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经典的先后顺序,要求中小学在开展经典诵读活动时要慎重选择学习诵读内容

 宗教文化     |      2020-03-28 05:03

  5月16日晚,"西南四城市国学经典诵读邀请赛"成都地区决赛在龙泉驿区洛带古镇举行,近百名选手悉数登场。伴着古筝古琴意境深远的演奏,以及青衣水袖激昂曼妙的舞蹈,选手与艺人将一首首国学经典演绎得如梦似幻。

看点:近年来,国学教育的热潮不曾停息,国学班、读经班、女德班等,各式各样的教学方式层出不穷。对于注重国学的家长来说,如何才能找到适合自己孩子的教学内容与方式一直是个大问题。上海市儒学教育研究会秘书长李耐儒深耕国学领域,编写了该领域目前最为完整,最成体系的《国学基本教程》。近日,外滩君对其进行专访 ,谈谈他理想中正确的国学教育模式。

孩子从小读国学经典的内容与先后顺序不同,长大后的结果和命运也不同。

图片 1

  成都娃儿《三字经》照常读

  近几年,随着国学热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以"国学"为主题的民间书院、私塾、培训班开始涌现。在成都,以三圣乡、幸福梅林为中心建成的国学民间书院已经有10余家。作为当下人们触摸国学的窗口,这些民办国学机构能否作为传承传统文化的有效平台?国学还能"热"多久?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文丨周滢滢 编辑丨张凌锋

经典次第说

  • 时间:2014年6月28日 地点:北京语言大学体育馆
  • 家长调查:你眼中的北京国际高中什么样?
  • 专家分享,现场提问,50所院校一对一咨询 详情

  “糟粕”早就删了 比山东还早

  在成都的国学圈里,"长衫先生"李里一直致力于以公益方式推广国学,至今已有10余年。在他看来,当下热衷于学习国学的群体,主要还是企业家、幼儿、佛学研修者等。

这几年,国学教育总是很“尴尬”地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一)

新华网北京6月17日电(“新华视点”记者王晓洁、丁静)针扎指甲、揪头发撞墙、踩断锁骨……9岁女孩童童在北京农村国学班被虐事件,引发社会各方关注,也揭开了国学班乱象的冰山一角。

  《成都市国学经典诵读读本》主编唐小林称,删减部分涉及封建等级制度、君臣之礼等。比如“三纲者,君臣义,父子亲,夫妇顺”“君则敬,臣则忠”。

  2010年,李里在三圣乡成立了传薪书院,并开设了国学培训课程,课程设置从初级班到研修班都有。初级班讲《弟子规》、《三字经》、《幼学琼林》等,中级班讲《四书》,高级班讲《五经》,研修班则针对研究国学的学者。

从一直不被外界理解和认可的“读经班”,到孙楠女儿退学转读的“女德学校”,国学教育彷佛总是披着一层纱,让人“摸不清,看不透”,深陷各种争议。

关于经典的先后顺序,我们在这里提示一下,大家可以去感受,是不是这样。

记者调查发现,少儿国学培训概念火热,“作坊”式国学班遍地开花,然而它们大多游离于监管视野,缺乏办学资质、教育质量堪忧。专家建议,对无序发展的少儿国学班市场需加强监管。

  日前,山东省教育厅向全省中小学下发通知,要求中小学在开展经典诵读活动时要慎重选择学习诵读内容,“不可不加选择地全文推荐如《弟子规》《三字经》《神童诗》等内容”,这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热议。

  目前,传薪书院在读学生约200人,招收进来的学员都有严格的考核标准。"我们会对报名者进行考试,合格后才能进入书院学习。"李里告诉记者,除了他亲自授课之外,书院也会邀请一些名家来上课。

这些年来,国学教育难在哪里?

