把握本质,历史研究不能仅限于观察、描述现象,更不能为现象尤其是假象所迷惑,要深入到现象背后去把握本质;对历史人物及其活动的考察必须“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应根据具体的社会历史环境和社会关系中来考察人的思想和活动,以获得对历史人物的正确理解。

其五,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历史虚无主义企图从根本上动摇社会主义中国的立国之本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所谓历史的“碎片”,是指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个别事物、事件。历史留给我们的,往往是不完整的残迹和“碎片”。历史研究离不开这些“碎片”,历史认识就是把片断、零星的“碎片”联结起来,从而复原历史过程,从中探寻历史发展的规律,这是唯物史观的基本方法。但历史虚无主义却不是这样,他们打着“还原历史”、“重评历史”的旗号,来摘取他们主观选择的“碎片”,作为他们假设历史的依据,引导人们形成错误的历史观,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因此,如何对待历史的“碎片”,不仅是一个方法论问题,也是一个历史观问题。

其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构成当前我国历史虚无主义重新泛起的重要国际背景。

杨军指出,历史虚无主义完全走向了马克思主义历史辩证法的反面,其表现是多种多样的。例如,对于中国革命,历史虚无主义以革命中有流血、牺牲的现象,指责革命“造成社会的动荡”、“是对文明的破坏”,从而否定近代中国革命在本质上是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动力,也是遭受帝国主义侵略和封建主义压迫的中国人民拥有的唯一权利;它肯定清政府“预备立宪”的种种措施,却有意回避“预备立宪”的结果是专制皇权的换汤不换药,实际是要用“改良”对抗“革命”。比如关于对中华民国的认识,历史虚无主义为否定近代历史发展的大趋势,以民国时期一些大学教授的优厚待遇和思想言论自由,对民国时期进行浪漫描绘和温情缅怀,却无视民国时期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动荡、混乱的时期,军阀混战,外国入侵,民不聊生,无视同为大学教授的闻一多、李公朴被杀、马寅初被关押、中国民盟被迫解散的遭遇,是典型的以点概面、以偏概全。又如,关于毛泽东的评价,历史虚无主义从固有的目标出发,罔顾近现代中国遭受外国入侵的悲惨境遇和社会的主要矛盾,脱离中华民族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条件下面临的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两大历史任务,绝口不提毛泽东自觉顺应历史发展的要求,将自己的命运与民族复兴联系在一起,为中华民族复兴所做的伟大贡献,而是热衷于发掘毛泽东所犯的错误;对于毛泽东的错误,不是具体分析当时的社会环境对毛泽东思考判断的影响,分析错误产生的多方面原因,而是以“权力斗争”为核心,以毛泽东个人性格、心理状态为立论依据,否定毛泽东,甚至不惜捏造“史实”,对毛泽东的政治活动、思想观念、家庭婚姻和文才武略进行全方位的抹黑。这就违背了实事求是的原则,背离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且颠倒了毛泽东一生的主流与支流。

其二,在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历史虚无主义表现为不顾历史真实,公然篡改中国文明的起源,试图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说”。

    在当代中国走向现代化过程中,不断遭遇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挑战。20世纪90年代初,历史虚无主义打起“还原历史”,“重评中国近代史”的旗号;进入21世纪,历史虚无主义又以“学术研究”、“理论创新”的面目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由于打着“学术研究”的幌子,当前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更具隐蔽性、迷惑性和渗透性。一些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体系非常完整,逻辑结构也很清晰,似乎也在摆事实,讲道理,看起来好像有思想、有内容,也有条理。但是,历史虚无主义真的是要“研究”历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历史虚无主义不是不懂得应当如何拾取历史的“碎片”,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不是真正要进行“学术研究”,在历史研究领域建立起新的理论,进行“理论创新”,而是政治需要,所以历史虚无主义根本不在乎“历史的真实”是什么样子。在历史事实上,历史虚无主义通过对近代史、党史、国史的“解构”,否定近代中国革命,歪曲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建设新中国的历史进程,最终的指向是诋毁历史和人民选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理论逻辑上,历史虚无主义以质疑和淡化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对历史研究的指导地位为突出的表现,从而否定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形态学说、阶级斗争学说,否定新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取得的成就,甚至对马克思主义进行直接攻击,指责马克思主义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第七,历史虚无主义史料基础薄弱,史实依据贫乏。史料是历史研究的直接前提。史料有真伪、偏全、粗精、聚散等区分,所以对史料必须进行大量的博采、钩沉、辨析、选择、确证、核定等工作。历史虚无主义者大多缺乏对这些专门学问系统、全面的训练与了解。有的研究者甚至轻视对史料的辨伪和充分占有,或仅凭一些表面的历史事实就大胆立论,或随意根据一点历史资料就大胆评论,或精心挑选某些片面的不具有整体性和代表性的历史细节对历史进行歪曲,更有甚者以假设、臆测抽象推演历史事件,把历史事实当作依赖语言描述而存在的事物。

