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天府书院之所以能够升格为国子监,之一的嵩阳书院和郑州大学联姻

 宗教文化     |      2020-05-01 00:59

书院是我国古代一种比较特殊的教育机构,就如同我们现在的小学、中学、大学一样。它最早出现在唐朝,不过那时候官方主办的书院似乎只是一座宫廷图书馆,没有太多讲学授课的职能,倒是存在于民间的少数私人兴办的书院,已经初步具备了讲学的功能,开始收些学生,教授课程。书院兴盛于宋朝,大批私人兴办的书院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在民间,北宋初年,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河南商丘的应天书院,再加上嵩山上的嵩阳书院,被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书院与我们现在的大学有些类似,以教育精英和有一定学识的人员为主。凡是到书院学习的人,主要都是以自学为主,老师的指导只起辅助作用。它创立的最重要的一种教育形式就是“讲会”制度,也就是一大群人在一起举办的学术辩论会。

内容摘要:《全唐诗》共提及民间书院14所,另据《唐代民间书院研究》和《唐代官府书院研究》统计,唐代书院见于地方志的有40所。

我要发布图片 1图片 2发布日期:2019-05-16 11:36:05来源:古建家园作者:金银错核心提示:书院是继先秦私学、两汉精舍之后的又一种私学组织,它继承了古代私学的传统和特色,又汲取佛教寺庙和官办学校的长处,在建设和管理上都自成一格。儒家士人将书院视为独立研究学问的场所,从萌芽之日起,就与士人“独善其身”的生活方式联系在一起。