我们现在学习国学,学习中国文化,那么中国文化的代表著作是什么,我们要很清楚。

女童遭虐曝出国学班之乱

  昨日,《成都市国学经典诵读读本》主编唐小林对成都晚报记者表示,在编写《成都市国学经典诵读读本》的时候,他们早已经将其“糟粕”除去,留下的都是不可多得的文化精髓。

  作为成都比较高端的国学传播机构之一,明伦书院的学员多以成都的企业家为主。与传统书院相比,明伦书院更像是城市会所式书院。该院区别于古代将书院设在山林与乡村,而是将书院建在城市,采用"现代会所管理"模式,保留传统书院讲经论道的精神,是供高端人群学习、论道、交友、修养身心的人文会所。

一方面,从国家层面来讲,教育部至今还没有制定出一套完整的国学教育体系,也没有完整的国学教学大纲,更没有国学师资的概念,一切都是民间教育在筚路蓝缕地前行。

如果说我们要学孔子、老子,那么,

今年春节前,河北保定女孩童童被母亲送到北京顺义去读免费的“女德国学班”,不料却遭“国学班老师”张红霞令人发指的虐待,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目前犯罪嫌疑人张红霞已被刑拘。

  主编:

  书院如何吸引企业家?明伦书院负责人施文忠告诉记者:"书院并不豪华,也只是一个民间文化教育组织,不会颁发学业证书。书院守住了‘立足经典、守望纯粹’的宗旨,学员之间的关系也很纯粹,吸引了一些欣赏我们办学理念的企业家。"

另一方面,民间机构的逐利性,不可避免催生一些利益当先的“江湖国学”。他们将国学作为谋财的工具,制造噱头,不仅重形式轻内容,而且在国学教育方法上,也有失偏颇。

我们也要清楚,孔子、老子学的到底是什么。

据报道,这个班只有3名学生。记者16日在顺义区木林镇业兴庄村一条小巷子里看到了“女德国学班”,门上挂着一把崭新的锁头,宅子外荒草丛生。旁边小卖部的老板娘说,他们在这里租房子快一年了,经常来买水、买菜。不知道有小孩子在里面。

  成都的读本都删过

  "目前为止,书院的学员在百人左右,我们每个月有两天时间会对学员进行集中教学,请来授课的都是海内外的知名人士,上过央视《百家讲坛》的学者也曾来给学员上过课。"施文忠说。

图片 2

如果我们学习孔子、老子,却不学习孔子、老子所学的经典,反而去学孔子的弟子、老子的弟子,甚至连弟子都不是的弟子的弟子的弟子写的东西,这样我们能够学到孔子、老子的真正的东西吗?

据了解,童童的母亲在没有实地考察国学班的情况下,就将女儿交给了张红霞。而送孩子学国学的父母不在少数。

  2009年8月24日,成都市颁布了《成都市国学经典诵读教育活动实施纲要(试行)》,要求遵照“诵读时机越早越好”的原则,全市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含职高),均要开展国学经典诵读教育活动。

  位于成都南三环外的明德书院则是一所面向学生的全日制书院。记者了解到,《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和《四书》、《五经》是学生的主要学习内容。"在课程设置上,国学占据很大的比例,同时学生还必须学习琴棋书画等。"书院负责人赵钦任告诉记者,从去年底开办到现在,书院共有5名学生,年龄在6岁到8岁之间,老师有6人。

在这场“国学乱像”中,上海市儒学研究会秘书长李耐儒,没有冷眼旁观,而是积极践行他心中所向往的国学启蒙教育。“我想做的,是让中小学生能静下心来系统学习中华传统文化经典,摈弃浮躁的心态,找到文化的根。”

这是一点思考。

一位北京市海淀区的学生家长[微博]说,学习国学是修身养性的好途径,她的孩子在“博古少儿国学”学习。

  唐小林表示,由于《三字经》和《弟子规》等文历史久远,文中所提倡的部分内容的确已经与今天的时代脱节,因此在编写《成都市国学经典诵读读本》时早已经将其“糟粕”除去,留下的都是精华,“我们进行了严格的删减,体现了传统经典与时代精神和现实需要的结合,实现了国学经典的现代转换,不存在山东省教育厅说的那种情况。”