马克思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有本质上的不同。

由此可见,历史虚无主义以唯心主义历史观为哲学基础,承认支流而否定主流,透过个别现象而否认本质,孤立分析历史中的片段而否定整体过程。历史虚无主义所反映的不仅是文化问题而且是政治问题,不仅是对待历史的态度问题而且是对待现实的态度问题,并已经对我国的文化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产生了一定的消极影响和严重危害。

新葡萄京娱乐场app 1

第二,在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历史虚无主义表现为不顾历史真实,公然篡改中国文明的起源,试图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说”。

“历史虚无主义”一词是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我国对思想文化领域出现的虚无主义倾向而使用的特定概念。它萌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旨在全盘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非毛化”思潮,经过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与质疑、否定中华民族历史、文化传统价值的民族虚无主义交织发展,到20世纪90年代,借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出现重大挫折之机,在中国思想舞台上作为一种有明确指向、话语相对独立的思潮再度泛起、蔓延。它着力从历史的角度,论证中国现有社会发展道路的选择错误、摧毁中国现实政治制度的历史合法性、抹黑中国共产党。杨军指出,虽然当代中国的历史虚无主义与西方文化语境中的虚无主义在思想内容上不同,但是有共同性,即以唯心主义为哲学基础,对事物、对对象的绝对否定,没有具体分析、没有肯定与继承。

坚持马克思主义,把握正确方向。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月17日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等众多讲话中,多次强调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是哲学社会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理论基础,我们坚定不移地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提高用马克思主义指导史学研究的自觉性和坚定性。有的人认为马克思恩格斯是十九世纪的哲学家、思想家,现在已经是21世纪,时代不同,所以他们的观点已经“过时”。殊不知,马克思主义是开放的、发展的思想体系,比如与中国历史实际相结合而产生的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科学发展观等。不能因为时代与环境的不同,就盲目否认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主义应该采取联系与发展的观点对待,而不能以静止的观点看待并加以否定。从世界文明史的角度看,大的社会转型一定会推动历史宏大理论的诞生。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及在中国的传播与发展如此,对当前中国社会巨变的阐释也是如此。今天的中国正在崛起,当今的中国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社会转型,对此,我们离不开马克思恩格斯所创造的历史理论。尽管时代和环境不同,但这并不妨碍它是阐释中国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最有力工具。理解和阐释当前中国历史的这种大脉络、大转折、大关节、大趋势、大变革的变动,离不开马克思主义。

    历史就是过去,但从另外一种意义来说,历史是过去的现实,现实是将来的历史。历史犹如长河,过去、现在和未来不可分割。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但这种创新永远离不开特定的历史前提。正如马克思所说,“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历史构成了人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点,每一代人的生活,都建立在前一代留下的历史遗产之上。否定历史,也就否定了我们创造现实的根基。刻意否定历史,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表现。他们为了自己的“立场”,无视中华民族悠久文明和灿烂的文化,公然篡改中国文明起源,全盘否定中国历史文化的优秀传统。经过“重新评价”,抹杀先辈的革命史,抹杀我们民族独立斗争的历史,抹杀伟人领袖的历史功绩,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史。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人形成的基本世界观、基本历史结论和国家发展道路遭到了刻意的攻击和诋毁。近年来,随着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慈禧、琦善、李鸿章、袁世凯等这样一些历史人物的翻案和“重评”,雷锋、刘胡兰、黄继光、邱少云、狼牙山五壮士,这些我们心目中的当代英雄人物也一个个遭到质疑和污毁,各种“解密”、“揭密”、“历史真相”在互联网上暗潮汹涌:雷锋日记全是造假,刘胡兰被乡亲所杀,狼牙山五壮士其实是土匪,黄继光堵枪眼不可能完成,邱少云烈火焚身不合生理……这些否定,指向的是英雄人物个人,目的却是颠覆和虚无我们民众的价值观念,摧毁我们民族的精神和脊梁。

3.增强历史范围意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历史认识与具体的历史语境相联系,在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一定的历史认识可能是真理,但是一旦超越了一定的时空范围和具体的历史条件,而置于不同的历史环境和社会环境之中,则可能变为谬误。这就要求我们在分析问题时必须将问题放到其所处的具体历史条件之下,增强历史范围意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历史虚无主义者看待问题的方式方法就违背了“把问题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的原则。

但是历史虚无主义反对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法,主张用人性论代替阶级论,来解释历史人物的思想和活动,并用“价值中立”“客观主义”来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这样历史人物都被改头换面,“好人不好”,“坏人不坏”;把历史材料当作证明自己某种愿望或设想的工具,对史料不作分析、比对和辨伪,只要符合其价值取向,就可使用,甚至违背孤证不立的原则,以一两个史料推翻整个历史结论。这样研究、书写出来的历史不过是“想象的主体的想象的活动”。

二、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和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