●“四大书院”之一的嵩阳书院和郑州大学联姻,打造国学专业。 ●嵩阳书院之外,“四大书院”中的应天书院、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现实情况如何?在国学热的今天,书院品牌如何发扬光大? 嵩阳书院再续国学 四大书院的今昔 9月2日上午,登封嵩阳书院,三三两两的游人进出,一如往常。远在大学城的郑大新校区内,郑州大学嵩阳书院正在热闹地挂牌。 此前的8月20日,我校获准成立嵩阳书院,按照方案设计,新成立的郑州大学嵩阳书院将是郑大正规的二级学院,规划建在原有的嵩阳书院旁边,占地250多亩,按照传统的“天人合一”理念建设。 嵩阳书院原是宋代四大书院之一,位于登封市嵩山南麓,创建于公元484年。历史上,程颢、程颐、范仲淹、司马光、朱熹等大儒先后在嵩阳书院讲学。 揭牌仪式上,郑州大学副校长、嵩阳书院院长宋毛平说,新书院将整合郑州大学所属历史学院及其他人文社会科学院系有关资源,把嵩阳书院建成特色鲜明的国学院。 “弘扬中华文化、中原文化,培养国学人才、文化事业及文化产业发展专门人才是它的办学方向。”据了解,嵩阳书院今年招收100名新生,以郑大招收的人文科学试验班70名学生为主,另一部分将从包括理工科在内的其他专业中进行调剂。从2010年开始,学校正式招收人文实验班国学方向本科生,每年50人左右,以后逐步扩大到每年60~100人。 此前,嵩阳书院只是登封市众多名胜古迹中的一个,无论名气还是旅游经营都无法和同城的少林寺相比。此次和郑州大学联姻,嵩阳书院有望从单一的文化旅游景点重回当初读书治学的传统,以期实现“南有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北有郑州大学嵩阳书院”的愿望。 当天的仪式上,我校负责人还表示,未来将发展研究生教育,最终形成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本科生3个层次的教育体系。书院将努力培养一批熟悉中国典籍,了解中国学术,有较深国学修养、较强研究能力的新一代国学研究与实践人才,能在科研单位、大专院校和政府部门从事国学研究与教学,以及文化交流、编辑出版等实际工作。建成后的新书院将融教学、文化和旅游为一体,成为中原文化一道独特的风景。 四大书院的今昔 四大书院,除了嵩阳书院外,还有位于商丘的应天书院和湖南岳麓书院、江西白鹿洞书院。据记载,历史上书院数量达7000多所,现今有少量以学校、图书馆、博物馆等形式留存于世,以四大书院名声最甚。 嵩阳书院如今和郑州大学联姻,其他三家书院情况如何呢?记者从湖南大学宣传部了解到,位于岳麓山下的岳麓书院早已和湖南大学融为一体,成为湖南大学的二级学院。2004年9月,岳麓书院首次面向全国招收博士生,2007年,第一位博士生毕业。目前,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拥有3个博士点和9个硕士点,形成了融国学研究、人才培养、文物保护为一体的书院建制。 位于江西九江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是庐山文化遗产的主要部分之一。和嵩阳书院类似,白鹿洞书院目前也是以旅游景观、文物保护为主,间或开展一些文化活动。在白鹿洞书院的网站上,可以看到一些诸如外地书院来访、庐山国学研习营开办的报道。 位于商丘的睢阳书院,古称应天书院。原址在商丘古城,宋真宗曾御赐匾额“应天府书院”。公元1043年应天书院改为南京国子监,使之成为北宋的最高学府之一。但应天书院后被改建、拆毁,直至荡然无存。商丘古城旅游公司负责人介绍说,从2004年开始,应天书院开始修复,一期工程崇圣殿主体现已完成。作为商丘古城旅游的重要部分,应天书院的复建是当地文化建设的大事。之前,也有提议说,参照郑州大学借助地利联姻嵩阳书院,河南大学应考虑和应天书院结合,但未获回应。 上述四大书院,只有岳麓书院现有书院之实,虽几度变身,但一直没长时间远离教育,其他都仅留书院之名。倒是后来新出现的几家当代书院以弘扬儒学为己任。上世纪50年代,新亚书院出现在香港,后与崇基书院、联合书院合并成香港中文大学。1984年,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几位教师发起成立中国文化书院,掀起过一阵文化热。前些年,蒋庆在贵州修文县建起私人书院——阳明精舍,因追求复古引起过媒体的热炒。在日韩、东南亚等地,也有中国式的书院存在,成为当地现代教育的一种补充。 书院精神的延续 古时的书院和今天的学校并非完全相同,包含了藏书、读书、讲学、著书、刻书、祭祀等活动。最重要的是,书院给了文人士子一个说话的空间、民间思想自由表达的机会。历史上,朱熹、张栻之于岳麓书院,程颢、程颐之于嵩阳书院,范仲淹之于应天书院,这些名重一时的大师在书院聚徒讲学、著书立说,给书院带来了极高的人气。 借助传媒力量,今天的书院在散播文化和表达思想上应更具优势。以岳麓书院为例,从1999年开始,湖南大学岳麓书院联合电视、网络传媒,主办“千年论坛”节目,遍邀海内外名家讲学布道,因为媒体传播,“千年论坛”影响甚广,还出版了《岳麓书院千年论坛丛书》。 此外,岳麓书院还在2005年创办了“明伦堂讲会”,举办以国学为主体的各种学术讲座50多场,除邀请专家学者来此外,尤具特色的是,岳麓书院的研究生可以就某一学术主题定期讲会、自由辩论,对学术前沿问题、人文学科的新成果、新动态和新方法进行探讨。这种质疑问难的形式颇具古风。 相比岳麓书院,其他三家稍显沉寂。白鹿洞书院在2008年4月开办了第一期国学讲座,嵩阳书院也只是承办过几次文化论坛,去年,郑州大学和江西九江学院开展了“嵩 阳——白鹿文化之旅”互访活动。偏处商丘的睢阳书院还忙于复建工程,文化活动尚未涉及。 传统上,“山长”是书院的领袖和灵魂人物,书院以人而不是以课程为中心。这个理念将对大学开办的书院、国学院提出挑战。近几年,国学大热,一些大学和民间机构纷纷举办国学院、国学班,但已难觅古书院中师生共同起居、相互探讨的治学之风了,大多成为和普通院系一样的学历教育机构,有的甚至沦为靠噱头挣钱的商业场所,有违真正的书院精神。 时隔千年后,书院再次热起,虽不乏文人学士的情怀,但更多的是对书院品牌的再利用。四大书院因为有“二程”、“朱张”、司马光、范仲淹等人的光芒,文化效应明显,加之书院内古迹众多,典故累累,几家书院均是当地重要的文化旅游景点。在文化品牌的利用上,四大书院也有很多可以外延的空间。 无论书院本身如何被替代,但极具人文色彩的书院精神一直在流传并绵延至今。四大书院能否效仿五岳(五岳被赋予万山之宗、民族图腾的意义,现已打包申请“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集体组织一些论证,提炼出中国近古以来的书院精神,最终联合申遗,也不是完全不可能。郑州大学版权所有,禁止非法转载!2019-04-17 19:14:45