  据相关调查显示,成都目前的国学市场不仅有针对学生的培训,也有面向家长的。26岁的柳节有一个一岁半的儿子。作为全职太太,她有时间就会到国学馆学习,或者上网听讲解。"我们中的不少人特别缺乏文化修养,在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常常会很迷茫,求助于历史和经典是个不错的方法。"柳节说。

2008年,他发起了秋霞圃书院,这是一个致力于传播国学文化的公益组织。创办十年来,他像“苦行僧”一般,呕心沥血地做着国学教育的推广。

其二,经典的顺序是非常有讲究的。

“博古少儿国学”在网络搜索中位列推广链接第二位。然而,记者实地采访发现,这个国学班隐藏在一个居民区环绕的写字楼内的公司会议室,门口也没有挂牌。3名孩子在一起学习《三字经》,培训班所有业务由一名老师负责。

  昨日,成都晚报记者翻阅了《成都市国学经典诵读读本(幼儿阶段)》,发现其中的《三字经》有注明“以下有删减”的内容,如将“三光者,日月星”后面的“三纲者,君臣义,父子亲,夫妇顺”进行了删减。同时也在段末将“此十义,人所同”之前的“君则敬,臣则忠”删减。唐小林表示,删减部分涉及封建等级制度、君臣之礼等。

  但在成都鱼龙混杂的国学市场下,"浑水摸鱼"的也不在少数。据调查,成都针对中小学生的培训一般以寒暑假培训为主,每天收费100元至200元,做一些国学小游戏、演讲、践行课等,为期10多天的培训班需要花费两三千元。另外,不少国学班还会要求购买汉服,一套两三百元。一时间,国学"风行"的背后,是众多学生穿着汉服背古诗、摇头晃脑效仿古时读书的场景。

每周六,秋霞圃都以亲子课堂的形式,面向学生和家长讲授国学。目前,在嘉定、浦东、徐汇均开设了公益教学点。

我们非常清楚,儿童学经典,没有难易之分,那为什么不从我们成人认为最难的经典开始呢?

记者发现,国学班的种类丰富:有上门辅导的,还有在寺庙授课的;有周末开课的,也有全日制“私塾”式的;有只教中文的,也有中英文双语教育的;有只教经文的,也有教授八段锦、古琴的。

  据了解,除了《三字经》和《弟子规》之外,《成都市国学经典诵读读本》中纳入初中和高中阶段的《道德经》、《论语》也同样在编写时进行了删减。

  随着国学热的兴起,民间书院日渐增多,不少国学机构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逐渐变味。"现在民间书院的发展的确还有很多问题,比如在准入机制方面,一个读书会可能也叫书院,但它没有承担起教学功能。"施文忠说。

2011年,为了让国学教育更加系统化,在孩子们心里播下国学种子,李耐儒又联合他人编了一套《国学基本教材》,几经再版修订,目前已增至27册。

让孩子一步达到最高峰,接着学其他经典,就会“一览众山小”。

在深圳、北京等地的部分农村地区,甚至出现了成片的国学培训机构,形成“私塾村”“国学村”。

  市教育局:

  "从来大潮之下,都有浑水摸鱼的人。"李里认为,国学教育需要更为专业的机构和人士,不能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若只是跟流行、一阵风,就违背了国学的精髓与修习的准则。

从诗歌启蒙,到儒学经典,从历史散文,到诸子百家,几乎囊括了古典文献的经典之作,成为目前最完整、最成体系的中小学国学教材,受到了家长和孩子们的喜爱。

而有些家长总是担心孩子不懂,非要从最简单的经典开始学,等于一开始就让孩子在山脚,随着年龄的增加,慢慢去读更难的经典,就像爬山一样,会越爬越难。

然而,大量国学班都采用小班“作坊”式教育,只招收数个学生。一位国学培训机构的负责人表示,国学班教育之所以都是小班教学,是因为市场真正的需求有限,虽然概念火热,但影响力不及英语、数学、钢琴等课程,大规模招生不现实。