中国古代的书院,集教育、学术、藏书为一体,萌芽于唐末,鼎盛于宋元,普及于明清,改制于清末。 宋代是书院的鼎盛期,南宋理学家吕祖谦曾写道:“国初海内向平,文风四起,儒生往往依山林即闲旷以讲授,大率多至数十百人,嵩阳、岳麓、睢阳、白鹿,天下所谓四大书院者。”800年过去,这四大书院依然存在,就是今天所说的嵩阳书院、岳麓书院、应天书院、白鹿洞书院。 岳麓书院:文脉不绝的千年学府 古代书院遗留至今的有上百所,岳麓书院在其中修复最好、实用功能最强。 院以山名,山因院盛,岳麓书院就坐落在湖南长沙岳麓山下。1167年的一个秋天,朱熹造访已有191年历史的岳麓书院,主教张栻接待了他。两位理学大师论学过招,“三日夜而不能合”,前来听讲者络绎不绝。就在同一年,远在英国的牛津大学创立,剑桥大学比它们晚了42年。世界现存的大学之中,比岳麓书院创建更早的只有摩洛哥的加鲁因大学,它创建于859年。 中国古代将书院的负责人称为山长,岳麓书院现任山长是朱汉民。他介绍说,清末废书院改学堂,岳麓书院被改为湖南高等学堂。1926年,省立湖南大学成立,岳麓书院为其中一院。1986年岳麓书院大规模复修后,成为湖南大学下属学院。“目前,岳麓书院是惟一仍然进行高等教育的古代书院,有26名专职教师,设置了中国史和中国哲学的博士点,另有多个硕士学位授予权专业。” 走到岳麓书院,最引人注目的是大门两旁“惟楚有才、于斯为盛”的对联。不少人认为这是湖南人自信甚至自负的表现,朱汉民却认为这是误读,他介绍说,上联出自春秋《左传》中“虽楚有材,晋实用之”,清朝岳麓书院山长袁名曜将“虽”改作“惟”,出了上联;学生张中阶根据《论语》“唐虞之际,于斯为盛”对出下联。意思是楚国出人才,这个时代很盛,并不是大家理解的这个地方很盛。不过清代岳麓书院确实人才辈出,魏源、曾国藩、左宗棠等都在此就读。余秋雨评价说:“你看整整一个清代,那些需要费脑子的事情,不就被这个山间庭院吞吐得差不多了?” 作为岳麓书院的管理者,朱汉民将岳麓书院定位为中国传统文化与国学研究中心。1999年,岳麓书院创建了“千年讲坛”。知名人士纷纷在此亮相:余秋雨、金庸、星云大师……每次讲座,都将只能容纳400多人的院子挤满。2012年,中国书院博物馆在岳麓书院旁开馆,将书院文化扩展到更全面的领域。不过,朱汉民认为,目前书院遇到了发展的瓶颈。“古代的书院教育具有很高的自觉意识,而现代教育有强制性,岳麓书院没有自主招生权,只能在体制内进行教学。”朱汉民说,“我们一直在探索如何将传统书院的长处和现代大学的长处相结合。继承岳麓书院的房屋、匾额、碑刻容易,如何将岳麓书院内在的文化遗产纳入到当今大学的现有体制中去,任务仍然艰巨。” 嵩阳书院:寻求突破的文化标本 唐代王维在《归嵩山作》中这样吟道:“迢递嵩高下,归来且闭关。”高峻的嵩山,在古时文人墨客心中,是风雅清幽的归隐之地。嵩阳书院就掩藏在这一片深山老林中。来到嵩阳书院这天,恰逢国庆长假后第一天,山中备显清冷,只有风过山林之声。苍松碧水间的五进院落,被灰筒瓦覆盖着,屋顶曲线平缓而流畅,将儒家主张朴素、中庸的思想尽数呈现。 登封市志办主任吕红军研究当地历史多年,讲起嵩阳书院过往的辉煌,他如数家珍:“古时嵩阳书院藏书楼资源丰富,教育更是兴盛。五代时的名士庞式便在这里讲学,之后,范仲淹、司马光、程颢、程颐、朱熹等一时名流都来过。” 然而自清末起,嵩阳书院便命运跌宕。1905年,清政府正式下令废除科举,嵩阳书院改办为嵩阳高等小学堂。1942年,时任中华书局经理、国民参政员的翟仓陆在嵩阳书院创办中岳中学。新中国成立初期,登封县委把嵩阳书院作为干部培训基地,并开办登封师范学校中级班。“文革”期间,校址处于无人管理状态,一部分房子住上居民,一部分被用作生产大队的饲养室,书院藏书也遭到破坏。1975年,开封师范学校把文科班迁到嵩阳书院,1980年又搬回开封。至此,嵩阳书院结束了教书育人的使命,单纯作为文物保护单位而存在。 近年来,随着国学的复苏,嵩阳书院也开始在此方面下功夫。2009年,郑州大学成立了以嵩阳书院为名的二级学院,院址就在嵩阳书院原址东侧,开设有《孝经》、《论语》、书法等课程。嵩阳书院还与北京大学合作成立了嵩山研教基地,2013年8月举办了“嵩阳书院文化中国研修班”。 即便如此,嵩阳书院也面临着制约与困境。与集教学、研究、文物馆藏于一身的岳麓书院不同,嵩阳书院是被“割裂”开的。教学所依托的大学毕竟是外单位,教学模式上也有待规划。另据嵩阳书院管理所所长李俊梅介绍,作为2010年通过的世界文化遗产,嵩阳书院由登封市文物局直接管理;而作为旅游景区,其旅游规划则外包给了中国青年旅行社。 游客和当地人中,知道嵩阳书院却不知道程朱理学,知道它曾为学堂却不了解其历史的,大有人在。很多人只是把嵩阳书院当成一处文化标本,这对于千年文化之源的书院来说,不能不算是一种遗憾。 白鹿洞书院:养白鹿的“风景区” 白鹿洞书院坐落于庐山五老峰下。南宋理学家朱熹在此征图书、请名师。他亲订的《白鹿洞书院揭示》成为后世书院的标准教规。直到今天,白鹿洞书院里还建有朱子祠,保留着朱熹的“忠、孝、廉、节”碑刻。 晏雪平是江西师范大学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讲述了白鹿洞书院的衰落与修复。1902年,白鹿洞书院停办;1910年,在书院旧址上建立了江西高等林业学堂;辛亥革命后,书院曾遭火灾,国民党军官训练团曾一度将它占用;抗战时期,又遭日本侵略军破坏;1979年,大规模维修工作正式展开;1996年,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将其列为庐山世界文化景观的主要景区。 “有一点很遗憾:1933年,维新派名臣陈宝箴之子陈三立曾与友人商议恢复白鹿洞书院,未果。之后,其子陈寅恪本想来庐山‘自由讲学’,亦未能成行。白鹿洞诵书之声几成绝响。” 如今的白鹿洞书院,几乎完全成了景点。礼圣殿中有康熙亲赐的“万世师表”匾额,明伦堂里陈列着仿古授课的桌椅,还有讲台和戒尺。然而,让人惊异的是,在院内游览的必经之路上,竟然有一个园子专门饲养白鹿,游人入内需掏3元门票钱。据工作人员介绍,3头白鹿都是从国外进口的,饲养原因是“办公经费紧张”,要靠门票增加收入。 为了复兴白鹿洞书院,当地也曾做过一些尝试。据晏雪平介绍,2004年,江西师范大学与白鹿洞书院共建“江西师范大学白鹿洞书院”,旨在出版学术着作,举办学术会议。2008年,白鹿洞书院举办系列《论语》研习班。2009年,庐山管理局举办“中国庐山白鹿洞书院系列讲座”,台湾学者朱高正等人曾来此讲学。 不过,无论是“江西师范大学白鹿洞书院”的学术活动,还是白鹿洞书院自己的讲座,在举办层次和水平上还是略显不足,邀请到的文化名人并不多。书院一度沦为三流书画家的展出地,文化追求转向了经济追求,发展令人担忧。 应天书院:还未竣工的“古迹” “聚学为海,则九河我吞,百谷我尊;淬词为锋,则浮云我决,良玉我切。”这是范仲淹在执掌应天书院时所作的《南京书院题名记》,足见当年应天书院的博雅学风和恢弘气势。 与别家书院隐于山中不同,应天书院就坐落在河南商丘市绥阳县的一片繁华闹市中。根据地方志记载,北宋期间共出了63名状元,其中商丘就占了6人。然而风云际会,随着文化、经济重心南移,商丘不复昔日辉煌,应天书院也日渐凋敝。 这个书院历史上本就经过数次损毁、重建,如今古迹已经荡然无存。数年前,河南省政府批准应天书院在原址上重建。如今,只有正门、大殿、讲堂完工,后续工程尚未展开。 书院内一片空旷,树木刚栽下不久,都还稚嫩,步道两边荒草丛生。大殿中间放置一处烧香拜佛的大香炉,两侧是用来悬挂许愿牌的架子。走近看,上面的留言多为保佑考学顺利。 进入大殿,里面竖立着十几位先贤雕像,除了正中的戚同文为书院首建者外,其余均为孔子弟子,与书院并无关联。 再往后走便是讲堂。但大门紧锁,且尚未修筑步道,所以只能远远地看着这一幢孤楼立在杂草中。再往远处望,书院的后围墙外是商丘市的一个游乐园,隐隐可以看到高大的摩天轮,过山车上的人们不时传来阵阵尖叫声,跟眼前这片空寂形成鲜明对比。 应天书院如今由商丘市古城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主管,负责人马广义介绍说,应天书院没能像嵩阳书院那样保存完整,如今只能靠重建。“有这样一处底蕴丰富的文化遗迹坐落在商丘,实际上是一方百姓的骄傲。恢复建筑并不难,难的是恢复那股文化韵味,继承先贤的思想文脉。”马广义说。 当年盛名之下的四大书院,如今境况尚且如此,其它书院和鼎盛期兴废冷热的差距,就更不用说了。再现当年的辉煌是所有书院管理者和文化人的梦想,然而如何让古老的书院成功融入当代文化圈,值得人们深思。