  学校照常诵读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国学教育?当下的孩子,需要怎样的国学启蒙?”带着这样的疑问,外滩君采访了李耐儒老师,请他帮我们厘清关于国学启蒙的种种困惑。

这是从道理的层面,我们可以进行思考的问题。

无资质、乱要价、缺监管 国学班成“坑蒙班”

  上月,华阳西寺小学获得成都市“文轩杯”中华经诵读回答竞赛一等奖。校长胡丰表示,国学经典是宝贵的文化精髓,对小学生的教育成长有很大的帮助。虽然让小学生弄懂国学很难,但成长的过程中,它会潜移默化地对孩子形成良性的影响。中国的应试教育给孩子的压力也比较大,通过背诵国学经典,也能够扩大孩子的阅读面,培养阅读兴趣爱好,开拓视野。

图片 3

实际的情况,我们也提出来让大家思考。

“汉服热”“古琴热”……国学概念的火爆已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但当这一概念与教育培训嫁接之后,就暴露出一系列问题。一些所谓的“国学班”,更像是个“坑蒙班”。

  成都市树德中学德育处文主任说,国学经典博大精深,拥有很多丰富的人生哲理内容。学生应该去了解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学习了解?国学中拥有很多先进的东西,值得后人去学习。比如‘见贤思齐’,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大的。”

上海市儒学研究会秘书长 李耐儒

我们先读《易经》一两年时间,再读《弟子规》,这是一种方案;

无资质办学现象普遍。教育培训机构本该“先证后照”,即首先向教育主管部门申请获得办学资格证,再由工商部门颁发营业执照。然而在现实操作中,不少机构通过注册经营“教育咨询”业务的相关公司,即开门迎客。

  成都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成都市将继续实施《成都市国学经典诵读教育活动实施纲要》,深入开展国学经典诵读活动,学校将照常诵读《成都市国学经典诵读读本》。(记者 杜灿 )

面向中小学生的国学教育,包括哪些内容?

或者我们先读《弟子规》一两年时间,再读《易经》,这是另一种方案。

当记者问到“博古少儿国学”班是否有办学资质,接待记者的老师生气地说:“我们有营业执照,你若是不相信我就不要学。”位于顺义区的“三畏书院国学班”组织者黄先生则坦言,没有办学资质,“就是在教自家孩子时想普及国学文化”;“太和文思国际经文(儿童)书院”名誉院长刘兆基也表示,自己办的是教育咨询机构,不需要向教育部门申请资格证。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名目繁多的国学机构、国学课程,让“国学”这一概念变得泛滥。在开展国学教育之前,我们需要把握最基本的概念:什么是国学?哪些内容可以称作国学?

请问:这两种做法有区别吗?

噱头光鲜,漫天要价。国学培训班往往打着大师旗号,收费不菲。刘兆基表示,太和文思的国学班收费是每月7500元,并且“只是目前的标价”,随着未来教育资源的完善,收费将提高到1.5万元,“我们能让孩子与顶尖的大师接触,范曾、刘欢,我们都可以联系到。”黄先生说,三畏书院近30天的夏令营价格为3900元,书院包吃包住。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李耐儒表示,国学这一概念,是近代以来,面对强大的西方思想,由中国学者们提出,以守住中华文化的主体地位。一般认为“国学,是有文字记载以来,中国 3000多年经典文献的总汇”。

这两个人的收获会不同吗?