在四大书院中,每个书院都有自己独特的成就。

关键词:书院;天书;白鹿洞书院;讲学;岳麓书院

书院是继先秦私学、两汉精舍之后的又一种私学组织,它继承了古代私学的传统和特色,又汲取佛教寺庙和官办学校的长处,在建设和管理上都自成一格。儒家士人将书院视为独立研究学问的场所,从萌芽之日起,就与士人“独善其身”的生活方式联系在一起。

图片 3

作者简介:

书院建筑选址非常讲究,岳麓书院选址在湖南长沙着名的风景区岳麓山下,森林茂密,漫山红枫,层林尽染;白鹿洞书院建在天下名山江西庐山五老峰下,林壑幽深,溪流潺潺。中国古人理想的读书场所就是茂林修竹,环境清幽的山林之间,远离尘世,心灵安静。因此书院一般建在偏僻、静谧、优美的名胜之地。

应天府书院所在地商丘,是北宋四大京城之一的“南京应天府”。应天府本来被称为是宋州,北宋的第一位皇帝宋太祖赵匡胤还没有当上皇帝的时候,曾是这里的节度史,地以人贵,北宋第三位皇帝宋真宗就把这里升格为了应天府,后来觉得应天府的地位还不够高,又把这里升格为了“南京”。北宋真正的国都是“东京开封府”,在《水浒传》中我们常常会听到“东京汴梁”这个地方,就是指北宋的国都,东京汴梁就是现在的开封。看到“开封”这个词,你一定要想到一个人,那就是铁面无私的黑脸包公——包拯包青天。“南京”只是东京的陪都。“陪都”就是在国都之外另设的第二国都,地位略低于国都。在我国古代很多朝代都有“陪都”,比如说东汉时期的国都是洛阳,当时也被称作“东京”,而西汉的故都长安则在东汉时期被定为陪都,称为“西京”;再比如,唐朝的都城在西安,而在它东面的洛阳被定为“东都”;到了抗战时期,日本人占领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国民政府暂时搬到了重庆,把那里当作了陪都。除了“东京”、“南京”之外,北宋还有两大都城,一个是“西京河南府”(旧址在现在的河南洛阳),另一个就是“北京大名府”(旧址在现在的河北邯郸),《水浒传》中的玉麒麟卢俊义就生活在大名府。讲过了北宋四大京城和陪都之后,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一下应天府书院。应天府书院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唯一的一所被升为“国子监”的书院。“国子监”是国家设立的最高学府。应天府书院之所以能够升格为国子监,这要归功于那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北宋大家范仲淹,范仲淹曾在这里主持讲学,在范仲淹做了高官之后就把应天府书院升格为了“国子监”。

  书院,近年来频频出现在清华、复旦等高校的招生简章中,这一我国古老的高等教育专有名词也由此重新进入公众视线。书院作为中国教育史上的一种独具特色的学校教育制度,萌芽于唐,经五代,兴盛于宋,延续于元,全面普及于明清。

图片 4

图片 5

  1.书院最早现于唐朝

书院不仅讲究选址,而且还要着力经营周边环境。例如长沙岳麓书院,不仅选址在风景优美的岳麓山下,还在书院周边开挖沟渠池塘,引山泉人园中,种植树木花草,形成四季奇景,逐渐形成了着名的“书院八景"——“横坞烘霞”、“柳塘烟晓”、“风荷晚香”、“竹林冬翠”等等。

岳麓书院坐落于湖南长沙的岳麓山下,岳麓山是南岳衡山的一部分(下一部分会讲到衡山)。书院始建于唐末五代之时,原为僧人讲学之所,到了北宋初年正式创立于岳麓山抱黄洞下,历经千年,七毁七建,延续至今,故有“千年学府”之称。清末岳麓书院改名为湖南高等学堂,之后又有诸如湖南高等师范学校、湖南工业专门学校等名称,最终被定名为湖南大学,现在岳麓书院是湖南大学的一个下设机构。每个学院都有很多对联,岳麓书院也不例外,在这些对联中最有名的应该算是书院大门两旁悬挂着的“惟楚有材,于斯为盛”这一幅了,八个简简单单的字,骄傲自信中又透露出一丝霸气。上联语出《左传》,“惟”是助词,没有实际意义,意思是说“楚国这个地方出人才”,湖南在春秋战国时期属于楚国的领地,自古至今人才辈出。下联语出《论语》,意思是“这个地方最为兴盛”。两句连在一起,意思就是“楚国人才济济,尤以这个地方最为兴盛”。是岳麓书院自夸吗?纵观历史,它完全担得起这个评价。朱熹、王阳明这些被历史记住的名字都曾在这里作过或长或短的停留,到了清朝末期这里走出去的人更是撑起了那段热热闹闹的历史:左宗棠、曾国藩、魏源……难怪余秋雨先生会情不自禁地讲道:“你看整整一个清代,那些需要费脑子的事情,不就被这个山间庭院吞吐得差不多了。”这幅对联在清嘉庆年间,由时任山长袁名曜撰写。“山长”相当于现在的校长,大概最初人们都在山中设立书院,所以人们称掌管书院的人为“山长”。据说,当时袁山长要为岳麓书院大门题写对联,于是借用《左传》“虽楚有材”之语,出了“惟楚有材”这个上联,让学生们应对下联。他话音刚落,一个名叫张中阶的学生脱口而出“于斯为盛”,听者无不拍手称快,于是就有了这幅让人叹为观止的名联。

  “书院”之名最早出现在唐朝。

书院的基本制度外化为建筑,大致对应讲堂、祭祠、书楼书库、斋舍仓廪等几个功能不同的区域空间,这些建筑通过相互之间的组合形成极具人文特色的书院建筑群。书院现存建筑多为明清遗构,保存较好,现存建筑基本上能反映出当时的建筑规模和文化氛围。