教学内容五花八门,师资无标准。在博古培训班,老师的教学方法主要是带领孩子认字、阅读、背诵。在一些教育机构,英语也成了国学班的讲学内容。另外,许多教授国学的老师都无专业背景。“我原来是学建筑的。从2003年给我儿子补习国学开始备课,培训机构的老师大多是自学的。”博古培训班的老师常华告诉记者,学校就她一位老师,18门课程都是她来上。

让现在的学生,去学习中国历史上所有的经典文献,不太现实。所以,针对今天中小学生的国学教育内容,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肯定是不一样的。

市场无序,少儿国学培训需监管“护航”

1、以儒学为主,融合各家思想

就如爬山,如果一开始就把你抬到高山顶上,以后你慢慢下山,会很容易。

专家认为,国学热有两点现实原因:一是部分家长认为公办学校的国学教育内容不够丰富;二是随着经济社会高速发展,家长更加关注孩子的精神成长,希望国学经典能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当下,针对中小学生的国学教育,还是以儒家思想的经典之作“四书”为核心。但是,我们不能将“国学”仅仅理解为儒学。

因为小孩子学习经典没有难易之说,所以一开始把他拉到“山顶”还是“山脚”,对他来说是没什么区别的。

“我们在教学中发现,同时安排中国传统文化与欧美文化、世界文化的讲座,让学生有对比的概念,有助于他们建立批判性思维。”位于后海的“柳荫”书院创始人包慧群告诉记者。

因此,这套国学教材中,除了有《论语》《孟子》《大学 中庸》,还收录了《老子 庄子选读》《墨子 荀子 韩非子选读》等内容。

如果一开始让他学《三字经》《弟子规》,背儿歌,以后越学越难,等长到十几岁,已经有了畏难情绪,再去学《易经》,相对来说就会很难。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微博]青少年工作系教授刘卫兵表示,国学经典中蕴藏着中国的文化精髓。但当培训班打出国学旗号时,相关监管不可或缺。否则不仅孩子没有学到知识、未能领会文化,反而会受到安全的威胁。

中国3000年的文化发展脉络,基本是以儒家为主体,融合了佛教、道家、法家、墨家等各家思想,相互之间融合碰撞,才形成了璀璨的中华文明。“如果没有老庄,中国文化就会失去它的灵动性,哲学意义上的美,也会少了很多。”

这就是读经次第的问题,道理说起来很简单,大家自己去体悟,去决定,我们只是引导大家。

此外,对于国学教学内容,专家认为也应该有所选择、讲其精神。

所以,在儒学为主的基础上,我们也要学习其他学派的思想精华,更独立、辩证地看地这个世界。

如果我们不认真地思考,人云亦云,就会走错路了还不自知。

“一些传统的经典未必适合现在的儿童。”长期从事古文编辑工作、热衷于传统文化研究的学者王哲认为,《三字经》就不适合现代儿童,因为这是古人用来识字的教材,不符合现代人的学习习惯。

2、诗词歌赋

读经读经,你读的是真经吗?

随着北京市中高考[微博]改革明确“英语降分、语文提分”,未来“少儿国学热”或将持续发酵。专家表示,国学培训的热潮,对相关领域的监督与管理提出更高要求。教育部门应该明确相关教师、教材认定标准,规范教学内容、教学环境,为少年儿童的安全保驾护航,让他们能够享受真正有质量的传统文化熏陶。

除了上面所列举的,本来就具有一定文学价值的思想着作,还有一类更悠远绵长的文学样式——诗歌,它作为中华文明中灿烂的文化载体,在国学教育中同样不可或缺。

读典读典,你用的方法对吗?

从诗经、楚辞,到汉赋、汉乐府,再到唐诗宋词,这些诗歌展现了一段文学史的发展脉络,能为孩子奠定良好的母语文化根基。

古代为什么圣贤辈出?

因此,《楚辞选读》《汉魏六朝诗文选》《千家诗选读》《诗词格律》《诗经选读》《唐诗宋词选读》等大量与诗词相关的着作,也被编入了这套国学教材。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再也见不到圣贤出现了?