岳麓山上清风峡中有一小亭,名曰“爱晚亭”,在清乾隆年间由岳麓书院山长建造。最初这个亭子名叫“红叶亭”,后来有人想起杜牧《山行》中的两句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取前一名中“爱”字和“晚”字给这个亭子改名为“爱晚亭”,其意境一下提高数倍。爱晚亭是中国四大名亭之一,另外三大名亭分别是醉翁亭、湖心亭和陶然亭,这四个亭子都因古代的文人雅士而闻名天下。爱晚亭因杜牧的诗句闻名,居四大名亭之首的醉翁亭则因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的一篇《醉翁亭记》而被誉为“天下第一亭”。欧阳修号醉翁,他在安徽滁州的时候,与山中僧人交游甚厚,僧人们便在山中为他建了一座亭子,以供歇脚之用,名之为“醉翁亭”,并让他为之作记。醉翁欧阳修文思泉涌,不假思索地写下了脍炙人口的《醉翁亭记》,一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不知醉倒了多少世人。湖心亭位于杭州西湖中的一座小岛上,在这个亭子旁边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二”两个字,“?”是“虫”的繁体字。当年乾隆皇帝下江南,在这座小岛上玩得不亦乐乎,乘兴写下了“?二”这两个字。面对这两个不成文章的字,身边的大臣们十分不解,也有装糊涂的。乾隆爷会心一笑,说这是二字的寓意是“风月无边”,也就是景色好到了极致。为什么“?二”两个字代表的是“风月无边”呢?原来,乾隆爷的这一作法是文人墨客们常常玩的“拆字”小把戏。“风”的繁体字是“風”,把“風”和“月”的边框去掉就是“?二”,风月没有边框,就引申为风月无边。除了在湖心亭,泰山上也有一处摩崖,刻着“?二”,当然那不是乾隆皇帝的手迹了。陶然亭在我们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市,北京市内有一处公园,名叫“陶然亭公园”,此亭就坐落在那里,公园因亭而得名。陶然亭建于清康熙年间,亭名取自白居易《与梦得沽酒闲饮且约后期》诗中“更待菊黄家酿熟,与君一醉一陶然”一句最后两字,显出在此亭驻足时的悠然自在。在近代史上,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先后在这里留下过革命的足迹,这里还见证了高君宇和石评梅两位革命先辈的伟大爱情。高君宇和石评梅都是杰出的共产党人,石评梅还以自己的横溢的才华与吕碧城、萧红和张爱玲合称为“民国四大才女”。不过很可惜,二人虽然相爱,却并未结合。高石二人均于上世纪二十年代逝世,逝世时都不到三十岁,真是天妒英才啊!二人的合葬墓就在陶然亭旁,了结了“生前未能相依共处,愿死后得并葬荒丘”的遗愿。

  书院最初为读书的书楼。贞观九年(公元635年)设于遂宁县的张九宗书院为较早的私人书院。官立书院起初是中央政府官方修书、藏书、校书、偶尔也为皇帝讲经的场所,性质为官署。开元六年(公元718年),玄宗下诏改东都洛阳“乾元殿”之名为“丽正殿”(又名丽正修书院、丽正书院)。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再下诏改“丽正殿”为“集贤殿”(又名集贤殿书院、集贤书院)。

一般书院都只有一个讲堂,处在书院的最中心,讲堂前面两旁排列着成排的斋舍,是学生们住宿自修的地方。平时学生们主要时间都是在自己读书研究,老师不定期地给学生们讲课。讲课时也没有固定座位,老师坐在堂上,学生们三三两两自由地困坐在旁边听讲。讲课的内谷也比较自由,非照本宣科,而是自由地讲授,相互提问论辩。

图片 6

  唐代的雕版印刷术发达并在全国迅速推广,书籍的质量不仅得以改善,而且数量大增。这就为民间或私家藏书创造了较好的条件。唐中叶之后,各地民间或私人创建的书舍、书屋、书楼、书堂、书院之类的设施涌现。在官方丽正书院、集贤书院首先以书院命名为“修书之地”“藏书之所”的诱发下,“书院”之名便在民间更广泛地流行起来。

图片 7

白鹿洞书院坐落于庐山五老峰。相传唐朝的时候有个人叫李渤,他年青的时候隐居在这里读书。李渤养了一只宠物,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一只白鹿。与人相处时间久了,这只白鹿变得非常通达人性,主人让它往东,它绝对不会往西,主人让它站着,它绝对不会趴着,甚至还能够帮助主人传递物件,人们都以此为奇,称它为“神鹿”,李渤也因此被称为“白鹿先生”。后来,李渤做了大官,常常思念自己年青时的那段求学时光,便在这里建了一些亭台楼阁,后人称之为“白鹿洞”。白鹿洞本没有洞,只因这里地势较低,从山上向下看如同地洞一般。到了明朝,有人觉得称之为“洞”却没有“洞”,实在是名不副实,就在山中凿了一个山洞;又有人认为,称之为“白鹿洞”却没有“白鹿”,也实在不妥,就用石头雕刻了一只白鹿放于洞中;可是大家的意见总是不一样,又有人认为凿洞置鹿是多此一举的事情,就把白鹿从洞中请了出来深埋地下;到了现代,人们无意中从地下又挖出了那只白鹿,于是又把它置于洞旁。

  唐代的书院有多少所?《全唐诗》共提及民间书院14所,另据《唐代民间书院研究》和《唐代官府书院研究》统计,唐代书院见于地方志的有40所。加上官府书院,去掉重复,唐代共有57所书院,其中48所书院可以确定地址。这些书院的分布成点状,散布于今日全国12个省、区、市。

宋代文风渐起,书院建设十分兴盛,士子们求学愿望强烈。一些名人学士和地方官吏开始私自筹办教授开馆的建筑。于是书院这一封建社会的学府因适应和满足社会需求,一经兴起就得到迅速发展。宋朝以来就有“四大书院”的说法,那么是哪四大呢?

图片 8

  唐代书院普遍不具有学校的性质。学者研究发现,被信史明确记载的有讲学事迹的唐代书院仅三所。一是江西皇尞书院——“唐通判刘庆霖建以讲学”(光绪《江西通志》卷八十一);二是福建松州书院——“唐陈珦与处士讲学处”(同治《福建通志》卷六十四);三是江西东佳书堂(亦称陈氏书堂、义门书院)——“唐义门陈衮即居左建立,聚书千卷,以资学者,子弟弱冠,皆令入学。”(同治《九江府志》卷二十二)。我国教育史学术界现在普遍认为,虽然可以说作为“士子肄业之所”的书院教育至唐末已具雏形,但是规模甚小而且不甚稳定。

岳麓书院坐落于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湖南长沙湘江西岸的岳麓山脚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学府之一。岳麓书院历经千年而弦歌不绝,学脉延绵,是现在湖南大学的前身。公元976年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办学的基础上,由官府捐资兴建,正式创立岳麓书院,直到现在,这座书院还保存的很完好,是我国有名的书院。

嵩阳书院在历史上曾是佛教、道教场所,但时间最长最有名气的是作为儒教圣地。嵩阳书院初建于北魏太和八年(公元484年),名为嵩阳寺,为佛教活动场所,僧待多达数百人。

  清代文人袁枚在其《随园笔记》中谓:“书院之名起唐玄宗时,丽正书院、集贤书院皆建于朝省,为修书之地,非士子肄业之所也。”这句话包含两方面意思:一是认为书院之名起源于唐代的丽正书院、集贤书院;二是明确指出后代书院的核心功能是教学,即所谓的“士子肄业之所也”,而丽正书院、集贤书院则不具备这一功能。现在来看,袁枚的这一论述符合历史事实。

应天书院一般指应天府书院,位于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商丘古城南湖畔,是北宋最高学府,同时也成为中国古代书院中唯一一座升级为国子监的书院。北宋书院多设于山林胜地,唯应天府书院设立于繁华闹市之中,晏殊、范仲淹等人也是该书院的学生,所以这所书院的名声很大。

隋大业年间(605—618年),更名为嵩阳观,为道教活动场所。

  书院真正具有学校性质,是在唐末和五代基本形成的。在战乱纷纷的五代,与北方相比,南方相对稳定,因而所建书院更多。

嵩阳书院是古代高等学府,位于河南省登封市,在历史上嵩阳书院以理学着称于世,以文化赡富,文物奇特名扬古今。嵩阳书院建制古朴雅致,在中国古代教育史上占有重要而又独特的地位,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嵩阳书院在历史上曾是佛教、道教场所,但时间最长最有名气的是作为儒教圣地,所以一定程度上跟主流人知的书院有点区别。

唐弘道元年(公元683年)高宗李治游嵩山时,闭为行宫,名曰“奉天宫”。

  闻名于后世的嵩阳书院、应天府书院、龙门书院,都始建于五代。王日藻在《嵩阳书院碑记》中称:“夫五代日寻干戈,中原云扰,圣人之道绵绵延延,几乎不绝如线矣。而书院独繁于斯时,岂非景运将开,斯文之未坠,已始基之欤!”这既说明了五代书院教育产生和发展的大社会背景和历史条件,又说明了书院教育的产生和发展对继承和传播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起到了独特的作用。

图片 9

五代后周时(公元951-960年),改为太乙书院。

  2.宋朝书院成教育机构

白鹿洞书院位于江西庐山五老峰南麓,是唐代诗人李渤读书的地方,也是一个非常具有历史印记的地方。书院坐北朝南,为几进几出的大四合院建筑,布局相当考究;从建筑材质结构看,书院建筑多为石木或砖木结构,屋顶均为人字形硬山顶。该书院是我国历史上有名的书院,在现代也有很高的知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